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五话

2022年11月06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28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五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345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五话

 

一如往常。只有一人的研究室。

但律子只是无所事事地坐在桌前。

 

电脑终端的屏幕上显示着密密麻麻的小字,那是今天这次战斗的数据。此外屏幕的一角还跳出了收到邮件的提示。是玛雅发来的。大概又遇到什么难题了吧。

 

地面上使徒的回收作业仍然进行着。与之前不同,这一次使徒没有自爆,整个躯体几乎都保留了下来。

堪称是完美的研究材料啊。今后,自己应该会比以前更忙吧。

 

 

 

当时,他的攻击为什么只盯着核心不放呢?对于那么强大的初号机来说,要想击败使徒,明明还有其他办法啊。在第一次战斗的时候,初号机连高振动粒子刀都没有用,就直接把使徒撕碎了。

 

对此真嗣的解释是,他刻意按照与此前相同的方法将使徒歼灭,因为只有快速破坏核心,才能避免使徒的自爆。

在他经历的那个「未来」之中,珍贵的使徒样本,同样是在这一战中取得的。

在无法预知结果的前提下,他不敢贸然为「历史」的发展引入太多新的变数。可这样的选择究竟是好是坏,他自己也不能确定。

 

 

 

 

律子还记得,在听完他的解释之后,自己问了一个问题。一个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问题。

 

为什么,要把「未来」的事情告诉自己?

 

美里也好,源堂也好,他明明那么不愿意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秘密。

 

 

 

「......如果,律子小姐把这些事告诉爸爸的话,他大概会杀掉我吧。就算不杀我,也一定会剥夺我的驾驶资格,把我送回去。也许果然还是后者要好一点,毕竟我也不想死......」

 

说出这话的时候,真嗣显得有点落寞。

 

「可是没办法啊。就算再怎么危险,我也必须要说出来才行。想要改变未来,光靠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得到。美里小姐也好,加持先生也好,他们与所追求的『真实』至今仍相距甚远......所以我才会选择告诉律子小姐。如果是律子小姐的话,多半是会帮我的吧。第三次冲击那种事情,律子小姐也一定不希望看到吧......」

 

 

像是在奉承自己呢。不由得有了这样的感觉。

 

 

世界毁灭这种事,的确是自己不希望看到的。毕竟,自己也还不想死呢。

 

虽然尚未理解源堂到底在渴望着什么,可她知道,眼前的少年很可能会给计划的实行带来阻碍。既然如此,她实在是做不到简简单单就答应帮助他。

可是万一......

万一,正如那个神秘的委员会一样,源堂同样打算毁灭这个世界,那自己还会追随他吗?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多半会不假思索地回答 ‘ Yes ’ 的吧。能与那个男人共赴黄泉,这样的结局自己并不讨厌。

 

可是,在第三次冲击的尽头,源堂想做的事情,真的只有那么简单吗。

 

 

 

 

 

 

 

 

 

 

 

「零号机的修理作业已经完成了。」

 

「嗯。那就尽早准备启动试验吧。」

 

「可是暴走事故的原因还没有探明。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已经有了初号机的启动资料,稍加改动一下就可以用了吧。使徒已经开始入侵,不能再拖了。」

 

司令室里,源堂坐在椅子上,在他的旁边站着冬月。而律子则是面向两人站着。在母亲直子离世之后,进度汇报的工作就落在了她的肩上。一直以来,已经重复过多少次了呢。

 

 

自第四使徒袭来,已经过了十几天。真嗣的秘密,自己还是没有告诉源堂。

如果说出来的话,源堂会怎么做呢?

会杀掉真嗣吗?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吧。

不过,他也许会对真嗣用上自白剂什么的。真嗣知道些什么不知道些什么,他一定会问个清清楚楚。

 

 

律子是明白的,「来自未来的知识」充满了诱惑力。

 

但也正因如此,自己才更加不能告诉源堂。

 

 

 

 

也许是自己在畏惧吧。畏惧着真嗣话语中的「真实」。

那种事情,自己明明不能、也不该去相信的。

 

 

 

 

「另外......虽说使徒的分析工作已经开始了,但果然还是没有得到什么理想的结果。」

 

「嗯,和预料的一样。接下来的分析,就交给德国支部吧。」

 

「作为交换,让他们把亚当送到这里来,是吗。」

 

「原本二号机的任务就是担任亚当的护卫。既然已经决定移送二号机,那就应该把亚当一并送来。......对德国支部的人来说,使徒样本足以成为代替的玩具了。」

 

「...明白了。那么我先告辞了。」

 

「辛苦了。」

 

一旦拿到了附带有完整S2机关的使徒样本,这样的数据,一定能用在此后计划生产的新型EVA上吧。

也就是说,曾经袭击过真嗣的、生有双翼的白色EVA,也可能就要被生产出来了是吗。

 

 

 

可这样一来,不就意味着真嗣做出了错误选择吗。倘若当初把使徒完全摧毁掉,后来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吧。

倘若早知如此,他一定会那样做的吧。把使徒彻底摧毁掉。

只可惜,源堂与德国人的交易,从来都没有让他知道过。

 

 

的确,真嗣并不是无所不知。不该透露给驾驶员的事情是不会让他知道的。自始至终都是这样。

 

操纵着白色EVA的人,他们的真实身份想必真嗣也是不知情的吧。源堂或许知道,但他肯定不会说出来。

 

 

虽然律子也能猜到,多半又是那个组织在背后捣鬼,但她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顺其自然了。真嗣的事情也好,往后的其他事情也好。

到底是要对他视而不见,还是全力协助他。现在就决定的话还为时尚早。

 

 

不论如何,自己迟早都要做出选择。但在那之前,自己必须尽量从真嗣身上获取更多情报,这才像是大人们的行事作风吧。

 

 

 

 

 

 

 

 

 

 

 

 

 

 

 

 

 

 

 

 

 

 

 

 

「让EVA与常规兵器协同作战?」

 

「是啊。建造那么多迎击设施,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既然现在真嗣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如何制定更好的战术,这才是你该思考的事哦。」

 

 

 

 

许久未曾来过美里的家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凌乱啊,简直像是被埋在垃圾堆里一样。

话虽如此,两人还是面对面地坐到了客厅里的一张小桌子前。

虽说不太敢品尝她的料理,但一边聊天一边喝罐冰啤酒的话还是很享受的。毕竟对于律子来说,她是仅有的几个自己可以坦诚相待的人。无论是工作上也好,还是其他的事情也好。

 

 

「......说的也是呢,实际上到现在为止都还是在摸索。使徒每一次都不一样,对付起来也很困难的啊。」

 

「最开始是光之长枪和奇怪的光线,接下来是光束长鞭。......单就武器而言,使徒比EVA还要强大啊。」

 

「往后的战斗也很让人担忧啊。不过说到底,武器的开发应该是你的任务吧?就没造出些什么强力的武器来吗?」

 

「强力武器的话......阳电子炮暂且已经开发完成,似乎准备投入使用了呢。」

 

「阳电子炮?战自研发的那个?那种东西,EVA能操作得了吗?」

 

「你看到的那个只是简易版哦。似乎刚刚组装完成,还没有试射过呢。」

 

「什么啊,如果用不了的话不就束手无策了吗!零那孩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战力呢。」

 

「所以才更应该踏踏实实地制定策略,不是吗?」

 

 

 

关于下一只使徒的事情,已经听真嗣说过了。

与此前的使徒完全不同,看上去像是蓝色的正八面体一样,根本不像生物。他是这么说的。

可以释放出足以击穿AT力场的光线,一度给EVA带来重创。

为了与之对抗,特地调来了战自的阳电子炮。零驾驶着零号机举盾护卫,而初号机则负责狙击。

 

 

在那次作战中,美里下令征用了全日本的电力。果真如此的话,那的确是非常恐怖了。

不过以NERV的权限来说,做到那种程度的事倒也并不困难。

 

 

如果采用真嗣所说的策略,一定能够取胜的吧。可就算已经知道了结果,如果找不到有效的手段来抵御那种足以射穿装甲的光线,终究还是太过危险了。

 

「未来」的知识的确很有帮助。可实际会变成什么样子,没人能够预见。倘若这次被光线击中了要害部位,那就万事休矣了。

 

 

既然已经提前知道了使徒的能力,那就应该制定一个更好的方案。

 

 

 

 

不,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事实是,她并不想采纳真嗣所说的方法。更准确地说,她觉得那种做法是绝对不可以采纳的。

 

至于原因,她也并不清楚。然而,有种无法言说的、漆黑的不安,始终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今天她才会来到这里。不是以技术部长的身份,而只是作为一位友人来这儿聊聊天。

 

虽说作战计划的制定本身是美里的职责,但至少律子可以把她朝自己想出的作战方案上引。毕竟,美里并不是不听劝告的老顽固,只要律子能给出有说服力的理由,她也一定会接受的吧。

 

总之,只要让她相信,最后她是靠她自己的判断做出了抉择,那就应该不会伤到她的自尊。

 

 

 

 

 

 

 

 

「所以呢?有什么具体的策略吗?」

 

「......你想想,EVA拥有而常规兵器没有的东西,是什么呢。」

 

「...AT力场,对吧。只有使徒和EVA才拥有的绝对领域。」

 

「没错。只有EVA,才能让使徒的AT力场无效化。......反过来说,这时就算是常规兵器也可以伤到使徒。高振动粒子刀也好,手持榴弹枪也好。」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EVA的真正任务是中和掉使徒的AT力场,这样一来就算常规兵器的攻击也是有效果的。」

 

 

真不愧是军人,理解真是快呢。而且,赋予她自由调动所有兵器的权限,这种事情她一定会喜欢的吧。律子已经能想象出那场景了。

 

 

「二号机运到之后,就有三台EVA可供调遣了。制定起战术来反而是个麻烦事呢,美里。」

 

「......那种事还是留到以后再考虑吧。总之,当务之急是让真嗣君记下城市中所有防御火力的配置。那孩子记忆力又好脑子又灵,一定没问题的。」

 

「那么,我去考虑一下该怎么增强EVA的防御力。虽说EVA的攻击力已经没问题了,但无法接近使徒的话还是毫无意义。」

 

「那就拜托了哦。」

 

 

一边说着,美里笑了起来。那笑容非常天真。

 

可是对律子来说,这样的笑容太过刺眼。她不由得别开了视线。不经意间,她看到了自己的手包。

她想起来了。出发之前,她在包里装了一样东西。她拉开拉链取了出来。

 

 

「那是什么啊?」

 

「零的新ID卡哦。」

 

卡片上印着面无表情的蓝发少女的照片。

 

由于系统更新,所有的ID卡也要重制。本想着在试验的时候交给零的,结果却不小心忘记了。这样的话,从明天开始她就无法进入NERV设施了。

 

 

「......必须要给她送过去呢。」

 

 

如果拜托真嗣去送,他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

 

不不不,还是不要再想了。怀有这种想法的自己,未免太恶趣味了些。律子不由得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

 

(各位猜到了吧,去送卡片的人不是真嗣而是律子哦......——beiming)

 

 

作者的解说:

好久不见啦。

虽说是不定期连载,但既然是对本篇故事的重写,按照这个步伐写下去不知道还要花多久呢。

不快一点不行了呢。

 

从本话开始,源堂等人终于登场了。虽说戏份不多。

下一话零也要登场了哦(大概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