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九话

2022年12月2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212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九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4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九话

 

 

 

刚刚祖母打来电话。说猫死了。

 

 

 

以前,律子一直有养猫的习惯。

死去的那只猫,大约是从大学的时候开始养的。除了祖母和已离世的母亲直子,它是律子唯一的亲人。

 

律子和它,大概就像美里和PENPEN那样吧。只是后来,自从投身E计划之后,律子就很少回家了,所以只能把它寄养在祖母那边。

 

电话那边,祖母在哽咽着。也许那只猫是在哪里出事了吧。不过,本来已经十几年了,也差不多到了寿终正寝的年岁了。

离别这种事,总是在不经意间到来。而且无论情愿与否,终究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

 

 

它独自死在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大概是因为不愿被人看到自己的尸体吧。倘真如此,那么尊重它的愿望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样说了,恐怕也不足以让祖母信服的吧。电话那边的她,声音依旧很悲伤。

律子又何尝不是一样呢。尽管在冷静地安慰着祖母,但对于那只猫的不辞而别,她的心里一下子也没有什么真实感。

就像突然失去了什么一样。空落落的。

 

 

可是如今,已经没有时间让她悲伤了。

 

 

 

 

 

 

在律子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对小猫饰品。在把家里的猫送走之后,本想让它们做个替代。但果然,伪物终究还是伪物。

后来的自己实在是太忙了,以至于把猫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接到这通电话,或许自己都不会再想起它了吧。

 

 

 

电话的最后,律子向祖母保证道,等自己忙完这段日子一定会回去一趟。随后,有点狼狈地挂断了电话。

 

 

她的心里并非全无动摇。毕竟,在漫长的岁月里,那只猫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对律子来说,它早已成为了家的一部分。

只是,对于它的离去,律子的心中一下子还没有什么感觉。这同样也是事实。

 

 

既然暂时还不能回去,这些悲伤的事情还是不要让自己知道比较好。——有一瞬间律子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这些话果然还是说不出口啊。

为祖母分担一点悲伤,是现在的律子仅有的一点能做的事了。

 

 

 

已经不想再工作了。心不在焉地,敲打着键盘。

屏幕上的内容,变成了自己读高中时的照片。那时的律子还没有染发,穿着稍有些不合身的校服,站在身着白衣的母亲直子身旁。源堂也在照片里。那时候他还只有三十多岁。

碇 唯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消失的。具体的时间已经记不清了,但是,照片中直子靠在源堂身旁,笑得非常放松,所以这时候唯大概已经消失了吧。

 

 

按下一个按键,画面换成了另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里并没有律子,而是只有一个少年。

学生打扮的少年,正看向这边。

 

 

照片是不会说话的。但律子却盯着它看了许久。

 

「......你知道吗?那孩子死去了啊。...」

 

但「真嗣」怎么可能知道呢。

 

恐怕,他连律子养猫的事情都不知道吧。即使是在这个世界中律子也不曾和他说起过,何况是两人关系更加疏远的「上一个」世界。

 

 

 

 

说起来。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的。

 

自己的事情,律子从来不会和他说起,而只是一味地向他索取「情报」而已。所谓的 ‘ 相互利用 ’ 这样的说辞,其实说到底只是律子给自己找的借口,否则她一定会愧疚到寝食难安。

两人从来都不是平等的 ‘ 相互利用 ’ 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她利用「真嗣」更多些。

 

 

这封信就是证明。

自始至终,「真嗣」都坚守着那心照不宣的契约。

既然律子想要的只有情报,那么就满足她的要求好了。

所以他赶在最后的时间里留下了这封信。把有关「未来」的残片,拼尽全力地留了下来。

 

 

 

 

 

 

 

 

自那之后,律子再也没有联系过零。

她知道些什么,又不知道些什么。「真嗣」对她又透露了多少真相。律子明白,这些问题迟早需要弄清,可却总是觉得还没有准备好面对真实。

 

 

 

下一只使徒该如何应对呢。是帮「真嗣」实现他的愿望吗,还是说,对他的请求置之不理呢。

没错。就连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律子都尚未拿定主意。

 

 

 

 

 

总之,还是先准备起来吧。律子已经给了玛雅指示,让她调整一下零号机的装备。

另外,明日香今天也要做同步率测试了。到时,律子也有必要去一趟现场。

作为NERV本部的技术部长,自己能做的其实并不多。可是,如果提前知晓了未来,那么,该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

这是理智所告诉她的。

 

 

 

然而,某种芥蒂,某种阴沉的情感,却始终罩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如果仅仅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该有多好。

 

按照「真嗣」遗留下的线索,为未来的变故做好准备,这固然是效率最高也最合理的做法。可是如果这么做也就无异于承认,自己与他只不过是彼此手中的棋子,只是因为利害关系才暂时结为同盟。就算其中一方已经不复存在,另一方却依然可以心安理得地利用对方留下的一切来达成自己的心愿,仅此而已。至于律子自己心中的某种情愫,说到底只是无聊的错觉罢了。

 

 

所以,律子不想、也不会再这么做了。

心安理得地利用他留下的信息,直到榨干一个业已消失的人的最后一点价值。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

 

 

(啊……律子小姐真是个扭曲的人啊……上辈子怕不是根麻花吧——beiming)

 

 

 

 

 

可是到底该怎么办。

难道要无动于衷吗。

放任明日香在绝望中沉沦吗。

对即将死去的零袖手旁观吗。

最后,正像「真嗣」曾经历过的那样、正像源堂所期待的那样,让这个世界坠入名为「补完」的毁灭之渊吗。

 

 

在那样的「未来」中,等待着律子的也同样是毁灭,不是吗。

不止于此,还有与源堂的决裂。

这种事情,自己明明早就知道的。

 

 

 

如果自己没有理解错,那么,那封信里其实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未来的某一天,律子将会亲手毁掉傀儡系统。

这种事,当然不可能是出于源堂的授意。

他绝不会让自己这么做。

 

 

也就是说。未来发生的「某事」,将会让自己与源堂之间产生不可修补的裂痕。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能。

 

 

迄今的地位与声望,与源堂的关系。律子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会因为未来的「某件事」而崩塌。因为那时的律子已经做好了觉悟,就算舍弃自己的人生也要对他施以报复。一定是这样的。

 

 

虽还不知道那件事到底会是什么,但律子并不想再重蹈覆辙。「真嗣」说过,拯救零也是拯救律子自己,这句话一定是真的。

自己还没有到对人生没有丝毫留恋的程度。割舍一切也要完成复仇,那种结局律子并不想要。

 

 

 

时间正在流逝。站在分叉路口的自己,又是否做好准备了呢。

很快——也许就是几分钟后——使徒就会入侵。到了那时,律子必须做出自己的选择。

 

 

 

选择「真嗣」,抑或是选择源堂。曾经的律子一直为此苦恼着。

每一次扪心自问,她还是会选择继续拖延下去。到了最后,她依然无法给出自己的答案。

 

时至今日,虽然两个选项中的一个已经不复存在,但这个问题本身却依然在困扰着律子。

自己只是把「真嗣」当成道具吗,还是说,把他当成了某种更重要的存在呢。

 

 

 

 

那个欺骗了自己、不负责地一走了之的少年,律子绝不会轻易原谅他。有段时间,律子曾觉得怎样都已经无所谓了。哪怕放任自己坏掉,放任世界毁灭,放任源堂的野心成为现实,都无所谓。

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报复他。

既然他是为了赎罪才消失的,那么,就由律子来将他的遗志践踏,让他的决心变得毫无意义。

 

尽管现在律子又一次回到了源堂的身旁,但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源堂。她只是想要报复「真嗣」而已,报复他不辞而别,报复他竟敢从自己的身边一走了之。他无牵无挂地离开了,却惟独把律子留在这里,替他承受所有的重担和绝望。这不公平。

 

赤木 律子素来是个不计代价的女人。

为了告慰心中的悲戚,律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你知道吗,真嗣君。」

 

又一次看向了,画面里的少年。

 

「其实、我已经...怎样都无所谓了啊......」

 

 

说着,露出了微笑。

尽管眼中早已盈满泪水。

 

 

律子突然觉得,在「未来」自己会破坏掉傀儡系统的原因,大致已经能猜到了。

一定是和现在一样吧。想要把一切都破坏掉。包括自己。

 

 

如果擦干眼泪,也许就能变回往日里的样子了吧。

时间就要到了。从现在起简单地化个妆、掩饰一下,还来得及赶上试验。玛雅等部下们还在等着自己。

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被固定在墙面上的红色EVA,插入栓已经安置到位。

隔着巨大的玻璃幕墙,几位技术员观察着巨人的身姿。

每一个人,都严阵以待。

遭受精神攻击后,这是明日香的第一次启动试验。人们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二号机的内置电源只充入了很少的电量。考虑到暴走的可能性,这样的决策是合理的。只是,律子却觉得,也许暴走了反而是件好事。想要实现暴走,至少得能够成功启动EVA才行。

 

 

 

「...这样真的好吗?」

 

在律子的身侧,玛雅一边检查着数据,一边小声地说。

监视器屏幕中,明日香低垂着头。她真的还能与二号机同步吗,作为第二适格者的生涯真的只能到此为止了吗。本次试验就是为了验证这些疑问而存在的。

插入栓中的少女,也一定很清楚这一目的。

一开始得知要试验的时候,她显得非常抗拒,状态也很不好。但最后,还是强打精神参加了这次试验。

 

 

在坐进插入栓之前,明日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平日里那个自信满满的她,已经再也看不见了。

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就连一向与她关系不算很亲近的玛雅也担心了起来。

但律子的心思早已经不在眼前的试验上了。对于玛雅的自言自语,她只是随口附和了一句。

 

 

「最后会怎么样,只能看她自己了。唯独在这件事上,我们可帮不上忙啊。」

 

「嗯...话是这么说......」

 

 

玛雅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满,但律子并没有在意,而只是盯着那台红色机体。

如果真像「真嗣」说的那样,二号机将会无法启动的话,那么至少在今天的试验中明日香的同步率将会断崖式下降。究其原因,如果是因为上次战斗的创伤的话,那为什么他没有事先警告过呢。

无法启动EVA的人,不会再被称为适格者。这对明日香来说意味着什么,「真嗣」不可能不知道。

 

 

 

「准备完成。」

 

「...辛苦了。那么就开始吧。」

 

 

 

随着律子下达指令,所有监视器的画面都动了起来。

灯火通明的插入栓里,明日香双手紧握操纵杆,闭着眼睛,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几位操作员依次汇报着进展,主屏幕上的各项图表与数值也随之发生着变化。

这就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早已重复过数百次的试验。

到了现在,所有的操作都已经模式化了,操作员们早已驾轻就熟。每次试验的时候,大家所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次究竟能得到多高的同步率。

 

 

然而,今天这场试验,显然不太一样。

 

 

 

 

 

 

 

 

 

「...不行啊。同步率连一成都不到了。」

 

「...是吗,看来到此为止了啊。玛雅,终止试验吧。」

 

 

EVA二号机,无法启动。

无论再过多久,无论再重复几次,结果都不会改变。

 

 

 

 

 

 

「......律子,能查明原因吗。」

 

 

不知什么时候,美里也来到了律子身边。

身为适格者的管理人,她是有义务到场参加每一次试验的。但是,美里最近的侧重点显然已经不在本职上了。对此,律子尽管无奈,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何况她也并不打算劝美里收手。

 

今天试验开始前,自己倒也通知过她。本来只是走个形式而已,但没想到她竟然来了。

 

 

 

「嗯,基本能猜出一个大概。问题出在深层心理。既然潜意识里在抗拒着EVA,自然也无法与它同步了。」

 

「连她自己都完全没有意识到吗?的确,有这种可能......那还有可能恢复吗?」

 

「如果能找到契机,让她重新敞开心扉、接纳EVA二号机,那或许还有希望。」

 

「反之,就到此为止了是吗?......这可糟了,没多少时间了啊。」

 

「...眼下,最有效率的做法就是选拔新任适格者了吧。为了至少能有两台EVA可用,不抓紧一点不行呢。」

 

「......」

 

 

 

 

美里哑然。她的视线落在已经切断电源的二号机身上。

插入栓内的画面信号已经切断了。大概是玛雅的好意吧。试验宣告结束的时候,明日香一直在哭。

 

 

 

「总之,还是先和司令报告吧。」

 

「......那、明日香呢?接下来会怎样?」

 

「被遣送回德国,或者留在这里作为适格者候补。在最终决定之前,还是暂且什么都不要告诉她比较好。...不过,还是要对她盯紧一点。按这孩子的性格,接下来很可能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

 

「你、你不要吓我啊。」

 

「所以我才说啊,要好好地尽到监护人的责任才行。......当初这可是你自己主动要求的。」

 

在加持人间蒸发后,美里已经许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其中的原因律子当然想象得到,何况美里也无奈地承认过,她已经没有余力照看孩子们的事了。

但就算是这样,真嗣和零也就罢了,明日香可是美里的家人啊。

诚然,加持把明日香托付给了律子,但如今的律子和明日香怎么可能彼此接纳呢。

无论对律子还是明日香来说,现在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再见到彼此,恐怕无异于火上浇油罢了。

 

 

 

无论如何,至少要确保下一次使徒来袭时二号机不至于一下都动不了。否则以现在的状态,必然是不可能让明日香再次出击了。

事态发展至现在,恐怕已经与「真嗣」所经历的「未来」有了些许差异吧。这些差异所带来的影响,注定会渐渐显现出来。

是解除初号机的冻结呢,还是为二号机选拔新的适格者呢。只能等源堂定夺了。

尽管,律子觉得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会花很多时间,是吗?」

 

「是。第一中学的适格者候补,与二号机的匹配性都不是很高。虽然比现在的第二适格者稍好一些,但还远远不够。」

 

「嗯...这样是无法形成战力的啊。」

 

 

对于冬月的评价,源堂点了点头。

早些时候,美里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考虑到现有的适格者候补们的状态,与其选拔新任适格者,倒不如等明日香恢复状态来得快些。

不确定因素太多了。这样下去会很危险。

只靠零号机独自作战是注定不行的。所以,可行的选择只剩下一个了。

 

 

 

 

「为了维持战力,初号机是必要的。这是我的想法。」

 

「...现在的真嗣能做到吗。」

 

「他一直在接受训练。现在已经能跟上了零的脚步了。」

 

 

这当然是毫无根据的谎言。派现在的真嗣上战场,一旦陷入惊慌搞不好还会拖零的后腿。

但实际上,律子只是在试探。

零和初号机。对源堂来说,究竟哪一个更加重要。

 

 

 

 

「......明白了。关于解除初号机冻结一事,我会向委员会提出申请。」

 

 

这就是源堂的回答。

墨红色太阳镜之后的那双眼中,似乎出现了一瞬的犹豫。这一刻他在想什么,律子却看不透。

表面上看,是为了保护零。但事实上却未必如此。因为连委员会那边会不会同意都不知道。

如果使徒入侵,该怎么做才好——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等到使徒真正入侵的时候才能知道了。

是让零独自战斗呢,还是无视禁令、出动初号机呢。

 

 

 

源堂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律子非常好奇。

到了那时,他在渴望着什么,又在等待着什么,就全部显露无遗了。

 

 

 

 

而且,源堂的决定,很适合作为律子的路标。

他的抉择,也将决定律子会怎样抉择。

当然了,两人的选择也许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律子只是在赌一种可能。

 

 

 

对此,他一定做梦都想不到吧。

 

 

 

 

对于两人之间维持了五年的这段关系。

律子决定,最后再信任它一次。

 

 

 

 

 

 

 

 

 

 

 

 

 

而后。

 

第二天,使徒现身了。

委员会那边还没有答复。新任适格者的选拔也还没有开始。

 

 

也就是说,能够应战的只有零号机。

 

往后会发生什么,谁都已经无法预料。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果然每一章的第九话都很容易变成过渡性的内容呢。

下一话就是第五章的最终话了。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