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Evangelion SR》(31)SR -the destiny-第二十话 向着黑夜前行吧

2010年07月2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649字 ⁄ 字号 《Evangelion SR》(31)SR -the destiny-第二十话 向着黑夜前行吧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632 views 次

15年前,自己从被父亲最后运进的逃出用密封舱中看到了大展于天空的翅膀,那个时候,自己并不明白那代表着什么含义。

好比另一个世界里的东西一般,不可思议的光景,不知何时,自己的意识模糊起来,又一次倒在了密封舱中。

在漂流了一段时间以后,之所以会被路过的船只救起,也是托了从密封舱发出的求救信号之福吧。而那艘船上的人,正是本该在前一天就已经离开南极的元度他们。

在事故中受到的伤引起了大量的出血,当徘徊在生与死边缘的自己最终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对此有所意识。

船舱里配备的是朴素的床,可是为自己治疗的医疗人员却堪称一流。虽说由于设备不齐全导致最终流下了伤痕,但美里能够捡回一条性命,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奇迹了。

暴风之中,船舱激烈地上下振动着。而那个时侯,自己则只是在想着父亲的事情。想着那个为了研究而丢下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家人,可到了最后的最后,却不顾自身的安危而救了自己的,父亲。

这艘船是为了救父亲他们而来的吗。虽说被狂风吹乱了航线,距离也应该没有那么远。等到这一暴风停息下来,这艘船还会再一次向着基地而去的吧,为了让被困在那里的大家都成功地逃出来。

自己是这样想的。然而,暴风却一直没有停。无论过去了多少天,都没有停……

也许是预料到自己的思绪了吧,时而来检查自己情况的船医以及女性职员们,脸上都没有丝毫不安的神色。
可是,无论自己在那之后怎样询问南极基地的事,他们都只是含糊几句,谁也不肯明白地告诉自己。

仅仅一次来过自己所在的船舱的男人——六分仪元度,由于是为数不多的日本职员之一,虽然自己在南极时没有和他说过话,但对他那张脸却留有印象。当自己向着用灰暗的眼神,无言地注视着自己的他提出相同的问题时,元度是这样回答的。

——“南极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在了”。

像是要甩开自己一般,他的言语十分简短,可是,从中却感觉不到寒意。
而对于他所说的话,其实自己也已经多少意识到了。对于“恐怕父亲已经不在人世”这一点。对于“那几只巨大的翅膀,把父亲他们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一事。

在激烈摇晃的波浪之中度过的日子,对于手术后的身体恢复自然不是个有利的因素。即使在苏醒以后,自己也好几次重新陷入昏睡状态之中。因此,对于“这艘船的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一直是一无所知。

“第二次冲击”——后来人们是如此称呼它的。

下了船,在收容了自己的医院里,自己被告知了事实。

元度他们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自己身处一家陌生的外国小医院的病房里。

地轴变动,全世界发生的群发性地震,海平面上升,以及气候的急剧异变。在这间不知为何显得很平稳的医院之中,当自己听到这些的时候,曾一度以为“那不过是玩笑话而已”。

但是,从主治医师那严肃的表情,以及向自己通告此事的陌生黑衣男子那事务性的语气之中,自己明白了,那并非玩笑。身处病床之上,自己见到的是人间的惨状:灾害以及暴动引起的混乱,食物的严重不足引发的恶性争夺,以及因此而出现的众多死伤者。

病房里没有一扇窗户,可是自己很清楚,这面墙的外面,至今也还在刮着暴风。从那一天开始,就从没有休止过。

伤痛依然没有痊愈,也无法离开病房。“到底打算对我说些什么呢”——在自己正想如此询问那个黑衣男子,从而抬起头来的时候,男子却抢先开了口。

——“你在南极看到了什么?”

——“那一天,你父亲在做什么?”

那个时候,自己明白了。不,其实打从一开始,自己就很清楚。

引起这一事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因为他打开了原本绝对不能打开的,潘多拉的盒子。而作为其结果,无以计数的人们失去了生命。

“南极唯一的生还者”,“被调查的责任人的女儿”,“距离真相最近的人”。
这些都是自己当时被冠以的绰号。

对于在最后关头救了自己的,父亲的热爱,以及对于他的任意妄为害死了众多的人一事的憎恨——自己的心游离于这两者的狭缝之间,接着,终于崩坏了。

如果只有爱意的话,那么即使是说谎也好,自己也会选择庇护父亲的吧。如果只有恨意的话,那就什么都别管,把一切罪责都放到父亲头上就好了。

既无法信任父亲,又无法斩断和父亲之间的关系,那些控诉和指责,自己只能默默地听着。对于当时不过是个十四岁孩子的美里而言,那些严厉的责问,听起来只能是对于自己的骂声而已。

“为什么,你还能活着呢?”

“为什么,身为女儿的你没有阻止你父亲呢?”

“为什么,你会什么都不知道的呢?”

并非有人如此直接地质问自己。但是在美里听来,那些问题与此别无二致。

或许,这正是象征着自己人生的言语也未可知。

在过去就什么也没能做到,而如今依然什么也做不到的自己。

如果当时,乘坐那个密封舱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父亲的话,或许原因也将很快得以明晰,对策也就能更快地得出了吧。

明明那时死了那么多人,凭什么自己就有那个资格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那是对自身的绝望。

直到再一次前去南极的那个时候为止,咒缚了美里整整两年的负面感情。

而如今的真嗣,也是同样的。

“……动作快一点吧,大家都在等着呢。”

强拉着他的手,美里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