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七话

2022年12月1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513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七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0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七话

 

 

 

从超高空袭来的使徒,这是第二只了。

 

使徒上一次与上上一次入侵,中间只隔了三天。但是,自从上次战役中两台EVA遭受重创、初号机无法活动,到现在使徒再次入侵,中间却隔了足足两个月。

入侵的时间差,简直像是故意等着人类做好准备一样。这样一想不禁让人背后发凉。

 

 

就连律子也愈发无法看透使徒的行动了。

失去了唯一的指引者,现在的她和其他人一样对即将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严格来说倒也并不是一点情报都没有。

「真嗣」曾经说起过一点点关于这只使徒的事。

按他所说,最后应该是零打倒了它。

 

 

使徒自始至终位于平流层的高度,但却对二号机造成了重创。直到零号机使用了朗基努斯之枪,才终于歼灭了使徒。

 

 

 

这些事情,当然是不能说出去的。

美里正在部署的作战计划,是以 ‘ 使徒将会俯冲下来 ’ 为前提制定的。

在距离较远的时候将其歼灭才是最安全的做法。为此,特地调来了超长射程的阳电子炮。

 

 

另一边,二号机早已被发射到了地表,摆出了迎战的架势。虽说射击成绩是零比较好,但由于明日香一再坚持要率先出击,最后也就由她去了。

看得出来,她急需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但律子知道她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的人并不是她。

 

当然,明日香本人是肯定无法预料到这一点的。

 

 

 

「...二号机、阳电子炮发射准备已经完成。」

 

「目标的状态呢?」

 

「没有变化。」

 

「......但AT力场还是存在的吧。该死的东西。」

 

「美里,你打算怎么做?还是等上零一起比较好吧。」

 

「不必了,时机不等人。拜托了明日香!」

 

 

 

 

在这个距离上,根本不可能中和掉使徒的AT力场。

使徒位于平流层而不是都市中,所以可以放心地开火射击。但是,光靠炮击的威力,真的能击破它的力场吗?大家的心里并没有底。

倘若光靠常规兵器就能歼灭它,那EVA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所以,在明日香开火之前,律子就已经大致猜得到结果了。

 

 

 

果然还是应该等上零一起的。两台EVA同时开火,至少也能分散一下使徒的注意力。让明日香独自作战,简直就像是活靶子一样。

说到底,美里还是太在意明日香的感受了。也许就连她自己都知道,制定出的这个计划并不合理。

 

 

零号机那边还处于炮击的准备阶段。至于初号机,至今尚未解除冻结。

而二号机则已经万事俱备了。

明日香没有再像往日那样嘟囔些什么,而是做了一个深呼吸,架起了充能完毕的阳电子炮。

 

 

发令所全体成员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大概是瞄准不太顺利吧。通讯器里传来低低的一声 ‘ 嘁 ’ 。

只有律子并没有在看着明日香。她一直在警戒着另一块屏幕中映出的,使徒的动向。

散发着白光的巨大双翼。这样的造型,明显不同于以往入侵的任何一只使徒。

 

 

 

就那样悬浮在高空中。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仿佛是在回应着律子的疑惑一样,监视器画面突然发生了剧烈扭曲。

 

 

 

 

 

明日香的尖叫,和美里、操作员们的惊呼声,交杂在一起。

当画面恢复,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一束将二号机笼罩其中的刺眼白光。

红色的机体显得极为痛苦,胡乱反击着。阳电子炮的射流并未射向使徒,而是落在城市之中,引起了剧烈的爆炸。

 

 

看上去,二号机并没有受到物理损害。只有那束延伸至数万米高空的白色光带,精准地锁定了二号机。

二号机双手抱头,全身颤栗着。

难道说,使徒可以直接对驾驶员的内心造成影响吗。

 

 

 

使徒一直在进化,恐怕这就是证据。

 

 

这时零号机的阳电子炮也终于充能完毕,开始了攻击。然而,这一击完全未能穿透使徒的AT力场。

已经是最大功率了。如果这都没有效果,那么NERV就没有任何攻击使徒的手段了。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白光持续照耀着二号机。直到此时,明日香仍然没有失去意识,实在是堪称可怕的意志力。

美里已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但她拒绝了。

明明已经无力反击,却依然不肯认输。这样的觉悟固然悲壮,但也是明日香最大的弱点。

 

 

 

真嗣也已经登上了初号机。一块屏幕上,正显示着插入栓里的画面。

他错愕地睁大了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但对他而言,这终究只是发生在屏幕那边的事。明日香所遭受的痛苦,身处地下机库的他是不可能切身体会到的。

 

 

零号机再次开火射击,但还是被使徒的AT力场挡开了。就像是弹飞一粒小石子一样轻松。

已经束手无策了。

如果不强制撤回二号机,明日香的精神一定会崩坏的。

不对。也许,已经太迟了。

 

 

 

 

「驾驶员的精神进入危险区域了!」

 

「明日香!振作一点!」

 

「……加持先生……加持……先...生......妈妈......」

 

她已经听不到美里的声音了。

也许是在哭泣吧。她抱着头,全身缩成一团,小声地呼唤着加持的名字。

二号机已经陷入静默,无法动弹了。

 

 

「糟了啊。」

 

「律子,能不能让初号机出击?」

 

「冻结令还没有解除。何况,就算让他出击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如果连初号机也被卷入那束光线就得不偿失了。

想要救出明日香,最稳妥的办法就只有强制弹出插入栓了。

既然现在仍能看到插入栓内的画面,也就说明发令所的控制信号还没有被切断。

 

但是,一旦这么做,无异于亲手扼杀了明日香最后的一点自尊。如果是暂时的撤退,在重整旗鼓之后尚可再次出击;但若直接弹出插入栓,则就是意味着完全的败北了。

连撤退都不肯接受的明日香,又怎么可能接受如此屈辱的失败。

 

 

 

但是,尊严是无法代替生命的。

 

 

 

 

 

「...零,去最终教条区把枪取来。」

 

源堂的低沉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胶着。

 

 

「难道、要使用朗基努之枪吗!?」

 

冬月少见地露出惊讶的神情。

一旦使用了所谓的 ‘ 枪 ’ 将会造成什么后果,恐怕他比律子更加明白。

 

 

 

 

「一旦让EVA接触到亚当会很危险的!!」

 

就像是忘记了明日香的事一样,美里立刻劝阻道。

 

 

的确,使徒也好,EVA也好,都与亚当同根同源。一旦让EVA接触到亚当,那就与放任使徒侵入最终教条区没什么区别。

她的担忧不无道理。毕竟,当初是自己亲口告诉她的, ‘ EVA是模仿亚当制造出来的 ’ 这一点。

 

但她所不知道的是,建造零号机的蓝本,并不是引发第二次冲击的亚当。至于最终教条区里封印的白色巨人,同样也不是亚当。

单纯与零号机发生接触,并不会带来危险。毕竟,当初把朗基努斯之枪刺入莉莉丝体内的,正是零号机。

 

 

「没关系。零,直接下到最终教条区。」

 

源堂没有做出任何说明,只是冷冷地命令道。

遭到无视的美里也许会心存不满吧,但也只能闭上嘴。这样下去只会加深与下属之间的隔阂,但他却似乎毫不在意。

用余光打量着那个男人的身姿,律子对操作员们下达了命令。

 

 

「...没时间了。立刻给零号机设置一条专用路线。」

 

「了解。」

 

「零,停止攻击,移动到最近的发射口。」

 

「......」

 

「有什么问题吗,零?」

 

「...没有问题。收到。」

 

 

 

零迟来的回应,让人觉得有些违和。大概这样的发展也出乎了她的意料吧。

明明早在律子开口之前源堂就下达了指令,她却一直没有动。这一点也不像她。

是因为在意正在遭受攻击的二号机和明日香吗。

 

只不过,这些细枝末节现在已经来不及问了。

 

 

零号机已经从发射口搭上了运载电梯,此刻正在纵横交错的地下通道里穿行着。

最终教条区的防御壁已经全面加固过了。那是阻挡在第三次冲击之前的最后一道壁垒。

倘若在这一瞬间使徒突然俯冲而来,径直攻入地下都市Geofront、NERV本部甚至是最终教条区,那么毁灭日也就降临了。

上一次使徒入侵留下的创痕,至今仍在隐隐作痛。

 

 

 

但是,这一次的使徒,似乎对NERV本部并没有什么兴趣。

仍然保持着原有的高度,没有任何新的动作。

 

 

监视器屏幕中,映出地下巨人的身姿。至今为止,它的存在是绝对的机密。发令所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它。

只是,加持与美里散布的传言其实已经揭露了它的存在。但是有多少人相信就不得而知了。

画有七只眼睛的假面遮住了巨人的脸,让人毛骨悚然。一把赤褐色的长枪刺入它的胸口。腰部以下,它那半截身体的末端,生出许多类似人类下半身的构造。

 

玛雅露出了胆怯的眼神。

得知这样恐怖的东西就存在于自己的脚下,感到惊恐也是人之常情。

源堂依然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也许是觉得怎样都已经无所谓了吧。

他有怎样的打算,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律子并不明白。

而美里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沉默,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这期间,明日香一直暴露在使徒的攻击之下。喉咙已经沙哑,几乎发不出声音了。

另一边,零号机已经抵达了最终教条区。监视器屏幕里,零依然面无表情,平静地执行着命令。

走近白色巨人的身前,拔下了那把刺入它胸膛的长枪。随即,原本只有上本身的巨人,腰部迅速膨胀起来,生长出完整的双腿。

 

在这样奇幻的景象面前,零的神情依然平静。

而其他的操作员们,则是面部僵硬地继续工作着,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看那副恐怖的景象。

 

 

 

 

 

 

 

 

「零号机已经抵达地表。」

 

「投掷轨迹的解析交给MAGI进行。」

 

「...律子,真能打得到吗,那种高度......」

 

「并不是绝对力量的问题。所谓的朗基努斯之枪,就是这样的武器。」

 

「你的意思是...?」

 

「无法用科学解释,也无法用逻辑理解,完全是形而上的存在,明白了吗?」

 

「...神话中的存在,是吗。那东西、果然与EVA和亚当有关......」

 

 

零号机手中的赤褐色的长枪。

「朗基努斯」这个名字,并不只是一个比喻。那把枪的确拥有着弑神的力量,同时也是某种未知的触媒。

它是由谁制造,又是何时造出来的。完全找不到答案。

数千年的岁月里,它一直沉睡在死海的最深处。直到十五年前,它被运送到南极基地的那一天。

也正是那一天,第二次冲击降临了。

 

 

 

MAGI已经完成了对轨迹的解析。蓝色机体握紧长枪,做出了投掷的姿势。

随后,像是把积蓄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一般,零号机投出了朗基努斯之枪。

 

 

闪电一样划过天空,刺破了乌云。

 

 

飞行轨迹不是抛物线,而是一条完美的直线。

超音速的冲击波,在高层大气中留下醒目的尾迹。物理的法则已经不再适用了,就像是拥有了自我意识一样,朗基努斯之枪正在不断加速。

 

 

随后,只短短的一瞬。

使徒的AT力场像一张薄纸一般被轻易撕碎了。赤褐色的长枪,精确地穿透了核心,它的身体随之灰飞烟灭。

 

 

 

「......已经突破第一宇宙速度。...即将脱离地球引力场,进入月球轨道...」

 

某位操作员的声音在发颤。

对此,并没有人给予回应。

 

 

 

 

 

 

 

 

 

 

 

 

 

 

 

 

 

 

 

 

 

 

 

 

「...既然有那种武器,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使用呢。」

 

律子的研究室里,美里一如往常,坐在那张圆形的椅子上。

身为作战部长的她,大概说的是真心话吧。

 

「以前司令和副司令不是去南极出过差吗,朗基努斯之枪就是那时候才被运送到这里的。再说,那本来也不是和使徒作战的武器。」

 

「可不可以解析以后批量制造啊?如果是律子你的话,应该做得到吧。」

 

「...我还哪有余力做那种事。」

 

 

 

的确她说的没错。既然能仿照亚当和莉莉丝制造出EVA,那么仿制朗基努斯之枪应该也是可能的。

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拥有了堪称王牌的兵器。

无论是用来对抗使徒。还是对抗EVA。

 

 

那把枪拥有可以令AT力场无效化的能力。也就是说,反AT力场。

也许某些NERV支部已经开始仿制朗基努斯之枪了,只是刻意隐瞒了而已。此外,目前正在建造的量产型EVA,在明面上同样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提出那种建议的美里,的确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也许这就是身为军人的嗅觉吧。

 

 

 

「好吧,随你怎么说吧。......呐律子,明日香怎么样了?」

 

「刚好赶在精神受到不可逆污染之前被救了呢。健康层面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你应该已经见过她了吧。」

 

「是啊,结果被她从病房里赶出来了。真是的,明明那么关心她......」

 

「看来挺有精神的。也是件好事。」

 

 

 

在获救后,明日香即刻被送进了医院接受检查。但与人们的预想相反,她的意识非常清楚。

明明承受了那么长时间的精神攻击,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最可能的解释是,使徒的目的并不是侵蚀她的精神。虽然背后的原因还说不清楚。

 

 

 

「......只是虚张声势而已。那孩子的心里其实很不安呢,之前还问过我,自己是不是要被撤换了。」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哦。如果找到了代替的适格者,恐怕立刻就会把她换掉的。」

 

「......难道说,已经在找了?」

 

「不,现在还没有指示。何况也没有着急的必要,毕竟替补人选有很多。」

 

「嗯、说的也是呢...」

 

 

美里撇了撇嘴。

就像当初选拔第四适格者一样。真嗣他们的班上,适格者替补要多少有多少。

随时都可以选出新任适格者。

不是为了新造出的EVA。而是为了换掉明日香。

诚然,对于那个脾气火爆的少女来说,这应该是最大的侮辱了吧。但是,区区一个小孩子的心情,从一开始就没有纳入考虑范围。

不只是律子,NERV的每一个大人都是这样。

 

 

也许是感到有些愧疚吧。美里换了一个话题。

 

 

「真嗣君他有说什么吗?今天是他第一次看到使徒呢。」

 

「...什么都没有。我没找他,他也没有来找我。可能会有点儿动摇吧,第一次见到那么可怕的景象。」

 

「是啊,后来他好像一直有点恍惚,可能是真吓着了吧。明日香也受到不小的创伤呢。......真是可惜,要是能让使徒那该死的东西也体验一下我们人类的痛苦就好了。」

 

「你居然也会想这些问题,有点出乎意料呢。」

 

「有什么大不了?没错,我是一直在憎恨着使徒,但我可不觉得它们能感受到我的憎恨。说到底,那种低等生物就算能拥有思维,也不可能理解我们的情感吧。」

 

 

美里说着,露出苦笑。大概说的是真心话吧。

人类对于使徒的憎恶,对于未知怪物的恐惧,这些情感使徒是无法领会到的吧。

但也许,对使徒来说,人类同样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存在。无论是之前那一次把真嗣拖进狄拉克之海,还是这一次窥探明日香的内心,大概都说明它们想要理解人类吧。

 

 

 

 

「......关于使徒的事情,明日香还是什么都没说?」

 

「是啊。与其说不记得,倒不如说是不想说才对。当时,就是因为我问了一些她不想听的问题,所以才被她赶出来的。......等她消了气,我再去问问吧。毕竟,加持的事情,果然还是不说不行呢......」

 

 

 

美里的脸上罩上了一层阴云。

她也明白的吧,不能再拖下去了。对此,律子只是无言地点了点头。

 

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行了,差不多该走了。......啊,对了。」

 

「怎么了?」

 

 

站起身来的美里,望向自己这边。

像是有话要说,那样的表情。

 

 

 

「......算了,没什么。等下次有机会吧。」

 

「......嗯。」

 

 

律子并没有追问。

美里笑了一下,推门离开了。

 

她想问的,是地下的巨人的事吗,是朗基努斯之枪的事吗,还是说,是关于源堂的事呢。

律子还是决定不再考虑了。任务还有很多,一味地思考那些没有结果的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不得不面对真相的那一天迟早都会来的,但并不是现在。

所以,无论是自己还是美里,最后都什么也没有说。

 

 

 

 

 

 

 

 

 

 

 

 

 

 

 

在那之后,大概过了数十分钟吧。

又一次传来了小小的敲门声。

 

 

不由得有点疑惑。

很少会有人直接来研究室找自己。如果是技术部的人,应该会提前发邮件的;而如果是源堂和冬月,则根本没有来这里的必要。他们直接叫自己过去就好了。

 

 

是美里突然改了主意,所以折返回来了吗?一瞬间律子也有过这种想法,但还是觉得这实在不像她的作风。

 

 

 

 

如果是几个月之前,律子说不定会下意识地喊出加持的名字,或是真嗣的名字。也许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而现在,这两者无论是谁,大概都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吧。

 

 

 

 

 

「...请进吧。门没有锁。」

 

美里出去的时候,门并没有关严。

律子并不怎么在意。反正,这附近也很少有人来。

 

 

敲打键盘的 ‘ 咔嗒 、 咔嗒 ’ 声停了下来。律子抬起头来,看向门口处。

 

 

应该会是真嗣吧。在心里这样想着。

 

 

 

 

 

然而。

在视线的尽头,却是身穿校服的,零的身影。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久违的使徒战,光速结束。

差不多就这样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