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薰嗣】Whisper 第四章

2024年02月1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581字 ⁄ 字号 【薰嗣】Whisper 第四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5 views 次

【薰嗣】Whisper 第四章

《whisper》
原著:twig collins
翻译:穿过时间的海
校对:神明号机

 

 

Chapter Four 第四章

 

----------
他又哭了。
黑发青年咬紧下唇,泪痕滑了满脸。
啜泣感像这样从肺的底部,一路撕扯着上浮。这毫无预兆……但已足以成了可称之为“常有”的事情。悲伤如同被酒吧空间囚禁的音乐,带着潮骚席卷他心的每个角落。令人怀念的旋律,醉人的甜蜜,明明还是那么完美地回荡心间;而当他睁开眼,却已是满目的曲终人散……
//哪怕只是流泪这样徒劳的挣扎……也能从某种程度上稍微舒解胸中的郁结……//
当时真嗣在二楼的壁橱前摆放干花。天正在下雨,青年推开窗子听那能令人安心的声音,闭起眼睛呼吸着润泽空气中的芳馥……就这么一瞬间,泪水不可扼制地涌了出来。
不会有人看见,这样就好。即使一会儿也好,在崩溃前,任泪水肆意流淌……
虽然从某些方面讲,真嗣讨厌自己无法对SEELE和他们那次任性的奇怪会面控制感情……但是他知道,那并不是主要的;在那次会面结束之前,他满是戒备的大脑还没有余力思考那个男人对他说的话。
//再次……拯救世界。//
听起来他们并没有什么企图也没什么隐含的意味。如果这帮人是想套情报,真嗣很确信他讲不出什么来,当EVA驾驶员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黑发男子看着眼泪不断从模糊的视野里落下,却完全没有擦拭它们的意思。他已经不再为自己的悲伤感到羞愧,那些自我厌恶在他离开第三新东京的时候已经死了……真嗣知道,那些感情已经随着他父亲一起死了,那些残破的渴望已经随着那个少年浅银色的影子灰飞烟灭了。
不会有人知道他在哭,不会有人知道原因,所以,这样就可以了,让痛楚浸透心扉,不要再那么努力地记住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了……
//如果我不得不……如果我不得不再次驾驶……我还能行吗?//
有趣的是,SEELE甚至没有告诉他敌人是谁……自使徒袭击结束后,地球上又发生了什么,已经平安无事地过了十年,还需要迎击什么呢?
//哦,是的,不是还需要一架EVA去杀死薰么……那是必要的,像上次‘那样’杀死他……//
真嗣靠着墙,拼尽全力从泪感中挣扎释怀,却依然止不住呜咽;他摇摇脑袋想甩开那些突然上浮的记忆,挥之不去的痛……
那并不是难以承受的事,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么?但起初他发狂,嘶吼,真嗣当时以为他能就此耗尽生命,抹消自己的世界,就像自己曾经结束了另一个少年的一切……
//我告诉过薰我喜欢他吗……?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但是我后来想起来我没有……那么我后来还喜欢他吗?//
这是最令他煎熬的问题,在月朗风清的夜晚惊醒他;闭上眼睛就立刻有大朵大朵温暖温柔的愿望,关于希望和幸福的记忆在全身蔓延开来。
薰死去的时候可曾知道他的感情得到了回应,或者终有一天会得到回应?真嗣可曾给他这种希冀?黑发男子真的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不管如何掩盖,胸腔里的爱和痛楚随着时间蔓延滋长,岁岁年年,历久弥新,每天他都能感受到,那将有多美好,他多想对那个影子分享这感情……
//薰是知道的……他总是什么都知道……我只是很抱歉,我没有亲口告诉他……//
如果从来没有遇见薰,那也未尝不是好事……真嗣清楚,自己只消一转身,就能踏进心如死灰的地狱……
//不要!在第一次见到他的瞬间你已经感觉到了,你只是不知道那背后的意义。你没有时间也没有经验……薰是你灵魂的契合者,唯一那个灵魂能与你合而为一的人……如果你当时不知道,那你现在该知道了。无论他是什么,他对你来说是无可替代的……所以不要隐藏真相,那会使关于他的记忆蒙羞!//
/好吧……/
真嗣平静地接受了来自内心的争执,他知道,那声音诉说的都是真相……但是,他现在独自一人,很可能永远孤独下去。没有薰的世界不是无法生存,每天也不会过得生不如死,但这就像一次没有终点的旅行,结局看来遥遥无期。想再次找到这样一份感情是没什么希望的,生活就是这样,你还来不及珍惜就已经物是人非……
//他是我灰暗天空中唯一的明亮的星辰,我夜夜寻找,日日期盼。朝思暮想,日复一日……但是,他离开后我才惊觉,他已经一去不回……心好像缺了一块,真的很痛……//
可笑的是,想象薰还活着是多么容易啊!死亡就像一次捉迷藏,他只是等待真嗣再次找到他……
//你会……等我吗?//
奇怪的想法,就像低语,薄雾掠过水面一般轻吻过他的脑海……现在,每当他联想到薰,思绪就总被这种奇怪的新想法占据着……自从那次袭击后,这种想法就萦绕于心,无法释怀……
当真嗣切实感受到这种想法的时候,那念头转瞬即逝……他想试着等待,但它消失得无影无踪。生活还是按部就班地继续着。
真嗣没有让这个想法戏剧性地发展下去,他接受了薰已经死了的事实,就像他最终接受了父亲拒绝他这个事实一样……世界就是这样,不幸的人们各有各的不幸……
//明日香……美里小姐……//
他不是被单独挑选出来承受什么特别的惩罚,仅仅是生活原本如此。
但是,无论如何,这痛楚还是继续着。心被紧紧攫住,窒息般难以言喻的痛楚,他知道……他的心里有一个巨大的空洞,那里本应该有什么温暖而美好的东西,已经永远失去的独一无二的珍宝……
//在这样的雨季里,生命显得如此绵长,天空寂寥无边……//真嗣停下手边的活儿,转过头,目光静静地穿透窗棂,雨雾中的水泥森林没了平时的分明棱角,只剩一片愁云惨雾。//……在那些日子里我知道了我的未来一片渺茫……我哭了。//
“真嗣!你把那些花都摆好了没?”
真嗣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藤条篮子砸在从下层探身询问的布莉吉妲头上。
“唔……快完了,布莉吉妲……再等一下!”
女孩的声音把他从悲哀的心绪里拉回了现实,真嗣迅速抹干眼泪,深呼吸几次来平复胸腔里盘绕的痛苦。
//无论如何,你该考虑的是SEELE——还有一个他们没有坦白的真相,他们到底要你做什么?//

真嗣迅速插好花束——红柏木,淡色紫堇,还有一种他想不起名字的白色花朵,这小东西一般被认为象征绝望……真嗣暂时把吃饭的事情扔在一边,想平和一下心绪,他仔细把饭菜放在小升降机上,它会把它们送到该去的地方,那边有健康而饿得两眼发绿的本等着。
“谢啦!!”金属包裹的小电梯井随着金发男人的吼声一起共振,真嗣不禁微笑,又听见了几声更大的噪音,本好像在和布莉吉妲争论从哪条路走能更快到达顾客的所在地……
薇拉喜欢在店里摆放无数不知名的花,这些稀罕的花束让小店看起来多少有些怪,她还在自家后院的空地上种了很多野花,有很多最后都拿到店里出售了。能让布莉吉妲在顾客原本要求的基础上多少自由发挥一下,真嗣觉得这样真是非常不错……
//自由,自由地奔忙于这些温和柔软的事物中……//
他开始喜欢花瓣滑过指尖的触感,开始接受那些沁人心脾的芬芳。温婉独立于嘈杂世事的绿色世界——与永远高速运转的计算机,EVA附近徘徊不散的金属气味,药品呛人的气息……坚硬,锐利,无机质的金属,混凝土,强化PVC之类的相比——这些简直是天国……
//……血的味道。//
真嗣越来越喜欢花店的工作,但是同时也并没有真正习惯这样,心里有个小小的硬结哽着——新的生活不过是一场安静的梦,强烈的不祥的预感告诉他,这温软的一切总将结束。
也许原因要归结于SEELE。为什么要听信他们模棱两可的许诺,恐吓,一些无足轻重没什么实感的冒犯之词?他心里的绝望面总有这样一种渴望,希望在某个早晨接到电话——当然,不会是他的父亲在问候他——而是指令……他再次被需要,在一小时,半小时,甚至几分钟内穿上战斗服进入初号机待命……
//不……不不不不……我不想……我不要……//
真嗣低下头,惊讶地发现他的手不住地颤抖。他深深地呼吸,希望能缓解一下……是的,他一直生活在恐惧中,过去的十年里时时如履薄冰,现在,过去的一切终于再次找到了他。
//……这回不是我父亲……那个人已经死了。//
……但是,他怎么知道呢?他怎么知道他父亲究竟是不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真嗣很确定,碇源度只要愿意,就当然会毫不犹豫地撒下这么个弥天大谎。同样理所当然的,几乎不用说什么,他就能拉上所有人一起布置这个谎言,美里,明日香,丽……也许,这只是一个测试,试试如果一个驾驶员被单独隔离,无法接触装备,接着又被召回,会怎样……
//十年……你真的认为是这样……?//
是啊!碇源度就是能这么残酷,尽管他自己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那些男人……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我太清楚,但他们好像差点什么……//
有什么纰漏。来咖啡店见他的那些人看起来并不像他父亲派来的,那些人缺失了某种重要的特质……
//他看起来不像……几乎可以说他是在……紧张?//NERV的所有人都是绝对专业且自信的。所以真嗣私下里推知认为SEELE的人应该也是一样——应该更加自信……但是他同样觉得这些男人不像那种人,完全不像……
//自信满满到能恐吓我的地步,尽管……即使我逃跑SEELE也能再次找到我……//
真嗣没有从任何人手里逃跑的意思,反正他终于接受了他曾不愿接受的事实。逃跑最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所以你打算战斗?//
和“什么”战斗?——那男人没说,只是说这是一次试探性的会面,看看真嗣是否安好——他们听说了那次袭击——来打探一下他是否可以去需要他的地方……
——//这就好像一个假期……十年的假期,对于他们来说,我根本就没离开,或者他们认为,我的这段人生该结束了。//——
在真嗣被触碰到底线之前,这看起来只是令人惊讶的礼貌性的试探……
“如果我说不呢?”
他完全有这样的权利。他曾经是第三适格者,但是如果这只是个义务,真嗣再清楚不过他付出了多大的牺牲——他早已付出了比自由更昂贵的代价!
//薰的牺牲并没有实现其价值,我还是会成为你们的武器,就像被你们雇佣了一样……//
据他所知,SEELE想让他成为战术兵器。
“那么,碇先生——”男人在这次会面的大部分谈话中还是无法叫他的名字,真嗣尽量忽略这个细节。“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协助我们的话……我们也找到了另一个人,嗯……好像是位姓兰格雷的小姐?——我们相信,她会比较合作,”
“不!”
在脱口而出的瞬间,真嗣意识到这声抗议正是他们所期待的,他能看见那男人的扑克脸上浮现出笑容。这是他们的王牌。如果他有所反抗,他们就会去找明日香……黑发男子知道,她会为他们而战——尤其是他们提及真嗣让他们失望。
//自尊而骄傲……她宁死也不愿承认自己的无力——或者无力对她来说就等同于死亡。这样的她如果再次战斗的话,她会……!!//
真嗣不知道明日香恢复得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但是他知道,不能再让她驾驶EVA了——她会再次把自己逼上绝路……
//…好吧……我答应。//
如果能救明日香,他会去见那些男人,会加入SEELE,他会学他们要他学的一切;关于他所面对的敌人,以及如何战斗……
黑发男子继续心不在焉地摆放花草,颜色鲜艳的小花几乎要断在他紧紧纠结的手里——这帮浑蛋怎么能……怎么能以明日香的性命相威胁,他们怎么能恐吓她……使徒已经没有了,第三次冲击的危机过去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还不让我们过至少平静的生活……?!
真嗣听见楼下的门铃响了,好像是有客人来了。他把最后几枝花插好,小心地把这最后一篮子花儿摆在……
两枝娇妍的玫瑰在他瞬间僵住的指节间微微扭曲了。
布莉吉妲明朗的声音脆生生的——尽管他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形容——就好像花儿在说话。
而当与她对话的另一个声音响起的时候,真嗣的心瞬间不可扼制地狂跳。
——是被冗长空间模糊了的一声深沉低语。
——但是……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
/哦……上帝呀/
//……不会的,这不会是真的!!//
那柔和,几乎轻不可闻的细密声纹像电流一样从内部缠紧他全身。真嗣瞳孔紧缩,瞠大的眼中毫无神采,紧绷着,拼命搜寻着关于这声音所诉说的一切细节,但还是没能得出任何结论……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
//……但是没错,就是他……//
那个人的气息……那个人的声音!!两种感觉瞬间在心间纠缠成结,这判断完全无视逻辑,甚至否定记忆——尽管那个少年已经永远……尽管也没有机会那么接近他,真嗣却直觉地感受到这气息的确是他独有的,是全宇宙只属于那个人的声音……
//……薰?//
真嗣几乎要窒息了,他几近疯狂地捕捉着那声音,闲适的抑扬顿挫……

//不会的……不可能的……//
/下楼去看看……没关系,去吧,没什么能阻止你的。/
但双脚就好像被钉在原地,黑发青年任凭那声音刺激着每一根神经,却无法动弹,手不受控制地死死攥着身后百叶窗的链子,那链子已经嵌进了皮肤里。低语像是在召唤他一般,即使捂住耳朵,那声音也有难以言喻的力量浸入心间。黑发男子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听力中枢无视布莉吉妲的应答,只倾听那个人的喃喃低语。薰……是他的声音……薰……
//不会的……不可能……//
我亲眼看见他死去……我看见他……是我亲手杀了他啊!!!
//……但是这是,这是……这是……//
/到他身边去/
黑发男子痛苦地呻吟着,拼尽全力压抑着闭上眼睛,他感到胸腔里自己的心剧烈地勃动着,他迫使自己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声音上,这样他不会错过任何细微的变化……哦天呐,就是他……
/快去……马上去……如果错过,你会为这一瞬的踌躇抱恨终生……/
//我不能……我不能……//
如果这一切是假的,那这痛要如何承受……记忆中的形象闭上眼睛就还是那么清晰地在脑中浮现,现实注定那么残酷……薰,还是从记忆底部的一片白光抬起头,还是微笑着看他,红宝石样的眼睛平静又清澈。即使知道真嗣要做什么……也依然那么喜欢他……永远那么喜欢他……
背叛……恐惧……那样的伤痛再来一遍……肯定会……崩溃……
//我不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又在这里?为什么……//
——/你的心……还是那么难过吗?/
真嗣倒抽一口气——一瞬间心里好像被钻通了一条细道,借由此与某个人心意相通……/如果你需要时间的话……/好像是轻声地叹息,夹杂着些许无奈,真嗣不确定,/当然,我亲爱的真嗣……我会等着你。/
//不,等等!//
真嗣敏感地捕捉到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瞳孔惊恐地放大了……
/薰君……别走!/
//……他就要走了,他要再次消失了!//
真嗣疯了一样地冲下楼梯,在最后七阶一步腾空跃下,单手支撑翻过柜台,闪动着身影穿过整个花店,夺门而去。布莉吉妲看着他几乎拖着残影从视野里一掠而过,惊得目瞪口呆……
/该死的,再快点啊!!/
//薰,别走!!//
真嗣任由店门保持着大敞的架势,站在润湿的人行道上,很快就沉默了,环顾四周找寻着……他大口喘着气,心脏狂跳不已,集中所有意识疯狂找寻着……
……但是笔直街道上空无一人,任何一个转角或是可以藏人的地方都不是人类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到达的……
//至少……普通人类办不到……//
“薰?”
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只觉如鲠在喉,他平静地接受了这算不上答案的结果,街道空旷又寂寥,而雨后的空气凉爽宜人,散发着负离子独有的清鲜味……
他是独自站在无人的街道上。
黑发男子就这样站了很久,然后近乎恍惚地慢慢地踱回店内,他不用抬头都能感受到布莉吉妲担心地看了他很久。
“真嗣,你还好吧?”
黑发男子点点头。在这里,谁从来没见他跑这么快过,平日里包裹他的沉静在刚才爆炸般的一瞬间里灰飞烟灭……
“你认识刚才的那个男子或者知道些关于他的什么吗?”
真嗣轻轻点点头,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不置否定……无论如何,那都是不可能的,那只是他的幻想,只是他希望可以那样……也可能仅仅是认错人了,没什么奇怪的……
/从腾空的云端跌落。心已经痛得……无以附加了……/
……但的确,如果能再见那个人一面,哪怕就一面——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布莉吉妲再次担心地看了一眼她的工作伙伴,转过身又开始工作了。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那位奇怪的客人身上,不过和真嗣不同,她静静地流露出笑意。那位男子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温柔沉静,他优雅的举止中似乎透露出一种从心底满足的喜悦……店里来了一位很特别的客人……对于这样的雨天来说,是个不错的兆头……
“……他的眼睛实在是很特别……”女子带着不可见的笑意轻声念叨,指腹摩挲着一朵嫣红的玫瑰。
===========================================
作者语:
故事里的花都是有特别的含义的。大部分都是我从各种网站上搜索的,大部分来自这个网址YUANSHUS.COM, an offshoot of the narcissistic anima web log. (YUANSHUS.COM/)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