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薰嗣】Whisper 第二十一章

2024年03月0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780字 ⁄ 字号 【薰嗣】Whisper 第二十一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8 views 次

《whisper》
原著:twig collins
翻译:穿过时间的海
校对:神明号机

 

Chapter Twenty-One 第二十一章


---------------------------

真嗣把麻绳扎成的玩具远远地扔到门廊的另一端,维吉尔终于放弃舔他的鼻子,一路追着玩具夺门而去。真嗣听到了一阵乒乓乱响,接着是维吉尔兴奋的咆哮,玩具一定是卡在什么地方了。不过这样最好,那个人刚扯掉他的短裤,这会儿可顾不上和小狗玩儿。
“啊……薰……不要……好难受。”他的头在地板上硌得生疼,被压在门框上的指节姿态略微怪异地伸展着。在墙角处窝着一床毯子,不过现在想拽过来应该是来不及了。那人的手抚上来,然后是熟悉的银发顺着大腿的曲线一路扫过。好吧,这种时候难过和舒服的界限是很暧昧的。
“嗯~”当薰很同情真嗣却又不想改变自己的想法时,总喜欢这样饶有兴趣地哼哼。每当这种时候他都知道自己的想法没错,而且真嗣也认同这一点。
所以这种时候总少不了银发天使得意的哼哼。
这已经不是薰第一次向真嗣发起偷袭。真嗣觉得既然薰不是暧昧地压上来,那么这应该叫做扑倒吧。早餐前还有两次,被薰埋伏,继而任其上下其手,他挺享受的,当然,除了上班的第一天就精神不济以外。
他没花什么功夫来解释自己的长期旷工,本永远是那么开朗而随和,薇拉似乎总是对一切了如指掌,倒是布莉吉妲经常传达出一些带着戏弄意味的关心让他很不好意思——有几次他甚至脸都红了。红发姑娘兴高采烈地自问自答着——关于他旷工去约会他的老情人——真嗣窘迫地想辩解,当然,这种时候他连话都说不利索。
真嗣也没责怪她,这天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中。他比薰先到家,便带着维吉尔出来溜达,桌面上被夕阳照得金光璀璨的钥匙串,自己轻踏地面的脚步声,甚至被维吉尔拽着满街乱晃都让他心旷神怡。这样平凡的生活再完美不过。
他曾有过骇人的经历,那些日子里他以为自己的生命会在每况愈下中迎来终结,推开空无一人的家门,独自坐在床上直到午夜……生活叫嚣着不尽如人意,往往在一个转弯后巧妙得令人惊奇,就像现在每天都朝气蓬勃的真嗣。
然后幸福就会接二连三,他刚把狗链挂回玄关的壁柜里,薰便适时地出现在门廊上。
“我认为现在地点不对——唔……”
真嗣的头枕在地板上,脑海里一片空白,他与薰唇舌纠缠,银发男子富于技巧的试探令他兴奋得身体僵硬,无所适从。
身不由己,他经常处于这种境地,在父亲面前,在EVA中,在NERV里,甚至面对他自己。是薰将温暖和希望重新注入他的生命,他才记起,原来他也可以有幸福,比疾病和死亡更加理所应当——他不知道薰是否有同样的感受,完美如他,真嗣无法揣摩他的想法。
那人终于放开他,真嗣恢复了呼吸自由。

“欢迎回来。”薰的气息暧昧地吹着他的小腹,真嗣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表示回应,虽然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他猜不透薰的意思,似乎他无论做什么银发男子总是无比欢喜。他恍惚地记得,在他半睡半醒的日子里,银发天使温柔地在旁耳语,关于他的歉意和补偿……也许只要他坦然接受就再好不过,在薰压上来的时候微笑着回应,彼此热烈地拥吻,直到轻阖的双目盈满落日的余晖。
“他们马上就到。”
“谁?”
“SEELE。”
只要薰在身边,即使迎来世界的终结也无所谓——他坦然地面对现实,似乎一切再平常不过。真嗣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了薰的照顾和保护……但是他喜欢这个崭新的自己。
“哦,他们为什么要来?”
“他们希望你能继续作战。”
“哦。”真嗣无辜地眨眨眼。“我想我至少应该把裤子穿回去。”
-------------------------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明日香吃了一惊,迅速闪身盯着门口的男人。凯特,这里的司令官,沉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她讨厌自己见到他的惊愕,讨厌自己的心在胸口中怦怦乱跳,她徒劳地想遮掩一下自己的裸体。这个时间本来应该有工作人员帮她换好战斗服准备测试,但是没有,一个人都没有,现在的她孤立无援。
“美里在哪?”
“在外面,和莱在一起。正在讨论……”他略微侧过头,她不明白这暗示了什么。“她不喜欢你战斗,是吗?”
“她认为我会受伤。”
“你怎么想呢?”
狂暴。愤怒。自我否定。她曾经是王牌,最棒的适格者,如果不是该死的真嗣后来居上……她的愤怒不小心表现在脸上,她甚至能听见凯特在门口轻声窃笑。
“她的想法没错。更让我惊讶的是像碇真嗣那样软弱无能之辈竟能在计划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当然,他是权二代嘛。他的父亲已经为他打点好了一切,即使作为工具,他也没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
明日香脸色阴沉,倒是没有了之前厌恶的神色。她对真嗣的愤怒是她的自由——这个男人自以为知道些什么?他对使徒又了解多少?
她的世界像信号不佳的电视画面一样颤抖,因为她的愤怒以及脆弱的自尊,她想起自己欠佳的身体状况,依靠战斗服才能活动自如的身体……他就这样来到她身边,现在的她甚至没法站起来。
一只手轻扣着她的下颌,拇指并不温柔地摩挲她粉嫩的唇瓣。凯特冷冷地俯视她,明日香感到自己的心抽搐了一下。她原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想要的一切,但在这冷酷的凝视下才发现自己根本一无所有。当然,当然——一切原本如此。从她迎击鸟天使之时便注定了她一无所有……她很痛苦,好像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她。不被任何人需要,不再是特殊的存在,无论她怎样努力。
“如果碇真嗣还活着,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这点你清楚。”
他的话刺伤了她。他的目的达到了。明日香惊得不敢出气,凯特狡黠地眯细了眼睛。
“你不会让我失望,对吧,明日香?”
“不-不会。”她近乎抓狂地用颤抖的声音回答。“不会的,先生。”
“很好。”
-----------------------
莱稍微避过身,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警铃大作,因为他没有许可强行开门。主天使的核出现了异常现象,开始发出耀眼地闪光,这种现象似曾相识。他曾不分昼夜地凝视着它们,他觉得总有一天他能读懂这种耀眼的语言。也许优秀如他甚至能知晓它们真正的目的,挖掘它们那些显而易见却不为人知的秘密。
凯特会有时间考虑这一切的,在SEELE已经被彻底打败之后,他所有的敌人已经全部消失了。想到这里凯特不禁微笑以来,仔细回味着当他提及真嗣时女孩眼中的恐惧和紧张。
//蠢丫头,白痴一个……自负又没用的的蠢丫头。//
SEELE总部已经通知了他,但这并不是他们真的要他屈服,至少凯特是这么想的。SEELE总部,依旧扮演着先前的角色,对自己强大的力量感到骄傲而自信。碇真嗣还活着。而托比在帮助他们开发新的战斗服。他们了解主天使,也知道他占有核的意图。总部已经注意他很久了,现在凯特已经凑齐了王牌,也预感到了SEELE会夺走它们。
//这次不会了。SEELE总部已经是过去式,即使是盛极一时的SEELE,依旧也是尘归尘土归土。//
凯特听见身后响起的脚步声便转身离开,莱和美里应该已经让明日香准备好迎击主天使了。没有过多的时间留给测试,况且她已经做得相当好-而且他确信她已经记住了他的话,那些恐吓……当那个疯姑娘在战场上遇见了碇真嗣,无论新的战斗服能给他怎样的保护,他都死定了。
这并不是因为明日香有多厉害,而是在如此重压之下,她脑子里的理性和节制都会崩溃。她最好能杀了碇真嗣、主天使还有最好包括她自己……
最终的主天使也许是个问题,但并不是最重要的。凯特时刻提醒自己要在它来到之前重新找到王牌。如果失去莱那就太遗憾了,但是如果他因为保护美里而抗拒他,那杀掉他也是没办法。从整体考虑,忠诚才是他所需的第一要素。
主天使的袭击已经迫在眉睫,无论蒂非厄斯或是基蓓拉,所有相关的人,都将迎来各自的终结。
------------------------
“他们到了。”
真嗣正在穿袜子的时候薰从厨房里向他喊道,话音刚落便响起了敲门声。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自己现在如此冷静地等待着来自SEELE的恐吓,也许是荷枪实弹的士兵,也许是别的什么,总之SEELE和竭力挟持他就是了……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嗅着从厨房飘来的香味。
“薰,做什么呢?”
“汤”
这香味简直令人着迷——即使没摆在面前——真嗣笨手笨脚地扣上最上面的两颗纽扣便一路小跑去了厨房。他几乎是爆笑出来,薰带着真嗣从来没见过的几乎可以称为困惑的表情,灶台上支着一口大汤锅,薰正拿着长柄汤勺小心翼翼地在里面搅合,不时舀一点出来尝尝,俨然是一副进行精密实验的表情 。
“这汤……还挺红的。”流理台上的惨状当然没逃过真嗣的注意,他怀疑薰到底浪费了多少调味粉和香料。“这是蔬菜通心粉汤?”
“也许吧。”
真嗣双手环着薰的腰,头倚在他肩上,薰伸手揉乱他细软的黑发。
他这么呆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敲门声说明SEELE正在外面等着呢。刚刚忘记了。
“要我陪你吗?”薰问,好像已经知道了真嗣的回答,真嗣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了,他轻咬了一下银发男子的耳垂,笑嘻嘻地转身走出厨房。
“你忙着,我马上就回来。”
他以为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温柔而善意,但是就在开门的瞬间真嗣懂了,变的是自己,外面的世界根本没有改变。门外的女子很显然是SEELE的人,她和她的同事们一样,看起来干练而死板。他不禁感到惊奇,如果薰曾经是他们计划的核心,距离真相最近的存在,为什么他还能笑得那么温柔,他是唯一一个平静地接受了一切的人。
//至少,现在的我应该像他一样。//
曾经这种对峙让他感到焦虑,自己是如此渺小而无助。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只是平静地看着她,比他想象的还要镇定自若。

在女子身后是托比那双怯生生的大眼睛,她一手掩着嘴,但还是能听见她紧张的呼吸声。女子熟练地扯出官方训练过的微笑。
“您是碇真嗣吗?”
他点点头,让到一边,伸手示意请她们进屋。女子从容地进门,托比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确定真嗣已经转身在前面带路,她才偷偷瞄了他一眼。她们没带任何人,没有军人,没有恐吓,他唯一能看见的是她们所乘的汽车边站着一个人,但这辆车也停在远远的路边,他看不出她们会有攻击他的迹象。
SEELE派来的女士跟着真嗣穿过门廊,用一种玩味的目光盯着薰。如果换做其他人,大概会被她看得没了底气,但薰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她——一切都还在薰的预料之中,如果她连这都没想到的话,那么SEELE本部还真不如它重建的小分部。
“真令人惊讶。”她傲慢地笑着,薰意味深长地注视着眼前的女子,他们目光里的深意已经超出了真嗣的理解范围。这种目光的交战转瞬即逝,女子笑嘻嘻地一歪头,指着桌上的汤碗。
“意大利婚宴?为什么还要加番茄进去?”
薰耸耸肩,让她给逗笑了,而她回过头看真嗣的时候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了危险的意味。
“那么,他告诉你我们此行的目的了吗?”
“第三和第四主天使……它们终究要来攻击的。”真嗣走向起居室,因为能预感到这将会是一次很漫长的谈话,他想找个地方坐着。
//就像宣传海报。上面的字不会太多。你已经知道她们为什么来访。薰已经告诉过你了。//
他因为自己缺乏应有的恐惧而感到心神不宁。他试着摆脱这种想法,而没来由地产生了新的预感。
“答对了,真嗣。”女子似乎对他的镇定自若印象深刻。真嗣的想法很简单,在他等待着最坏的结果时他经常这么想。
//妈妈因此而死。//
//父亲需要你驾驶EVA。//
//薰是使徒,抹杀他。//
虽然往事给他带来了刻骨铭心的伤痛,但是他平静地接受了一切,只是等待她给他最后的宣判。
“在你过去对战使徒的时候我们拥有更先进的检测系统,比现在的SEELE分部还要先进,我们能预测到,穆里尔就要来了。主天使也许会试图接近亚当,但这不是凯特重建SEELE的原因。因为某种企图,亚当只是他的诱饵。”
“核。”
真嗣无意识地搓着自己的手腕,强迫自己不要想起那些拒绝被遗忘的回忆。那种异样的烧灼感几乎要吞噬掉他的一切。似乎是感受到了真嗣的不安,薰适时地出现在门廊另一头,迈着稳健的步伐坚定地走到真嗣身边。
“正是核。凯特正在开发打击力超强的武器,主天使的核就是它的能量来源,如果成功,世界上便不存在要塞都市了。核的能量是无限的。在他成功之后,夺取世界也没什么奇怪的——他会按照自己的意思铲除异己。我们相信这件武器是……”
“空间射线。”真嗣忍不住说。
女子轻声抽了一口气,生气地眯细了眼睛。
“没错,正是空间射线。我们相信在取得第三颗核以后,武器的部分机能已经可以运转了。凯特会开始使用它,但我们不知道他的目标是哪里。穆里尔会死,但成千上万的生命会为它殉葬。”
真嗣觉得自己在发抖,胃里的抽搐感沿着重力向下蔓延。不用问也知道……
“基蓓拉。”
“凯特已经找到了兰格雷小姐……以及你过去的监护人,美里,是叫这个名字吧?她们都在基地,明日香正在接受训练,为了迎击第三主天使。”
至少他不用再等了,最坏的结果已经来了。
//他们抓住了她。你失败了,他们还是控制了她,从开始你就预见到了这样的结果。//
真嗣很高兴自己身后就有一把椅子,他不用在去寻找坐的地方,他把头埋在臂弯里,深呼吸着压抑恐惧带来的恶心。这个看似和平的表象下危机四伏——除了那个人的手温柔而坚定地搭在他肩上,他的体温透过衣服传来,温暖而真实,连自己的内心似乎也可以变得坚强起来。真嗣抬头看着他,预料之中地对上了薰微笑的面容。
//我没有资格得到这样完美的你。//真嗣觉得事实就是如此,但是每每看见那含笑的殷红双眸,他都会觉得自己是在错的离谱。
“能给我一分钟时间吗?请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吧,一分钟就好。”
薰点点头,他离开真嗣的时候看见SEELE的代表正在轻轻晃他的胳膊,他知道他们的谈话不会终止于此,她一定还会有更多要求。
感谢神明,感谢这普天之中的八百万神明,薰会照顾好他自己,他不用担心……
“真嗣。”
托比是如此沉默,直到她低着头站到他面前时,真嗣才注意到她的存在。他还是觉得有点奇怪,他居然能使一个成年人如此心神不宁,她关心他,在意他的想法,该死的,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或者至少年龄已经够了,总有一天他会有自觉的。
“对不起,真嗣。”她的头还是低低的,真嗣怀疑这个动作是在模仿日本人道歉时鞠躬的姿势,他不得不掩着嘴,防止自己笑出来,因为这个时候实在不该笑。“我……我没有……”
“你有。”他强迫自己显得冷漠,如果说他能原谅他,那一定是在说谎,托比攥着拳头,似乎已经准备好真嗣会给她一耳光。
“是的,你说得对。”她抬起头,出乎意料地发现他竟然在笑。
“你不用这么沮丧。你知道我的人生中有多少人……你的伤害和他们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她以为真嗣会怨恨会发怒,但是一样都没有,他看得出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我很好。我现在有薰。你无论做什么也无法补偿你的所作所为。”他皱着眉。“我不是你弟弟,托比。我只能是我自己……也许有些时候我显得软弱无能。我只能办到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无法原谅你。”
“这样你又要去战斗了。”
“我是适格者,而且明日香……”
他深吸一口气,并没有因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困扰。如果他能的话可以听之任之,让她随心所欲地做她的适格者,尽管他知道她最终的结果只可能是死亡。他害怕,他害怕穿着战斗服和她在战场上碰面,但是他无法拒绝。这想法日日煎熬着他,如果是明日香赢了,这未尝不是一个happy ending。也许薰不会在乎他外貌上的改变,但是真嗣知道,明日香胜利的代价是他将体无完肤地度过他剩下的日子。
“我知道,我逃不掉的。我必须亲手终结它。”
他起身准备出发,听见她在他身后徒劳地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和他心中盘踞的恐惧比起来,任何事情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只有当薰在车里亲密地将他揽在怀里,他才稍稍释怀。
女子除了自己乘的车以外,还带了一辆过来,算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最大限度地尊重了他们的隐私。真嗣尽量显得恭敬而礼貌。来自SEELE的尊重……真是不可思议。
“都是因为你,不是吗?”他看着薰,他微笑着稍微收紧了手臂。“如果不是因为你在这里,他们一定会像过去一样对待我的。”
当然,薰只是目光悠远地看着远方。“她希望我去盯梢凯特,在你对战主天使的时候阻止他的计划。”
真嗣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如果照着这个思路说下去,他又该头疼了。“你答应了吗?”
薰得意地轻哼了一声,真嗣笑着并没有看他就能猜到他的表情了。“我告诉她,除了你身边我哪里都不去。”

说的也是,那还真是够头疼的。真嗣叹了口气,搓搓手,掌心里粘粘的都是汗。薰那双宝石一样殷红的眸子目光炯炯,高深莫测,尽管是亲密无间的恋人,但真嗣仍旧看不透他的想法。
“你会杀了她是吧,薰。明日香……明日香见到我不会高兴的,所以如果她首先发起攻击……如果主天使选择攻击明日香而不是我……如果只能救一个人,你一定会放弃她的。”
“真嗣,这不是选择题。”
他点点头。薰的答案不出所料。
“那么,你去阻止凯特……我帮助明日香击败第三主天使。”真嗣不容置疑地说,他惊讶于自己甚至没有一个字磕绊。
薰点点头,没有反驳。真嗣不再注视着薰的眼睛,只是安静地倚着他,薰的手指有意无意扫过他纤细的脖颈,他不禁轻声笑了起来,说不出的安心。他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车几乎在同时加快了速度,不过这些都不会惊扰这短暂的静谧的时光。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