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感想 > 评论感想 > 正文

观《EVA》之臆想(一) by: 良牙

2001年02月25日 评论感想 ⁄ 共 2017字 ⁄ 字号 观《EVA》之臆想(一) by: 良牙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72 views 次

喧嚷的都市,嘈杂的人群,熟悉的街角,每当午夜微风吹起之时,总是令人回想起EVA;和那白云下,总是略有忧郁气质的少年。
深遂而又感性的眸子里闪动出来的却是对生活炽热的爱。儿时丧母失怙的不幸,和父亲的严厉苛刻毫无关爱,使其自小就形成了内倾式的性格。此后接连不断的机遇与变故,又使这一个本就敏感、脆弱的少年陷入到一连串血腥与杀戮当中。在漫长而又充满暴戾的故事当中,这个少年到底在扮演一个怎么样的角色?他的经历是否会成为这个神奇故事的主线?
一、真嗣与卢梭——那格索斯的伤感
每当看到这个白云下的少年,我的印象中都会闪过一个更加熟悉的少年的影子。十四岁的卢梭,一个值得许多人去想起的少年;一个曾经让全世界为震撼的少年;一个在人类哲学史上留下不尽思考的浪漫主义者;一个自然主义的缔造者;全人类自由与民主的奠基人。
我不得不想起这个名字,因为实在太多太多的理由,足够让我将十四岁的卢梭与十四岁的真嗣联系在一起。为什么会这样认为?让我们跟随时光的机器,转回到二百年前那个因他而闻名于世的小城,日内瓦。自幼丧母的卢梭,父亲因种种变故离开日内瓦,流浪异乡。初涉人世时,就有着既高傲又温柔的心,那种女性的但却难以驯服的性格,始终介于懦弱和勇敢之间,在柔弱和刚毅之间摇摆不定。时常因为冲动而心高气傲,但随即因为喜好安逸而陷入萎靡之中。最强烈的愿望就是能受到接近他的所有人的喜爱。十四五岁的时候,种种独个生存的经历,使性格变得内向孤僻,精神不佳,成了真正孤独的少年。但年少早熟的他对女性的迷恋丝毫未减,对女性的迷恋甚至狂热到不能自抑的地步。为了分散性幻想,同时又不伤害别人,以至于引发自戕的习惯。十六十七岁眉清目秀的卢梭,幸运地受到美丽的贵族华伦夫人的庇护,被送往教会学校学习。从此卢梭便与华伦夫人“孩子”、“妈妈”相称,但少年不久便迷上了这位优雅、高贵的年轻妇人,就连年龄的差距也随冲动而慢慢抹去。而华伦夫人也深深的被这个孩子的挚诚所感化,两个人抛弃了所有的市俗与传统的枷锁,纯白,不带一丝扭捏,快乐无隙地生活在了一起。卢梭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回忆起这段纯洁的爱时说“有一种难以置信的忧伤毒害了它的魅力”。但这段幸福并不长久,这段注定被后人怀念的恋情,也随之逝去……。生命中的更多数时间,卢梭都是在痛苦与清贫中挣扎。对音乐的酷爱,卢梭一度以抄乐谱为生。三十岁时的卢梭,由于写出了惊世骗俗的论文《论科学与文艺》和《论人类不平等起源》,以流浪汉的身份征服了巴黎。加入到法国《百科全书》派的行列。不久,因其追求的自然主义和自然主义无神论与传统教条格格不入,受到编制百科全书的启蒙运动的其它成员排斥和迫害。法国政府也下令辑拿他,查封了他所有的著作。一时间,所有人都发出了同一个声音,杀死卢梭。就连同时代的剧作家伏尔泰也落井下石的诽谤他,甚至说,“卢梭吗?只不过是一个满身浓疮的乡巴佬”。
任何地方都不肯收留他,到处都有人要杀死他,尽管他还使终象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善良和敏感。卢梭在回忆儿时所受到的最早的不幸时说,一种正义感在他的内心深处扎下了根,并且伴随他一生。晚年的卢梭在悲愤与孤独中过着一种离群索居的退隐生活。死前的前两个月,卢梭在街上被马车撞倒,继而被路边的狗扑伤。报纸上有意将其写成“卢梭被狗践踏”,咒他快死。法国大革命后期,他的遗体
同伏尔泰的遗体一样,根据国民议会的决定,移葬在巴黎的先贤祠内。卢梭的名字至今被定义为西方近代哲学的鼻祖,近代浪漫主义运动的发起人。现代道德观的此岸形态。
卢梭与真嗣的共同外在表现就在于同样对异化的敏感和对外部世界的恐惧、不适。如卢梭所言:“在我整个一生中,我的心像水晶一样透明”。如同他生前创造的第一部歌剧——“那喀索斯”。那喀索斯,古希腊神话中美少年,顾影自怜,忧伤而死,死后化为水仙花。有人故此推断卢梭有同性恋倾向。然而,卢梭的性爱对象并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已。《忏悔录》中说:“我们命中注定,很少能理解同性恋,我们更多的是理解那喀索斯的自恋。”他在《让。雅克审判卢梭》中说:“我唯一的罪过是手淫自恋,不损害任何人,只损害自已。我的思想从大地的表面移向上帝,我的思想消失于巨大的无限之中……”而晚年他却很自然的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狂,最终精神错乱。这个永远孩子般的“少年”,不仅被剥掉了衣服,而且被剥掉了皮肤,在这种情况下被赶出去和猛烈的狂风暴雨进行搏斗。而EVA中的真嗣,让我再次看到了这样一种完全相吻合的境况,以上的种种叙述也完全可以用来概括真嗣的心理路程。
如果说做为道德启蒙者的卢梭和真嗣的境况及心理状态是寻求一种向内压抑,自我解脱,脱离与外接触的过程与出路。那么就还应该有一种是向外扩张,以正义者的名义与整个世界作战,一种攻击性、外向性的出路。————褚薰与罗伯斯庇尔的横空出世。
(未完待续)
下篇:褚薰与罗伯斯庇尔——达摩克利斯长剑
罗伯斯庇尔:————“当未日审判的号角吹响,看有谁敢于对您说:‘他比我更像您,卢梭?’”————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