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六话

2022年11月0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48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六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65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六话

 

 

402房间。门牌上写着两个字。

绫波。

 

 

门前的邮筒里,各种传单和广告信件塞得满满当当。看上去像是从来都没有打理过。

 

敲了敲门,但是没有回应。

 

好在,自己带了备用钥匙。

不过,钥匙插进锁孔后,转动的时候并没有受力的感觉。也许门根本就没有上锁。

 

 

走进房间,感受不到人的气息。向里面走了几步,还是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除了钢管床和小柜子、冰箱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家具了。斑驳的墙面上,挂着几块即将脱落的老化墙皮。

血迹斑斑的绷带,随意地扔在一旁的衣服,还有落在床上的凌乱纸屑。这实在不像是一个十四岁少女的房间。然而,对此律子却并不怎么惊讶。

 

因为在最终教条区,有一个几乎与此一模一样的房间。

也许对零来说,这样的环境更能让她安心吧。

 

 

她似乎不在。是出去了吗。还是说,也许自己恰好与她错开了?毕竟今天她也有试验要参加。

 

这样的话,自己也去NERV好了。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放在柜子上的小物件。

 

 

律子记得这样东西。然而它竟会出现在这里,这让她感到违和。

 

不假思索地,伸手拿起了它。

这副坏掉的眼镜,并不是零的所有物。而是属于一个律子很熟悉的人。

它为何会损坏,当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在启动试验中发生暴走的零号机,以及,为了救出零而双手严重烫伤的碇 源堂。

 

不过只是人造的生命而已,源堂却奋不顾身地救下了她。到底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是「钥匙」,是补完计划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是吗?

 

的确,倘若零在众目睽睽之下死去,今后再想让她 ‘ 复活 ’ 恐怕难度极大吧。

话虽如此,律子还是隐隐觉得,原因不会只有这么简单。

 

 

源堂的行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完全不计后果一样。

而这背后真正的原因,也许自己早就已经知道了吧。

自己只是不愿去承认而已。

 

 

 

 

 

「......」

 

「....啊啦,零,原来你刚才在洗澡啊。」

 

 

察觉到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律子扭头望去,视线正好对上了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瞳。

肩上搭着一条浴巾,残留的水珠顺着白皙的皮肤滴落。

 

 

也许到现在她都没有意识到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她倒也并不显得很惊讶。准确地说,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律子早就习以为常了。她一直都是这样。

 

 

照料她长大的五年间,她一直都是用那样一双眼瞳看着自己。毫无生命力的,冰冷的血红色。

但或许这只是律子自己心中的印象吧。每次与她接触的时候,律子都会强迫自己把心封闭起来,绝不可以对她敞开心扉。

毕竟,虽说是照顾,可自己到底还是没法以一个母亲或是大姐姐的姿态来对待她。

倒不如说,与她接触得越多,两人之间的隔阂也就越深。

 

 

 

然而,今天的零却与往常不太一样。她的双眼不再空洞无神,但血红色眼瞳却没有聚焦于律子的身上,而是定格在另外一点。

 

律子手中所持有的,那个物件。

 

 

 

「......抱歉。」

 

不假思索地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她立刻把眼镜放回了原位。

也许自己并没有道歉的必要。

但那毕竟是零从源堂那里得到的东西。自己却擅自触碰了它、触碰了零的所有物。所以,果然还是无法被原谅啊。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她也说不明白。

或许是因为她深知,零从诞生开始,就未曾真正地「拥有」过什么东西。过去是这样,如今,依然是这样。

 

 

「新的ID卡。早些时候忘了给你,所以才会送过来。从今天开始请刷这张卡。」

 

「......是。」

 

她伸手取过律子递来的东西,把它放在了架子上。

那双眼瞳,已经变回了往日的样子。

 

 

 

这样一来,事情就办完了。话说回来,自己本来也没有必要亲自送这一趟。如果拜托玛雅的话,她也一定会毫无怨言地答应下来。

 

前提是,如果只有送ID卡这一件事的话。

 

今天将会进行零号机的启动试验。虽说大部分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但也并不意味着已经无事可做了。

技术部的大家应该还在等着自己过去吧。

像是完全不在意律子的存在一样,零默默地穿着衣服。望着少女的身影,律子却并没有选择离开。

 

 

穿好之后,零终于抬起头来。可她的表情显得有些疑惑,就像是有什么问题想要问。

 

是了,想必她也猜到了吧。倘若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律子又何必亲自来这里一趟。

 

 

 

 

「零,......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是。」

 

「零,你到底......」

 

 

这种问题,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该怎么问才好呢。

一瞬的踌躇,让律子陷入了语塞。

 

 

「......?」

 

血色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惊讶。

或许现在的律子看上去很狼狈吧,又或者是有点急躁。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那孩子身上「身为人类」的那一面。

 

 

带来这种转变的,应该正是那个少年。

 

 

 

「......零,关于碇 真嗣君,你是怎么看待他的?」

 

一说出口自己就有些后悔。果然还是问得太唐突了啊。

 

然而,拥有着毁灭世界的力量的少女,以及亲眼见证过这一切的少年。两人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再度相知相识。对此,自己的确抱有强烈的兴趣。

 

 

零陷入了沉默。或许对她来说,律子话中的意味很难理解吧。

 

于是律子也等待着,凝视着那双眼睛。

 

 

「..................」

 

「..................」

 

 

隐约可以听到,夏日的蝉鸣。

幽暗的房间里,湿漉漉的蓝色短发,上面仍然挂着水珠。

 

白化病患者。世人是这样称呼拥有她这种肤色的人的。

然而零的肌体也好,头发、眼瞳也好,原本就是由与人类不同的材料构成的。

 

纤细到几乎就要折断的躯体,以及体内的灵魂。最重要的,是她的「心」。

 

她的一切,全都不属于人类。

仿佛能穿透人心的、冰冷的光,就寄宿在那双红色眼瞳的深处。

 

 

 

在南极被发现的神明,以及如今仍然长眠于这片土地下的神明。

人类的敌人,以及人类的母亲。

终将到来的毁灭,以及那之后的新生。

 

 

与德国的亚当胚胎融合之后、成为联结万事万物的钥匙的,这个少女。

 

对一切一无所知的,这个少女。

 

 

 

 

「我也......不是很清楚。」

 

嘴唇微微颤动着,像是呢喃一样说道。那双眼瞳,仍然不为所动。

 

「我与他......并不熟。」

 

「这样啊......你们还没有说过话,对吗?」

 

「......对。」

 

在NERV的时候,真嗣和零的试验是分开进行的。毕竟其中一人已是战斗的主力,而另一人则连启动EVA都还很困难,两人所参与的项目当然也会不同。

 

在学校里,两人被分到了同一班。彼此认识的孩子们之间,相互搭个话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可是,从班级教师送来的报告上看,这两个孩子无论是对彼此还是对他人,几乎都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自从去年入学以来,零一直是这个样子。这倒也正常,毕竟从未给她做过什么情操教育,那种事情没有意义。倒不如说,逼着那孩子去社交才是强人所难。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不曾与他人接触过,倘若强迫她去与人交往,那才是一种残酷吧。何况她自己也不会喜欢。律子明白的。

 

 

 

可是,真嗣的态度竟然和零一样。这才是问题所在。

 

这几天送来的报告书上,都会写着一句:他未曾与任何人交谈过。

 

零说自己从未与他说过话,大概是真的吧。

 

 

 

「只是.........」

 

「......什么?」

 

她的眼神终于变了。望向律子的那双眼睛,显得有些失神。或许是在害怕着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她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只是......在学校里......我和他的目光偶尔会交汇在一起。」

 

「是他在看着你,对吗?」

 

「......应该是的。」

 

「那么,那种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单从对话内容上听来,或许会以为她们在聊些什么俗气的东西吧。

 

然而律子却注意到了,零的脸色变得稍微有些难看。像是不安,或是恐惧。

 

「那种目光......很像......」

 

「像什么?」

 

「很像冬月副司令。」

 

 

(??????——beiming)

 

 

 

 

 

 

 

 

 

 

 

 

 

 

夏蝉鸣叫的声音,此起彼伏。

 

从零的住处出来之后,一边走着,一边呆呆地盯着面前的柏油路。零还要迟一点才能出来,自己没有必要等她一起走。

 

虽说烈日已不再高悬,但阳光果然还是很强烈。虽说有必要尽快赶过去,但这样一路走到NERV,还是有点辛苦啊。

这个时间段外面也没有什么人。大家应该都躲在室内吹空调吧。

打出租倒是没有必要,或许可以让美里来接自己一下。反正现在她也应该在家。

一边这样想着,律子抬起头来。然后,她看到了。

 

在视线的正前方,少年就站在那里。

 

 

 

 

 

「......在这里做什么呢,真嗣君。」

 

他靠在路边的围栏上,仰望着天空。夏日的阳光洒落在黑色的短发上,前额上可以看到淡淡的汗渍。想必他也很热吧。

今天他应该也收到了去本部参加试验的命令。零也是一样。

 

他是在等自己吗?

不。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是来见零的吗?」

 

「啊...也不是......原本是想见她的。可是见面之后该说什么才好呢,心里实在没有底......」

 

 

黑色的眼瞳看向了律子。

就像是一口落满阴影、无法窥探的,深邃的井。

 

「为什么呢?」

 

「那张ID卡......上一次,是我送给她的。」

 

 

少年再一次说出了他本不应知道的事情。律子隐约觉得,自己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

 

 

「是吗....」

 

「本以为会是玛雅小姐或者美里小姐来送,稍微有点意外呢。......不过这样一来,未来也就发生了微小的改变呢。」

 

 

带着一丝自嘲,真嗣笑了笑。

与源堂那种冷酷可怖的笑容不同。眼前的少年则像是从很高很远的地方审视着自己与他人一样,就那样笑着。

 

 

「你刚才......说了什么?」

 

「...律子小姐,我们也走吧。今天还有绫波的启动试验。试验成功之后,下一只很快就会袭来了。」

 

 

像是无视了律子的问题一样,小声地说道。随后转过身去,默默地走开了。

没有什么特别着急的事情,所以他只是不急不缓地走着。以相同的步伐跟在他的身后,律子思索着。

 

 

 

刚才那一瞬,真嗣流露出的表情。其中并没有恐惧。

对于下一只袭来的使徒,对于已经发生变动的未来,他一点都没有畏惧。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零登场。

但是原作当中的律子和零好像没有什么关联吧。

 

虽然真嗣也有登场,但不知为什么,他越来越像薰了。

单单是 ‘ 不把真嗣塑造成超人 ’ 这一点就已经很难了。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