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六话

2022年12月1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99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六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6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话

 

 

 

胆战心惊。

 

用这个词来形同推门走进来的他,还是很贴切的。

一成不变的黑色长裤和学生衬衫,他看上去与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律子明白,他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似乎很胆怯的样子。

 

 

要和律子、不、要和一位大人单独交谈,肯定会感到紧张的吧。

毕竟,他只是一个十四岁的中学生而已。

 

 

 

看着这样的真嗣,律子心中的什么东西似乎一下子破灭了。

 

 

果然自己还是曾经期待着啊。

不,到了现在,依然在期待着。

 

 

不想被看向这边的真嗣注意到异样,轻轻摇了摇头,想要甩脱那些思绪。

 

 

 

「坐到这里来吧。」

 

「是...」

 

坐到了隔桌正对的椅子上。从一走进来,他就一直在躲避着律子的目光。

多亏了这样,律子才能平静地看着他。

如果从正面被盯着的话,也许躲开视线的就应该是律子了吧。

 

 

「我们还没怎么好好聊过呢,真嗣君。怎么样,在NERV还习惯吗?」

 

「欸、嗯...是。」

 

「你很害怕吗?」

 

「是。一直都有一点...但是......」

 

 

——但是也没有办法啊。

 

 

 

 

 

垂着头的真嗣。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也是。除了这里,他已经无处可去了。

回到原来住的地方继续过平凡的生活,这样的想法,源堂是不可能应允的。

何况,身为初号机的唯一适格者,全世界唯有他一人能驾驭那台夺取了S2机关、宛如神明的机体。对于这个少年,多方势力早已暗中蠢蠢欲动,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离开NERV。

 

 

在病房里苏醒后,源堂也曾与他短暂交谈过。虽不知道两人都谈了些什么,但想来应该只是源堂单方面地对他下达命令吧。

若是被下达了 ‘ 给我待在这里 ’ 之类的命令,如今的真嗣也不会违抗的吧。

 

 

「没关系。初号机仍然处于冻结状态,只要不发生什么重大变故,就不需要你去战斗。时间还是有的,你可以好好让自己习惯一下这里的生活。」

 

「...战斗,是吗......果然,我一定要参加战斗不可吗?用那台EVA。」

 

「嗯。美里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吧?你是初号机的驾驶员,是与零和明日香并肩作战的第三适格者。那是你的使命。」

 

「使徒...虽然在电视上听说过,但这种东西竟然真的存在,我......」

 

「难以置信是吗?真嗣君,你毕竟还没有真正见过使徒,所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应该相信,NERV这个庞大组织中的每一个人都在骗你,这是不可能的。」

 

「可、可是,话是这么说...」

 

 

仍是一副不能信服的表情。

对于尚未亲眼目睹使徒入侵的他来说,会有这种想法也正常。但放眼整座第三新东京市,恐怕不会有谁同意他的想法。

现在的真嗣,比NERV、不、比第三新东京市的每一个人,都要无知。

 

 

 

「...就算再不情愿,最后还是要接受事实。」

 

「......」

 

 

等到使徒入侵的时候,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现在想想,那个「真嗣」在他原来的世界里,大概也是在一无所知的状况下就仓促迎来了初战吧。

几个月前,第三使徒袭来的那一天,本应被送上战场的,是眼前的少年才对。

然而,最后却是「真嗣」漂亮地赢下了那场战斗。

 

 

眼前的他,如今也必须跨越那条鸿沟,是吗。

剩下的使徒还有三只,训练时间也是有的。尽管如此,眼下形势也绝对称不上乐观。

 

在这几个月里,被称为碇 真嗣的少年一次又一次地打倒了使徒。

上一次作战也是这样。不是零也不是明日香,而是他挽救了战局、挽救了全人类。

所以,其实在心底的某处,早就已经在依赖着他了啊。

失忆也好,同步率骤降也好,只要使徒再次入侵的时候,「他」一定会做些什么的吧。不由得这样想着。

 

只是,曾经的「他」与现在的他之间,有着巨大的落差。对真嗣来说,一定很痛苦吧。

 

 

少年还没有理解自己所处的立场。

因为父亲的命令所以来了这里,因为美里的指示而成为了EVA的驾驶员。他没有自己的目的,只是因为被别人要求才会留在NERV,独自一人住在那间分给他的小房间里。

 

是啊。与以前相比,他真的已经改变了啊。

恐怕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勇敢地战斗,然后漂亮地取胜了吧。

 

 

 

 

从键盘上输入了几个指令,电脑屏幕上随之出现几幅图表。

坐在对面的真嗣是看不见的。他只是不安地看着律子敲打键盘的手指。

 

 

 

 

 

「...同步率不算很高,射击成绩也不是很好。看来,真嗣君不怎么擅长电脑游戏呢。」

 

「嗯、是......之前和老师一起住,从来没有玩过电脑游戏。」

 

「......这样啊。不过你似乎有练习大提琴呢。也是老师让你练的吗?」

 

「不是...拉大提琴是因为别人。......说起来...」

 

「...怎么了?」

 

 

真嗣的样子变得不太自然。

犹豫着迟疑着,但还是看向了律子。就像是有什么想要倾诉的事情。

 

 

 

 

「说起来,曾经的那个我...似乎也经常拉大提琴呢......」

 

「嗯,你也知道了啊。」

 

「是...房间的那把琴保养得很好,有经常使用的痕迹。虽然大家都说那是我的房间,但在那里我无法体会到任何一点怀念的感觉。只有...只有那把大提琴是个例外......」

 

「嗯。那毕竟是你自己的东西。」

 

 

 

真嗣似乎有些兴奋,话也多了起来。也许是终于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他眼中的光采又消失了,垂下了视线。

 

 

「...但是,还是有一点违和感。....曾经练琴的那个人,果然还是和我不太一样,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可、可是,就算如此,我还是相信,那个人就是我自己。在摸到琴的那一刻我就立马明白了,他就是我。曾经住在那里的人,的的确确就是我,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真嗣君,有再拉过琴吗?」

 

「嗯,本来想着也许拉一拉琴就能想起些什么的。......但果然还是没有用啊。我对我自己的了解,全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

 

 

 

有些自嘲地摸了摸后发,笑了出来。

这样的他,让律子觉得有些眼熟。

 

 

 

「所以,才会觉得无法相信。我曾是初号机的驾驶员,曾经和使徒那种怪物战斗什么的...虽然葛城小姐已经和我说过了,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怎么可能做得到......」

 

「虽然还没有正式启动过初号机,但你已经可以做到与EVA保持同步了。也就是说,现在的你已经有能力让初号机动起来了,真嗣君。」

 

「可是...同步率还很低...」

 

「跟以前比起来,的确低了很多,但也已经达到启动初号机的标准了。所以,不用担心。」

 

「可、可是这样真的好吗...我明明什么都做不到,与使徒作战什么的...我、我都连打架都不敢......」

 

「但是,那个曾经的你,已经做到过了。」

 

 

虽然知道毫无道理,却还是这样冷冷地说道。

自暴自弃的真嗣,并未抬眼看她。

 

 

「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啊。EVA什么的,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突然就被命令成为驾驶员,还要驾驶着EVA去战斗,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你的职责是拯救世界,司令应该说过了吧?你们适格者的肩上承载的是全人类的未来。的确,刚刚醒来的时候你是一无所知,可到了现在总该明白了吧?同步试验、战斗训练也都经历过了,事到如今,这根本不算突然吧。」

 

 

真嗣是最优秀的适格者,在他的面前不存在打不倒的敌人——有这样想法的人很多,大家无不对他抱有极高的期待。

然而只有律子是个例外。她从未鼓励过真嗣。恰恰相反,她一直在责备着他。

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就像是在发泄着什么一样。向这个有着相同的容貌的少年。

 

 

 

 

 

「真嗣君,我同情你所遭受的一切。但你要相信,你是有潜力的。只要看一下过往的战斗录像就能明白了,你一定能做得到的。只要你对自己有信心就没问题,同步率什么的很快就可以赶上来。」

 

「...就算这么说。......可是...拯救世界什么...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被选中的孩子。零和明日香也是一样。」

 

「我明明、是为了见到爸爸才来这里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无法控制的抽泣,让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只是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

 

 

 

这是自己第几次看到他流泪了呢。最初坦白真相的时候,救下了零的时候,以及,他消失的那一天。

但是此时此刻,他的泪水,与以前不再一样了。

 

 

之前的那种嫌恶感,已经消失了。

 

这才是,真嗣本来的样子吧。

一无所知的,胆怯的,哭泣着的孩子。

 

 

将世界毁灭的罪业,与命运抗争的疾苦,被卷入其中的他无论如何挣扎如何反抗,也只会被洪流裹挟着,向深渊坠落。

这当然不公平。

恐怕在心底,他一直都在呼喊着。

放我走吧,这一切与我没有关系。

 

 

纯洁的,苦涩的泪水。

 

 

有时候,逃避是最合适的选择。

从现在真嗣的立场来说,逃避现实是理所当然的想法。

 

 

 

 

 

 

「...不喜欢的话,推脱掉也没关系的。」

 

「......欸、?」

 

「既然不愿意战斗,拒绝掉不就好了,真嗣君。」

 

「可、可是......」

 

 

那双哭红了的眼睛,望向了律子。

大概是没想到律子会这么说吧,他显得有些惊讶。

 

 

 

「真嗣君你,只是因为曾经答应过留下,所以才留在这里的吧。那时司令和你说了什么,你又做出了怎样的承诺,现在是否还依然打算坚守,我全部都不知道。但是,如果现在你会为当初的决定而后悔,那么尽管推辞掉就是了。」

 

「我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吗?」

 

「恐怕不行。就算现在的你想要离开第三新东京市,司令也不会答应的。」

 

「这样说...不还是相当于毫无办法吗......」

 

「但是至少,你可以选择不去驾驶EVA。就算有人逼着你驾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战斗。面对使徒的时候,只管逃命就好了。这样一来,肯定就不会有人再让你驾驶EVA了吧。真嗣君,决定权一直都掌握在你的手里。」

 

 

(笑死了律子小姐亲自教真嗣怎么摆烂???绷不住了——beiming)

 

 

 

「这、这太荒唐了......」

 

 

 

 

 

没错,是很荒唐。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就无异于公然挑衅源堂和美里等NERV高层,公然与整个组织为敌。

但是,最终决定权在真嗣的手里。就算他真的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没什么好说的。没有人能强迫他。

当然可以通过洗脑手术之类的方法改写他的意志,但是把这种手段用在孩子身上未免太过残忍。说到底,NERV毕竟是合法组织。

非人道的行为会让社会公众和内部职员们对NERV失去信心,到最后只会动摇NERV的根基而已。

 

 

之所以不能让真嗣离开这座城市,是因为必须要确保对他的监视,以杜绝任何潜在的不确定因素。反之,只要他不离开第三新东京市,那么NERV完全可以为他安置新的住处,今后他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将得到保障。

 

 

所以,一切都在于真嗣。

如果不喜欢现状,如果发自内心想要逃避,那么把一切都推脱掉也没关系。

 

 

但是,现在这个怯懦的少年,似乎就连这样的选择也不敢去做。律子是知道的。

 

但律子并没有看不起他。她知道这就是真嗣原本该有的样子。

曾经那个坚强的、勇敢的「真嗣」,大概也曾经历过这样的时光吧。在惊恐与迷茫中徘徊着,泪流满面。

 

 

 

可是,那些泪水换来的结果,只是世界的毁灭。

然后,为了让他赎还自己的罪业,神给予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

 

 

「真嗣」无疑是个强大的人。但这份强大,是用痛彻灵魂的悲惨过往换来的。

 

如今的真嗣仍然能吐露痛苦,能放声哭泣,能毫无顾忌地展现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突然,有种感觉。

 

 

或许,这也是「真嗣」所期望的吧。

回到过去,逆转未来。然后,消除掉自己的记忆。

 

 

这样,就不用再自我苛责了吧。

这样,才是真正的解脱吧。

 

 

 

一直以为是唯拒绝了真嗣。

但也许,事实恰恰相反。她实现了真嗣的愿望,把那段痛苦的回忆删去了。

 

 

 

「......怎么可能呢。」

 

低声地自言自语着。

 

 

就算他真的想要消去那段记忆,现在也还为时尚早吧。

阻止世界毁灭的使命,尚未完全实现不是吗。

使徒仍未肃清,源堂的计划也仍在继续推进。

 

 

何况,尽管记忆消失了,但真嗣还是被卷入了痛苦之中。这样一来,不就什么意义也没有了吗。

倒不如说适得其反才对吧。

如果他真的如此不负责任,那么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必要抱有任何负罪感,更不用提屡次冒着生命危险去战斗。

 

 

 

所以,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又一次抬起头来,看向了真嗣。

依旧是胆怯的眼神。

也许是律子刚才那番话,让他更加不安了。

 

 

 

「......所以,拜托你稍微想一下吧,真嗣君。初号机仍然被冻结着,现在也不需要担心战斗的事,所以拜托你,好好看一看自己现在的处境吧。」

 

「我的处境...吗...」

 

「嗯。如今的你,只是因为没有了立足之地才会感到不安。但是在过去的日子里,你的的确确一直都在这里生活着。就算你已不再记得,但大家却都记得清清楚楚。真嗣君,这里是你生活、训练、战斗过的地方,过去是,现在也依然是。即使过往的回忆消失了,但今后总会遇到新的值得铭记的事情的。...嗯,一定会的。」

 

 

 

 

 

 

 

 

 

 

 

 

 

 

 

 

 

 

 

 

 

 

 

 

「要是那样真能让他开心起来就好了。」

 

喝了一口纸杯里的咖啡,美里说道。

律子也端起纸杯,拿近嘴边。

 

 

真嗣离开后,下一个进来的人却是美里。虽然没来现场,但还是隔着监视器的屏幕一直看到了最后。果然她其实很在意的吧。

 

 

 

「只是暂时的慰藉而已。真看到了使徒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原本真的很担心他会逃走呢。看来那孩子还需要不少历练,稍微有点没自信啊。」

 

「那就是你的任务了哦。像现在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内心的脆弱是无法修补的。

既然现在的他并没有曾经那样的觉悟,就算是美里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说起来,律子,初号机还要继续冻结下去吗?」

 

「既然零号机和二号机都还在,暂时没有必要启用初号机。......不到迫不得已,还是不要派真嗣君上战场了。」

 

「那岂不是......倘若再遇到上次那么强的使徒,我们就只能乖乖举手投降了吗?」

 

「那样的话,可能又会发生和上一次相同的事了吧。」

 

 

 

初号机的暴走。

在完全觉醒的当下,暴走或许也会变得更加容易了吧。

那个女人,一定会守护她的儿子的。

 

 

美里一脸苦涩的样子,想必已经想象到那副景象了吧。

 

 

 

「饶了我吧。那种完全无法控制的怪物兵器,我可不想再看到了。」

 

「所以才说啊,只能尽量不要让初号机出战了。」

 

「...听了你那一番话,要是明日香能从此振奋起来就好了。」

 

「...希望是吧...」

 

 

律子盯着杯中的棕色液体,心不在焉地应付了一句。

已经开始对EVA心存恐惧的明日香。今后,她的心理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目前还无法预料。

想办法让她的同步率恢复正常,这才是美里和律子的当务之急。

 

 

 

信任关系已经开始崩塌,日后的相处只会难上加难。

明日香她,也许已经不可能再次敞开心扉了吧。

 

 

 

‘ 如果加持还在,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呢? ’

 

 

——这样的想法,两人谁都无法说出口。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这一话是真嗣的主场呢。

最近明显已经变成配角了啊。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