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The 2nd try |新生 | 译者序与第一章 译者:beiming

2021年07月1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127字 ⁄ 字号 The 2nd try |新生 | 译者序与第一章 译者:beiming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08 views 次

新生 The 2nd try

by:JimmyWolk 译:beiming

译者序

The 2nd try 是由JimmyWolk 发表在fanfiction上的新世纪福音战士嗣香向同人作品(https://www.fanfiction.net/s/1413558/1/The-2nd-try),此前已由Uophonenix和Serpentwindy两位前辈相继翻译过(相关译文可在EVA研究站论坛搜到,分别是小说的第一、二、三、五、七、十一章)。遗憾的是,beiming没能在网上找到译文的全本(也许是两位前辈没有完成全文的翻译),故而萌生了自己重译全部十三章的想法。

在两位前辈翻译的时候曾将篇名译为‘重归’,而beiming重译的时候则自作主张将其译为‘新生’。这自然是借鉴了新世纪福音战士旧剧场版的标题‘死与新生’。

作为译者,beiming首先要向读者道歉:本文的翻译,实在是不信、不达、不雅。

本译文并未严格忠于原文。当然,在主线及支线剧情上,beiming相信自己仍然做到了原文一致(这当然是一个译者最基本的任务),然而,对于某些与推动剧情无关的情节,以及一些不符合中文表述文法的地方,beiming也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了些修改,有些内容的翻译甚至与原文完全相反,有些则直接予以删除。毕竟这些内容于情节推动并无太大作用,按照beiming的能力,若是强行按照原文翻译,只会徒增生硬而已。随着翻译的进行,beiming也越来越放飞自我,每次翻译完一章之后,也总觉得颇有自作多情、画蛇添足之感。倘若各位去对照原文,就一定能发现许多地方与原文并不相同。说实话,beiming也不知自己这种做法究竟是否合适,但好在beiming并非职业翻译,所谓‘信达雅’三条也未必就得奉若圭臬。作为译者,在翻译的时候终究不可能完全避免掺杂自己的喜好。总之,本文绝非一篇忠于原文的译作,还请各位原著党小心。

受限于beiming贫瘠的词汇量和极其有限的表达能力,很多地方的翻译都显得有些生硬,总有词不达意之嫌,缺乏原文所具有的表现力。另外,尽管经过二次检查,一些错别字仍然难以完全避免,倘给各位造成阅读上的困难,beiming深表歉意。

下面再来说说这篇小说。这篇同人小说构思精巧,双线并进,当两条故事线合流的时候的确是有着莫大的冲击力。在人物塑造方面,作者JimmyWolk先生曾怀疑是否写得太ooc了(out of character,指与原本的人物形象差异过大),但在beiming看来,在beiming读过的所有同人小说中,这篇是最不ooc的一篇。可以说,这就是beiming心中的角色们该有的形象。

夹带一点私货,再来推荐一些beiming喜爱的同人作品:1.Retake,同人作品中的圣经,不多说了;2.Evangelion SR,由かつ丸所作,译者为OriginalX先生(当然,也是OriginalX先生旳遗作)。绝对的丽党圣经!3.Evangelion Dream,作者为maryan88。同人游戏,可以在橙光app上找到。丽党圣经*2。4.时光、奔流,由Daru所作,译者为sirens前辈。这篇文章感情非常细腻...结果后面突然就把丽党刀傻了...5.The 2nd try,不过这里指的是JimmyWolk先生的原文,而非beiming这篇拙略的译文。

最后,关于版权问题,beiming只是此文的译者,并不享有对本文的任何权利。本文的所有权属于JimmyWolk先生,而文中人物的所有权则属于GAINAX。

本文当然允许转载,但请务必确保内容完整,尤其是保留上述序言及声明,这些内容非常重要。

新生 The 2nd try by:JimmyWolk 译:beiming
第一章第12使徒

初号机驾驶员碇真嗣刚刚创造了最高的同步率记录。

原先的纪录保持者惣流·明日香·蓝格雷对此非常不悦,而绫波零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因此,当明日香在更衣室里碎碎念“无敌的真嗣大人”的时候,她并没有太上心。她利落地换上了平日里穿的校服,小声地说了一句“再见”就离开了。

当第一适格者离开后,明日香这才放松下来,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过去这几个小时里她一直很紧张,她不知道自己还要伪装多久。看起来在今后保持这种伪装只会变得越来越难,她很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坚持得下去。最近的这段时间............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她沉浸在自己的愁思中,完全没注意到有一个人悄悄溜进了女更衣室。那个人从背后突然抱住了她,明日香的身体僵了一下,但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个闯入者是谁。

“嘿,”碇真嗣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你没事吧?你看起来有点............”

“真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呃......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要是被别人发现怎么办?”

“绫波应该没有看到我,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人进来,毕竟有谁敢闯进明日香大人的房间......”真嗣突然停住了,他大张着嘴,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尤其是在她换衣服的时候......”

“笨蛋真嗣,我们现在可是在NERV呀,这里到处都有监控探头。”

“这里可是女生的更衣室耶,他们总不至于在这里也装探头吧?”

“他们要是真的这么做了,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明日香从真嗣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搞不好那些老流氓最喜欢看女生换衣服了。”

“我觉得你有点过度谨慎啦.......”碇真嗣笑了笑,“不过我承认,NERV那些家伙确实很难缠。”

“所以,看来我得像以前那样对付你才行。”

碇真嗣感到一阵寒战,“你......你该不会是要......”

“你个变态!!!”明日香的尖叫声在更衣室里炸响。

碇真嗣被明日香突然的尖叫声吓到后退,随后便在长椅上绊了一跤。

“你居然敢闯女更衣室!”明日香依旧不依不饶,朝倒在地上的真嗣身上补了几脚,虽然并不是很用力。

“想强奸少女是吧?你个变态!”明日香举高了拳头,而真嗣则吓得闭上了眼。接下来自己想必会挨一记耳光吧。

真嗣就这样愣了几秒,但那记预想中的耳光却迟迟没有落下。

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只看到了明日香脸上的坏笑。“那种事情......至少等到回家再说。”明日香俯身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转身离开了。

真嗣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五年了......她还是这样吓唬我......”
************************************************
************************************************

同步率测试结束后,大多数NERV员工都已经离开了。有些人高高兴兴地回家,有些人则愁眉苦脸地奔赴下一项工作。只有两个人留下来,分析同步率测试的结果。不,实际上只有一个人在分析结果,葛城美里只是在一边看着。

“有什么新发现吗?”百无聊赖的美里给赤木律子递上了一杯咖啡。在这种时候要是有啤酒该多好,只不过今天明日香看起来很不高兴,所以美里一时半会也不太想回家......她衷心祝愿真嗣能应付得了那个暴脾气的同居者。

“除了真嗣的同步率超过明日香,还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律子的声音依然平淡。“没有找到真嗣和明日香同步率剧增的原因。”

“我还是搞不懂,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美里的声音依旧透出一种与她的年龄和职位不相符的孩子气。“以前在与第6使徒作战的时候不是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

“那次和这次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真嗣和明日香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两位驾驶员和二号机之间都建立了很强的关联。然而,今天真嗣和明日香身处不同的插入栓,测试条件也相对轻松。”

“所以呢?”美里依旧是一脸迷惑。

律子叹了口气。她总是不知道该拿这位头脑简单的一尉怎么办。“所以,这种同步率剧增是不应该发生的。更可疑的是同步率剧增之后的骤降。看起来就像是同步率被刻意压低了。”

“刻意压低?被谁?被驾驶员吗?”

这明显说不通。尤其是明日香,她才不会放过这种炫耀的机会。

“也可能是被EVA。”

“律子,你还是有什么东西在瞒着我。”美里不想再聊了,她看了看手表。

“天!都这么晚了!我得回家了。”她把手中的咖啡往律子的桌上一放,急匆匆地朝研究室出口走去。

“哦?”赤木律子脸上掠过一丝狡黠的笑容。“我还以为加持会来接你。”

“你提他干什么!”

“你这么急着回家,该不会是要为约会做打扮吧?”赤木律子仍然在捉弄美里,美里的窘态实在是很有趣。

“不是!我是要.......那些孩子......对!那两个孩子......我还没跟他们说......”美里吞吞吐吐地辩解。

“那你可以打电话呀。”

“我家电话坏了!”

“他们有手机。”

“我......呃......” 美里放弃了辩解。“律子,你烦死了!”

丢下这句话,美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
************************************************

她快步走出自动门,差点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准确地说,是那位红色头发的暴躁少女。

“明日香?你在这里做什么?”美里有点着急。她就快要迟到了。

“我在这里还能做什么?”明日香不耐烦地抱怨,“当然是在等你送我回家!”

“你为什么不和真嗣一起走?”

那还用问吗?明日香给了美里一个死亡凝视。

‘对哦,她才刚输给真嗣......还是不要再提到那个让她心烦的名字了。’明日香还是那么孩子气,这让美里哭笑不得。考虑到时间紧迫,她决定快点离开。

“好了好了,跟我来。”美里拉着明日香朝着车库的方向走去。“我们离开这里。”
************************************************

“我们回来了!”美里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公寓。

“欢迎回来。”真嗣从客厅向两人打招呼。

回家这段路程颇费了不少时间。美里注意到明日香又在低声嘟囔着什么,她决定什么也不说,否则明日香又要吵了。

“笨蛋真嗣......”

还生气着呢!美里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

明日香脱掉了鞋,自顾自地走到内屋换衣服去了。

加持那个笨蛋!他可别指望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期盼他会来。

他最好别来!

然而美里没能在自己的心事中沉浸多久,明日香的喊声把她拉回了现实。

“笨蛋真嗣,我的饭呢?”

“呃......明日香?”

“听不懂吗?晚——餐——呀!你该不会觉得自己是无敌的真嗣大人所以不用做这些小事了吧?只是同步率超过我而已,你就这么得意!”

“对不起......”

“啊,啊,又开始了啊。”美里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微笑。不过,这才是明日香和真嗣该有的样子。他们前几天的样子不太正常,美里有点担心他们今后会旧病复发。说实在的,她还是更喜欢他们现在的样子。

自己再不介入的话真嗣可能又要挨揍了。所以,美里快步走到内屋换了一件连衣裙,然后就要去阻止那个暴躁的红发少女。

“听我说......”在推开门的一瞬间,美里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们刚才是不是在笑?

“你还没做好吗?”明日香又开始抱怨。她站在真嗣旁边,仿佛是在准备教训真嗣。

“对不起,明日香,”真嗣低声咕哝道,“做饭是需要时间的呀,你明白的吧?”

“你是在暗示本小姐傻吗?”

‘啊,看来是我看错了......’美里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明日香这才注意到了美里,于是这位监护人就成了新的撒气对象。“和加持出去也就算了,你居然要打扮成这样子出去?”

“哈?”美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她并没有穿什么太过暴露的衣服,这不过是一件深蓝色的连衣裙而已,虽然......确实有点勒得太紧了。“你该不会是在嫉妒我吧?”她转向了真嗣,“小真,你觉得我这身打扮怎么样?”

在真嗣抬头的瞬间,美里突然想捉弄一下真嗣。她故意靠在门边,手轻轻掠过自己身体的曲线。她甚至故意前倾身体以凸显乳沟。这样的景象让真嗣的脸涨得通红,他立刻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专心做饭。捉弄真嗣实在是太有趣了。

“美里小姐......看起来很漂亮......”

“你......你那是什么姿势!”明日香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你个变态!”

在真嗣盛饭的时候,门铃响了。

“是加持!”明日香立刻跳起来冲向门口。

‘......她一分钟之前不是还在喊饿吗?’

美里和真嗣也走了过去。

“加持先生,好久不见!”明日香显得格外热情。

“哦,你好呀明日香,”胡子拉碴的青年男人也向明日香问好,而明日香已经热情洋溢地抱住了加持的一条手臂。“你好真嗣。还有葛城,”他摆出了标志性的自信微笑,“准备好了吗?”

“嗯......”

“加持先生,你真的想和这个女人出去吗?”明日香打断了美里,“明明人家才是最配得上你的人。”

“下次啦,明日香,好吗?”

“说话算话!”

“我们该走了,”美里插了进来,加持这才摆脱了窘境。

“好啊,你们又要把我丢下,跟这个笨蛋一起......”明日香依旧在抱怨,但美里已经把加持推到门外去了。

“你们两个在家好好待着,不许做成年人的事情哦。”带着狡黠的笑容,美里向两人挥手告别。

“那你可想多了。就算这家伙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男人我也决不会和他做那种事情!”明日香赌气一般地回应道。但真嗣看起来并不太在意。

“随你怎么说啦,拜!”
************************************************

门关上的一瞬间,真嗣与明日香就抱在了一起,亲吻着彼此,久久没有分开。他们往客厅走去,但也许是被什么绊了一下,两个人就那样摔在了地上。硬梆梆的地板躺着并不舒服,但两人并不在意。真嗣和明日香就这样相拥着躺在地板上,刚才的长吻让两人有点缺氧。

“我......很想你......”真嗣终于开口说道。他说话的时候仍然有些喘。

“我......也是。”明日香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自从那个吻之后,我们就一直没时间独处......”

(提示:这是一个很容易忽略的细节。此处特指的“那个吻”,会在第十章说明哦。——beiming)

真嗣笑了起来,而明日香则是略现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两人都想起了那个吻。

“今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看起来可没有这么热情呀。”真嗣尽力摆出一幅严肃的样子。

明日香没有回答,她只是笑。

但她的笑容很快消失了,她想起来了,在更衣室的那段时间她都在想些什么。

真嗣也注意到了明日香的异样。“好了,现在你能告诉我你那时候在想什么吗?”真嗣的语气很是关切,“我们说好的吧,需要摆出一副苦瓜脸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笨蛋真嗣。”明日香轻声说,“你明明知道我在想什么。”

真嗣的确知道。他只是想确认一下。他点点头,双手捧着明日香的脸颊,好让两个人直视彼此的眼睛。“你应该知道我也很想她......”

“不止是这个,”明日香打断了他,“我还在想明天要发生的事情。明天我们又要走上战场,去面对那样可怕的家伙.....”

“嘘,”真嗣试着安慰她,“别担心,没事的。”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明日香的语气十分焦躁,“上一次你明明是九死一生!”真嗣能看到明日香脸颊上已经有泪水滑落。“现在你又要再来一次,我怎么能不担心!”

“明日香,”他轻轻拨开落在明日香脸上的长发,“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们只能这样做,没有别的路可以走。那些人除了用N2地雷轰炸使徒之外想不出别的办法,更别说这种方法本身成功率也不高。”

“我知道,我知道......”明日香的脸贴在真嗣的胸口,感受着真嗣的心跳。但这还是不足以让她安心。“如果这一次你失败了怎么办,如果你......”

真嗣的一个吻让明日香没法再说下去了。

“别担心,好好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吧。”

这是他们最后的对话。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两个人分享着彼此的温暖,忘记EVA和使徒,忘记NERV和学校,忘记过去与未来......饭菜就那样晾在桌上,早已失去了温度。
************************************************
************************************************

“......暂时没有变化。继续观察,尽量把它引到郊外。如果能做到的话。”美里的指令自通讯窗口传出。

球形的使徒悬浮在城市中,就像是在等待着自己一样。真嗣尽力想让自己放松下来,但几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他并不喜欢驾驶EVA,这不仅仅是因为要面对恐怖的使徒。使徒固然给他带来了很多痛苦,但NERV和他的父亲亦然。他不可以输,他必须永远竭尽全力,但即使这样也只能勉强让父亲认可他的存在。为了不被大家厌恶,为了能被别人需要,他必须为驾驶EVA献出自己的一切。

然而,归根到底,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些全都不是最痛苦的事情。只有那件事情......

‘不能再想了!’真嗣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绪,‘集中精力,碇真嗣。’

“美里,我觉应该让无敌的真嗣大人去灭了那个家伙。”

真嗣淡淡地笑了笑,明日香话里仍然是那样充满着讥讽。她仍然很好地保持着自己的特点,至少直到目前是这样。

“毕竟只有同步率最高的人才能担当这种重任嘛。”明日香的语气里似乎有点迟疑,就好像她刚才一直在等真嗣说什么,但是真嗣却一直没说话,于是她只好继续圆场。

‘坏了,我居然忘了接明日香的话!’真嗣为自己刚才的走神懊恼不已。

“呃......我不觉得应该派真嗣......”

“没关系的美里小姐!”真嗣立马接上,“就由我来。”

“哈?”通讯窗口那边的美里有点疑惑。

“明日香,你好好看着吧,我会消灭那家伙的。”

“真嗣,你......”美里仍然不太放心,但她的话并没有说完。

“我是同步率最高的驾驶员,是所有人里的第一名,所以,这个家伙就交给我吧。”

明日香这一次没有再反驳。“二号机申请担任后援!”

“零号机申请担任后援。”

真嗣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他也不知道美里会对自己这帮叛逆的孩子们作何感想。
************************************************

“你们就位了吗?”真嗣驾驶初号机藏身一栋建筑之后,覆盖着斑马条纹的使徒就在前面。

“还没有。”绫波零的语气仍然是标志性的平淡。

“你也知道,EVA哪能跑得那么快!”

‘对哦,她的线缆卡住了......’

(这个宛如开了上帝视角的真嗣到底是怎么回事?结合小说题目,想必各位已经猜出了答案。就算还没有,最迟到了第三章,各位一定能猜得出答案。——beiming)

他越是前进就越是紧张。但他必须冲上去,否则别人就会陷入危险,只有他才能对付得了这个家伙。真是奇怪,真嗣发现自己居然比上一次更紧张,自己的双拳正在不由自主地握紧又放松。

‘积习难改啊。’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就是现在!’

初号机猛地从掩体后面现身,朝着使徒连开数枪。

但使徒凭空消失了。
************************************************

所有人都听到了真嗣惊恐的叫喊声,初号机正逐渐陷入地上的阴影。明日香竭尽全力才勉强保持冷静。

‘冷静,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日香这样告诉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咬紧了牙关,‘真嗣,你答应过我的。’

“明日香!零!营救初号机,快!”

“小心!明日香!”通讯窗口传出律子的警告声。但明日香一直在仔细地观察着,在地面变色的一瞬间,二号机就迅速跃起抓住了最近的一栋建筑。借助高震动粒子刀,二号机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楼顶。站在那里,她看向初号机消失的地方,几分钟之前,真嗣还在那里向使徒开火。

‘你最好回得来!否则我就亲自进去把你拽出来!’

面前的城市渐渐被阴影笼罩。

“明日香!零!撤退......”
************************************************
************************************************

“现在这里只剩我们两个了。”真嗣看着面前无边无际的白色空间,露出了笑容。

他握紧了操纵杆,朝着前方猛地挥出右拳。这样做应该可以击破使徒。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初号机的右拳只是穿过了一片虚无。

预料之外。真嗣感到一丝恐慌。

初号机张开了AT力场,这样做应该能从内部影响使徒。

依旧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恶!”真嗣快速把EVA设置成了生命维持模式。即使如此他也知道自己只剩十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了。

“妈妈,你上次就是这样做的,对吧?妈妈!”真嗣的语气已经近乎乞求,仿佛这样就能让EVA做出答复一样。“你明明成功了的!你总是要等到我快死掉的时候才肯帮我吗?”

然而,正如真嗣所料,他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
************************************************

明日香焦急地踮着脚。面对这个连城市都能“吃掉”的怪物,NERV只能暂时把作战指挥部设置在第三新东京市之外。一旦找出击破使徒的方法,以及——目前的作战指挥官葛城美里所关心的——救出真嗣的方法,他们就会立刻出击。可是如果像上次一样,作战指挥官换了人......明日香不敢再想了。

她就站在美里身后不远处,倚靠着观景台的扶手。美里一边观察着战场,一边与青叶和日向两人确认当前的情况,而明日香则极力克制着从美里那抢过望远镜的冲动。她知道自己和真嗣都做了该做的事,但她却不喜欢这种感觉,这就好像是她亲手把真嗣推进了深渊。过了这么久真嗣仍没能脱身,显然他遇上了麻烦。

‘没时间了呀,笨蛋真嗣!我早和你说过的,这太危险了!’

“明日香?”

“嗯?”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明日香身体僵了一下。

“你很担心吗?”她的监护人的语气异常严肃。

“担心?怎么可能?那种笨蛋......”明日香咬着牙,她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被困在那里纯粹是因为他自己的冒失!”

“我还没提到真嗣,”美里给了她一个疲惫的笑容,但紧接着她立刻严肃起来。“被困住的确是因为他自己的错。这个家伙未经允许就贸然出击,等他回来我必须好好教训他......”
************************************************
************************************************

真嗣看了看手表上的倒计时。他已经睁不开眼了,LCL溶液正在变得浑浊,其中掺杂着血的味道。

“这就是结局吗,本来以为能轻易战胜使徒呢......”真嗣就连自言自语的声音也发不出了,“对不起啊明日香,恐怕我要食言了......”

最后的这个念头才是最令他悲伤的。

明日香......

最近这段时间,他们失去了很多,最后只剩下了彼此可以依靠。可是现在,明日香最后的依靠也要消失了。

他看了看表,倒计时刚好变成零。自己的末日降临了。

但真嗣感受到了她的存在,就在这时。

“妈妈......”,真嗣低语,“谢啦。”

尽管看不见也摸不着,但他还是感受到了母亲的心意。
************************************************
************************************************

“......在千分之一秒内同时引爆992颗N2地雷,配合两架EVA的AT-力场......”

“葛城一尉!”日向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使徒的情况有变!”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们一跃而起,挤到了监视器前。监视器的画面震撼了现场的每一个人。

两条手臂将球形的使徒直接从内部撕开,血雨染红了周围的建筑。紫色的巨人愤怒地咆哮着,狂暴地撕碎了使徒。此时的初号机——这台被视作人类拯救者的EVA——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染血的狂兽。在血红色的背景中,初号机仰头望天,发出了震天的咆哮。即使与这头狂兽相隔数英里,NERV的所有人仍然感到一阵寒战。

但是,有一个人静静站在人群中,如释重负地微笑着。
************************************************
************************************************

“真嗣,真嗣!”这是美里的声音。真嗣慢慢睁开眼睛,外界的强光令他很不舒服。

“我没事,美里小姐......”感到很是疲倦,真嗣半闭上了眼睛。

“你不是说要好好教训他吗?”除了美里的抽泣声,他还听到了一个充满讥讽的女性声音。

真嗣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明日香正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作为回礼,然后就昏了过去。
************************************************
************************************************

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真嗣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医院。

‘感觉过了好久啊......’他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当他转头观察周围时,才看到零就坐在他的床边。注意到真嗣醒来,零合上了手中的书。

“你今天可以休息了。”她站了起来,拿起了书包。“我们会替你安排好一切。”

“谢谢,绫波。不过我不觉得自己需要休息。”

“还是休息吧,这对你有好处。”零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当零走出门口的时候,真嗣看到明日香的身影从门外走过,仿佛是碰巧经过真嗣的病房那样。他几乎笑出声来。

直到第一适格者从视线中消失,明日香才走进了真嗣的病房。看着真嗣憋笑的样子,明日香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吗?第三少年?”

“你不必刻意那样的。”真嗣仍然在强忍笑意。

“保持形象,懂不懂?”明日香的话听起来并不怎么有说服力。

“你还是没忍住偷听我们的谈话,对不对?”

明日香没有回答,她只是走到真嗣床边,居高临下地盯着真嗣。她的眼神,她的沉默,让真嗣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真嗣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疼!”

“你让我很担心!这是惩罚!”

然后,明日香俯下身,给了真嗣一个吻。

“你遵守了承诺,这是奖励。”

“在更衣室的时候你明明很担心会被监控探头拍到,现在怎么又突然吻我?这间病房里可是真的有监控探头哦。”

明日香没有回答,她只是指了指上面。

真嗣看向天花板,嗯......监控探头只剩一条线缆连着天花板,就那样吊在空中。

“NERV的人迟早会注意到的。”真嗣笑着对明日香说。

“反正他们现在还没有。”

“好吧,明日香......”他的笑容消失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好啦好啦。”明日香的手指轻轻拂过真嗣的头发,“那时候,你害怕吗?”

“老实说,很害怕。不过,我总是相信妈妈不会让我死的。”

真嗣半坐起身,和明日香拥抱在一起。

“我真正担心的是下一个使徒。”
************************************************
************************************************

作者的话1:首先,我知道早就有人写过类似的小说,但我认为我会加入一些反转曲折的情节,这也许会让我的小说显得独特。(如果你没读过这样的小说,那就最好了!)

我是个坏人吗?我给你们留下很多谜团,而我直到第十一章才会揭开它们。

虽然同是写着很多部小说,但我对这一部尤其上心,所以我很不希望它会步我以前的某些小说的后尘......

我的写作风格是“A happier world”

所以,在第三章会发生什么呢?三号机还会被使徒侵蚀吗?冬二能否死里逃生呢?或者更退一步,冬二会不会被选作第四适格者呢?读了第三章你就知道了。

作者的话2:在写作后面章节的过程中,我不得不时时修改这一章以保持内容上的一致性。毕竟这篇小说是我写得最认真的一篇。有时候我觉得我笔下的人物形象会与TV版不一致,但我已经尽力改善了。第二章也有一点这样的问题,好在随着剧情的发展这样的问题会越变越少。

我克制着自己不要做过多改动。毕竟还有很多第一次读这部小说的人,我并不想透露太多后面的信息。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