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撒旦之翼外传(2) by: [台]寄宿人心的七目使

2001年07月17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064字 ⁄ 字号 撒旦之翼外传(2) by: [台]寄宿人心的七目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999 views 次

Chapter:2

EPSOLE 1:1绝望,希望,以及神之道

我,在梦境之中。
面对没有颜色的镜。

没有颜色的镜,映出红色的双眼。
那红色的双眼,属于我。

没有颜色的镜,映出苍白的发。
那苍白的发,属于我。

镜的四周,灰墙萧索。
我,不讨厌。
也不喜欢。

灰墙之外,红河环绕。
河面上,千千万万的我
漂浮。

我,不讨厌。
也不喜欢。

讨厌,距离我很遥远。
喜欢,距离我也很遥远。

那改变我的,是什么?
那温暖我的,又是什么?

----FROM THE POETS OF REI
引用自「撒旦之翼」纪念诗集-零之部

1

黑色。

令人感到冷静的颜色。既不是最讨厌,也不特别令我喜欢。
我在黑色的包围之中。黑色之外,许多人在呼唤我。

要醒来吗?还是我根本就是醒着?
我很不安。黑色的冷静属于黑色。
我还是不安的我。
我跟黑色互不影响地共存着。

这是什么?

红色小球远远的,暖暖的发着光。温暖的光,让红色变得不再令我反感。
然后,我觉到自己的心在跳动。血液,似乎也开始在体内流动。
我想要动,我的手可以动了。

黑色,要走了。
我来不及跟黑暗道别,因为白光已经来临。

「真是太好了!适任者恢复心跳!进入第二阶段疗程。」

是我吧?是我醒了。我的心在跳,我的眼睛在动。
这就是活着…吗?

「换上生理食盐水,这几天暂时停止输血。」

白色的天花板。
身穿白衣的护士与医生。
还有规律的哔!哔!声。

我扎扎眼睛,不大适应光。
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药水味。
嗅觉,恢复了。

「患者的血红素与白血球偏低!这两天注意感染的可能性!」

「P。U。R 与T。E。E检查必须于今晚前做完,没问题吧?」

「是的!」

我望向右上方的窗口。窗口内站着几条人影。
是谁?
他们是谁?

我环顾四周,每个人的神情凝重。在凝重的气氛之外,每样物品显得异常沉静。
沉静的导管。
沉静的窗。
还有沉静的电视。

那应该是电视,屏幕中没有任何影像,静静地悬在空中,犹如面无表情的碇司令。
碇司令已经不存在了。
因为我,也因为真嗣。
当我离开司令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

我到底是怎样的人?
我像是为碇存在一般地出现在暧昧世界之中。
我与碇无言的交合。
我与碇平缓地对话。
我以希望一般的姿态引导碇的思绪。

然后我从LILITH中分离而出,静静地望着初号机回复到补完的起点。
这就是我。

「今晚是关键,沙蕊小姐!…」

医师向窗口的一名女子呼叫。

「是。」

「任何状况要立即回报,不准任何探访。」

「是。」

「拜托你了。」

医师继续向周遭的助理们交代事项。
我,还是静静地躺着。思绪仍在运转。

轻轻飘在血海之上的我。
被血海冲上岸的第二适任者与碇。
我与醒来的碇双目交会。

他在仿徨。我知道。
他在自伤。我知道。
但是他不能放弃希望。

于是我进入了第二适任者的心。
感受第二适任者被碇施暴的痛楚。
我伸出右手。这是我唯一能够帮碇的事。

安慰。
对,是安慰。
出自直觉的安慰,我轻轻抚着碇的面颊。心里充满了前所未见的温柔。

那是我也不知道的,自内心发出的温柔。有点令我熟悉,却从来不曾感受过。
那时的我,也有点被这样的温柔打动。

「原来,这就是温柔。」 我想。

然后碇的热泪一滴一滴淌在我的脸上。
我望着他低头啜泣。胸中缓缓出现一股不明的热。

「真不舒服。」

是第二适任者。她没事了。
那时她若不在了,碇也会不在了。

然后碇像是非常疲累似地在我身边卧下。
「谢谢你陪着我,明日香。」
我转过头去望着碇。碇望着天空,缓缓地闭上眼睛。

累了吧?我想是的。
「谢谢…」 他的脸上还带着泪珠。
然后碇沉睡了。

我,仍然想归回虚无,这么想的同时又让我觉得恐惧。
那样的恐惧之中又渗透着回归虚无所带来的快感,以及期待。

碇的软弱中似乎带着与虚无类似的情愫。我的恐惧之中却夹着被虚无包容的渴
望。
所以我伸出手去握住碇的手。碇的手温暖而细致。

胸口传来阵阵的热流,我与第二适任者的力场正在互相融合。

我,不想只是以希望的型式存在。

我,需要生命的出口。

「虽然禁止探访,但是可以让他进来吗?」

「第三适任者?」

「是的,我想是否可以破个例…毕竟他们是…」

「我知道,但是不行。」

「晚上还有一连串检查要做,必须静养。」

「是…我了解了。」

随着一声叹息,房门关上。

现在的我,孤身一人。
观察窗外,我注意到熟悉的身影。

是碇。

2

廿分钟前。

观察室内一点声响也没有。是个一走进去就可以感受到压力的地方。沙蕊就站在
窗边,她的眼框中早已蓄满了泪水。

楼下的零静静躺在床上,完全没有任何气息。苍白的面容,苍白的发以及紧闭的
双目,似乎在向众人宣告她即将离去。

然后真嗣被架进了第二观察室。他没有叫出任何声音,也没有哭泣。只是非常积
极地想要冲进零的病房之中。随行的两位NERV人员不时地用力阻止他。

除此之外观察室内没有任何声响。真嗣只是圆睁双目不断地挣扎着,什么表情也
没有地想要冲到零的身边。

沙蕊缓缓走近真嗣,她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像是被感动了一样,真嗣渐渐冷静下
来。他放弃了挣扎,而NERV人员也放开了真嗣的双臂。

沙蕊只是红着眼继续怀抱着真嗣。她知道自己也说不出话来。从第二支部消失事
件至今,她就在虚无的空间中目睹周遭同事一一崩溃,然后死去。在那样一切虚
空的一个月里,第二支部的人们怀抱死亡的恐惧而活着。

「真嗣,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你现在必须坚强起来。」 沙蕊含着泪轻声说道。

她不敢就这样放开真嗣,因为她知道真嗣随时有可能冲出观察室,奔到第一适任
者的身边。光是这样就极有可能破坏了最后的一丝希望。

现在真嗣完全地放松了,沙蕊的怀抱让他感受到慈母般的温暖,以及温柔。他在
那样温暖的怀抱里流出了眼泪。然后众人听到真嗣一声一声地哭了出来,整个房
间便被带着悲伤与悔意的呜咽所充满。

沙蕊与真嗣紧紧地相拥。在真嗣的哭泣中沙蕊又想起支部消失时的每一幕。

有许多人在第三次冲击中丧生,也有许多人在迪拉克之海中迷失。事后的调查证
明:S^2机关搭载之后产生了反量子化空间,瞬间释放的能量与虚数空间形成共
振回路,将整个支部送进了迪拉克之海。由于不可知的因子作用,肉体的新生与
代谢回到了原点。每个人都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的方式存在。

也因如此,整个景象才让沙蕊记忆深刻。没有求生意志的人们一一化为枯朽的尸
体,只有坚强的人们才能存活下来。如果那时候没有马文司令的鼓励与奋斗,或
许大家都不在了,而我就这么消失了。沙蕊一边拥着真嗣一边这么回想。

「千万不可以放弃希望啊,真嗣。我相信零一定会活下来的!」

沙蕊的泪珠从脸颊上滑落。她想到了消失前与未婚夫通过的最后一通电话。

「明天就放假了吧?我会到"马克吐温"里等你的喔。」

就这样,这通电话成了沙蕊最后的回忆。如今她回到人世,自己的亲人却难逃冲
击之灾。

马克吐温,是她俩约会的地点,维吉尼亚小镇的招牌书店。

真嗣轻轻推开了沙蕊。

「沙蕊姐吗?谢谢你,我不会再冲动了。」

真嗣转过身去坐下,神情也恢复了平静。他低下头叹气,然后默默地静止不动,
似乎打算等待零的奇迹出现。

脑海中零的形象一一浮现。

课堂上默默望着窗外的零;母亲忌日里,同样透过VTOL驾驶舱凝望自己的零;
在拉面摊中,专注吃着面的零;受到真嗣帮忙,而微晕着脸道谢的零;电梯中背
对着自己,心虚地不要真嗣乱说话的零。

「绫波…好不容易回来,好不容易一起走到这样的地步,难道还是得舍弃一切
吗?」

他想起了前来探视自己的零,那个在早春阳光中露出笑靥,一边说:「是吗?真
是太好了。」的零,那是在他从迪拉克之海归来后,第一次见到的,放下心的笑
容。

这样想起零的过往,让真嗣胸口涌起一阵阵的热潮,那热潮似乎与自己的双眸产
生熟悉的连结,暖暖酸酸地让眼前景象模糊一片。

然后他忆起了遭受到侵蚀的零号机。以及零在最后反转A.T力场,与使徒一起消
失的那场战斗。零号机爆炸的一瞬间,真嗣的心就像突然空掉一样,什么也无法
反应地矗立在震波与火海之中。脑海里所有的活动都一齐停止,那样的中断令真
嗣难以回想这个爆炸的真正意义。是为了消灭使徒吗?回到NERV后他仍痛苦
地自问。

零号机兵解前的回忆不断在他心中闪过。

「碇,知道如何消解不安吗?」 在环状线候车时,零曾经提出这样的问题。

「不安啊…我都是靠巴哈与布拉姆斯的乐曲喔。」

「是吗?布拉姆斯…的乐曲?」零认真的思索着。

「嗯!这几周以来我都在练习,只是…一直很不满意呢。」真嗣笑了。

「碇喜欢音乐。」

「是啊!」

「我只想读书。」

「绫波,这方面你很厉害呢,我…我好象都赶不上你…」 零点点头。

「我只有读书才能安心…虽然只有一点点。」

「是吗?」

零突然转过头面对真嗣。

「音乐…跟读书是一样的吗?一样令人安心?」

「…我并不清楚,不过,每次听音乐都可以让我定下心呢」

「定下心…?也就是安心…吗?」零偏着头思考,将手上的小册子收了起来。

看到零对这话题相当投入,真嗣不禁笑了。

「其实绫波对音乐也是很有天份的,下次我演奏给你听听看吧?」

零点点头。

「令人安心的东西,我也喜欢。」

真嗣叹了口气,那是他与零最后一次的深谈。之后第十六使徒来袭,打消了两人
原本的约定。

如果说绫波也会感到不安,那么单纯地认为兵解是为了消灭使徒并不正确。

「绫波她…是为了救我才牺牲的,虽然我常常不懂她的想法,但换成是我,我愿
意牺牲自己吗?」

这么一想,零都是默默地为真嗣付出关怀,总是在真嗣面临抉择时给予忠告。现
在,零随时都会消失,这种可能性化为难解的哀痛,在真嗣心中来回激荡着。

无意间,他的内心似乎有种念头一闪而过。

「舍弃一切…不…绫波,你不会!我也不会的!」

他抬起头,沙蕊正向他走来。望着沙蕊,真嗣的思绪回到现实。

沙蕊将泡好了 的红茶递给真嗣。

「好好珍重自己,真嗣!我们也都为零默祷,希望她能度过险境啊。」

真嗣默默接过了茶,点点头。

这就是真嗣与沙蕊初次的相遇,没有任何客套的彼此介绍。

3

碇,像是失去语言的孩子。

透过虚空,默默凝视着我。

没有哀伤,没有痛苦,也没有表情。

不。

那不是碇。

那是我

我,慢慢地向我走来,我的每一步都分出我。熟悉的我,熟悉的双眸。没有一个
我不一样。

现在,我们向我走来。我们都是一样的表情,一样的白发。我们的头上,飘着一
个小小的我。

「白色,绝望之色,终点的颜色。」

小小的我说话,她的存在,有如虚空。

「白色,希望之色。也是起点的颜色。」

我们处在黑暗之中。小小的我说的每一句话,有如幽灵般地在空间中回荡。

「冲击,是生命的结束。」

「融合,是重生的开始。」

黑暗的空间中突然产生些微的扭曲,一个个我在扭曲之中互相融合了起来。

我们开始进行融合,一个个我消失,然后加入白色的庞然大物。

当最后一个我消失时,庞然大物长出头部。

是拥有三种面貌的白色巨人。

我认得其中一个面貌。既没有表情,也没有脸孔。

是LILITH。

我的母亲,我的归宿。

「妳,也是我」

LILITH这么告诉我。

我再度醒来,黑暗的空间消失无踪,碇趴在我的身边熟睡着。我端详碇的面孔,
他的气色苍白而脆弱。我,将手放在他的面颊上轻轻地抚慰着,或许这样他会睡
得更安稳一点。

房门开启,一位护士走了进来。护士一见到我便停下了脚步。

「这…真是奇迹啊」

护士赞叹似地看着我,好象我的存在就是一种奇迹。她微笑着走近我,并且拿出
了耳温枪。

「早安,我来帮你量体温喔。请把头偏过去一些,对了。」

护士的声音具有一种奇特温暖,以及温柔。她的声音非常纤细,纤细地令人产生
好感。哔地一声,耳温枪便完成了它的任务。

「体温一切正常喔。」

护士很高兴地说着。当我回过头看她时,却见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异。那是一
种瞬间的惊异,如果不是很用心便不会察觉的惊异。

然后我看着她拿出PDA仔细地纪录,神情看上去轻松愉快。她的肤色白晰,鼻
子细致地高挺着,从侧面看去双唇沉静地抿在一起,非常秀雅而优美。

她很美,那样的美让我感到安心。我想信任她。

但是,她为了什么而惊讶?

「好孩子,你的血红素含量也恢复正常了。真是令医师们非常吃惊呢。」

我静静地望着护士,她一边说话一边帮我测量血压。束带压紧了我的手臂,护士
盯着压力刻度然后改测我的脉搏。

「全部都很正常。」

她收起了血压计,将点滴撤除,动作老练而轻巧。

「不过,你的恢复速度超过了医师们的估计。这在一般人是不可能的喔」

我不知道,我心里这么想着。

「真嗣呀,陪了你一个晚上呢。好好休息,有事记得按铃,我会过来的。」

护士笑着把血压计推出门外,房内再度恢复平静

我看着碇,碇依然熟睡。我收回了手,想到究竟是为什么会在梦到LILITH。虽
然思绪一片混乱但是三面巨人令我印象深刻。

妳,也是我。LILITH的话仍然在我脑中袅绕。我感到迷惘,生命的一切似乎充
满谜题,司令的一切,碇的一切,还有LILITH的一切,及我的一切。

冲击已经结束,而我的记忆,也已经全部恢复。

我将手覆在碇的手上。碇的手温暖而熟悉。

4

随着区内闸门向两边开启,马文司令与波尔多并肩走了出来。

「第三次冲击,已经照预言所示发生了。」

身为副司令的波尔多缓缓地说道。

「SEELE的计划归于失败…毕竟是他们违背了死海文书的本意。」

马文点点头。他回过身来

「不错,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求得生存!」

铃声响起,马文按下了手腕上的开关。

「我是!嗯!搜救小组已经激活德国支部的MAGI?很好!」

马文挂掉话机,他转头微笑。

「所有的MAGI已经激活,第一阶段计划可以开始了。」
波尔多习惯性地点起烟来,这是他碰到好消息时必定会做的事。
「波尔多,第二阶段计划准备得如何?」

「费城一号已经备便,随时可以激活。」

「嗯,四号机目前仍无法使用S^2机关,难道不会影响计划吗?」

「已经由MAGI算过失衡系数,都在安全范围以内。」

「是吗?那就好。毕竟费城一号是第二阶段计划的关键。时机紧迫的现在,只有
四号机是绝对不够的。」

两人默默地通过C-X闸门,在走廊尽头停了下来。

「这一次计划,要启用DUMMY SYSTEM?」 波尔多面带关心地问道。

「不用,告诉罗森直接以驾驶员进行。」

「马文,适任者可是你的儿子啊!」

「我知道,鲁迪是四号机的驾驶,他应该比我还清楚我对他的期望。」

「嗯…」波尔多沉默了下来。

「虽然从德国运回了DUMMY SYSTEM,但也只是原型的初版,资料及结构还
有问题。」

波尔多点点头,接着马文的话说道。

「很令人惊讶,SEELE与本部竟然同时发展这种东西。」

「毕竟SEELE也想到分散风险吧?对于本部。」

「若不是EVA系列已经劣化,我们也不会如此费事。」

「没错,第三次冲击远比想象中要来得强,据回报,第三新东京市已经不存在了。」

「真是场浩劫啊,没想到黑之月以及白之月都毁在人类的手上。」

「这是人类的罪恶。」

「也是神之子的意愿。」

「死海文书…只有它能够预见一切。」

「不过,以目前的科技,我们也只能解出2016年以前的事。」

「的确可惜,之后的剧本就算是以1000组MAGI串连运算,也要一年的时间才
能解开。」

马文笑了。

「我见过SEELE私下公布的资料,这些希伯来文被加上一层又一层的数字结界,
让参予译码的超级计算机陷入无穷的追锁循环,我第一次见识到计算机所无法解
开的文字封印。」

「之后IBM与升阳也宣布解除赞助SEELE,从此美国方面退出死海文书的译码
计划。」

「因为那时就已经知道不会再有成果的关系吧?商人也是要赚钱的。」

「不过,以德国为首的SOFTWARE A。G集团倒是从此入主SEELE的研究机构。」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马文向波尔多要了一根香烟,抽将起来。

「嗯,话说回来,第一适任者的状况怎样了?」

「非常良好!这一点让所有医疗人员庆幸不已。」

马文点点头。

「看来机会的确在我们手上。」

「想要挽救人类的命运,非孤注一掷不可了。」

「SEELE犯的过错,必须由我们来弥补。不这样做,人类也不会有任何希望。」

「补完计划失败的现在,惟有借着LILITH的素体,才能唤回生物的内聚力量。」

「不错,在此之前,我们必须找回初号机。」

「这不仅是计划的关键,也是重生的起点。」

波尔多端详了一阵烟头,他的神情有点忧郁。

「但愿一切尽如人意。」

「我也这么希望。」

两人将抽完的烟蒂弹入垃圾桶内,一齐走入电梯之中。

信道上,一片寂静。

第二话 绝望,失望,以及神之道 =完=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