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EVA纯爱三部曲(2) by: D伯爵

2001年07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235字 ⁄ 字号 EVA纯爱三部曲(2) by: D伯爵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76 views 次

Chapter:2

De ja vu——情书

“碇学长:

你好吗?

今天放学以后我又在商店街看到那条粉红色的缎带,几乎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都会看到它。学长看到的话也一定会说漂亮的吧。对了,学园祭的舞会,学长找到舞伴了吗?如果还没有的话,我可以做你的舞伴吗?
那是和学长认识以后第一次有机会和你跳舞吧…………

…………

昨天在教员室听到老师在谈论学长的画,大家都夸学长画的好,还说像学长这样考美术大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学长真的是很了不起呢…………

…………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也请学长早些休息吧,身体是很重要的。学长晚安!”

每天晚上给学长写信已经成了我的习惯。这些内容大同小异的功课,已经坚持了一年多了。整整一箱,厚厚几沓,三百多天的的心情依托在薄薄的纸片上,学长看信的时候是怎样的表情呢?是惊讶,是开心,还是会皱眉头呢?我……从来都不知道……

“喂喂,你听说了没有,美术社的三年级在招模特儿啦!”
“啊?真的?”
“因为三年级学长报考美术大学要交作品,所以很多人都在找自己的模特儿,还有……”

冬天是柔和的,可是睁开眼睛,又一下子适应不了冬日的阳光。我喜欢坐在露台的躺椅上,可以感觉到阳光穿透冰冷皮肤的温暖,却含着一种无可名状的孤单。学长要毕业了,他已经在画毕业作品,毕业了以后是不是就再也看不到了?阳光静静流泻在茶几上,顺手想把茶拿来喝一口。三年级生的毕业作品需要模特儿,学长不知会找谁呢?悬在空中的手不经心地停顿,垂了下来。纵使写的再多,也不能使学长体会到我心情的万分之一。阳光变得意料不到的艳丽,适应不了的不只是眼睛,还有思维。突如其来的一阵晕眩,我握着茶杯的手轻微抖了一下,却有另一只手托住了。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今天来这里的学校报到,明天准备上班,所以顺便过来看看你。怎么?身体不舒服吗?”
“不……不是的……”我怎么能让哥哥知道我的心事呢。
他那双深红的瞳孔微微晃动了一下。
“零,经常喝茶对你的身体不好,偶尔我们也换换花样吧?”
“恩?”
哥哥带来了咖啡豆,他舀了点放进咖啡机里,在露台的对面朝我笑,阳光从他银色的发丝上流淌下来。咕隆隆的声音,伴着的是一阵阵苦涩且微甜的香气,慢慢氤氲,飘散。阳光很好,天空很晴。
他给我倒了一杯咖啡,加上点牛奶。玻璃的杯子在阳光下闪闪烁烁。我站起身来,把杯子举到嘴边轻舔了一下。陌生的褐色液体很苦,很苦。再来就成了甘,到最后却只剩下酸酸的味道。我瞪着杯里的液体发愣,这种颜色是那么的深,深得像是到了人的心底……
“我是不懂咖啡的人,”哥哥的话把我拉出遐想,“我分辩不出不同咖啡之间的味道差异,但这也罢了。我不喜欢苦苦的味道,也不喜欢酸酸的,不过我喜欢甜的,所以哪怕只有一丝甜味我也把它尝出来。你呢?”他支着头望向我这边,阳光裹得他灿烂,耀得人睁不开眼。
“我……也喜欢甜的……”心底隐隐约约有个念头浮上来。
哥哥在那头静静地微笑。
  

“拜托!学长!请让我做你的模特儿吧!”不安地绞着双手,连头也不敢抬。这句在心里翻来覆去练习了好几边的话,却是狠狠心硬逼出口的。我不要后悔。
“吓?”看起来他很吃惊。“可是,我不怎么擅长人物啊?所以……”
他要拒绝我吗?不,不要!
“可以尝试啊!我相信学长一定可以画好的!请让我做你的模特儿吧!”这几乎是在用喊的,我被自己的鲁莽涨红了脸。他显然也吓到了,往后退了几步,那么诧异地看着我。神啊,一次机会也不给我吗?眼睛绝望地闭了一闭……

“那……好吧……就试试吧。”

每天一放学我就跑去画室,学长必定会支起画架在那里等我,等我跑进画室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他会笑着说没关系我也刚来。
画室的光线很明亮,他叫我坐在对光的一面,往往自己就坐在窗台上。夕阳温和得近乎透明,闪着斑斑光影,远处,漫漫地折叠如云彩般的樱花有樱树花的香味,似有若无地传来,他是揉进了阳光与花影的人。
他说不必画很特别的,只要平时穿校服的样子就可以了。他坐在那里,慢慢地把白色的画布变成彩色。他总是说凌波这样会不会好一些,凌波那样颜色会不会太招摇,凌波……凌波……
其实怎样我都是不介意的。对于那幅画,我更愿意关注坐在我对面的这个人。

“凌波让人有妈妈的感觉啊。”他突然这么说。
吓?
他停了手,“呵,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看到凌波这样做着,会想起我的妈妈……”他解释着,大概是看到了我的窘态。
“妈妈?”我从来没想过这个,我一直是和哥哥一家住在一起的,“学长的妈妈……是个怎样的人呢?”小心地问。
“我对妈妈没什么印象,我很小的时候她就死了。”他一边画一边说,“我也说不清楚,也许妈妈都是一个样子的吧。凌波以后也会当妈妈,那时就知道了。啊,今天就到这里吧,凌波你饿不饿?”他扔掉画笔。
“啊,有一点……”
“呐,给你。”他抓起桌上的面包送到我面前。
“这是,这是作橡皮的面包吧?”这也能吃?
“恩,我们以前画画的时候饿了就吃这个,吃惯了就会觉得比新鲜面包来得香。”他大口大口嚼起来,“国中在美术社学绘画,一到冬天,大家就把这种面包在烤火的炉子上烤来吃,整个房间全是喷香的面包味道,老师总是奇怪为什么冬天面包就消耗得特别快,因为全被我们吃掉了啊。呵呵呵……”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晃着手里的面包讲故事,表情却像孩子,“好,吃完了,回家。”
“难怪学长喜欢画画,画画时一定觉得很幸福吧。”
“恩?怎么突然这么问?”
“只是,学长好象很开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会幸福是吧。”
“我也不知道,这种一瞬间的满足的感觉,必须在消失之前抓住,就好象吃糖,在糖融化之前的甜味,应该好好品尝。这个大概就是幸福吧。走吧,我送你回家。”

黄昏的街道被夕阳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火烧云在天际翻滚,周遍静寂地除了蝉声没有其它,两个人影默默地走着,连鞋跟敲击地面的回音都被影子吞没了。

“凌波一个人住吗?”
“恩。只得一个人。”
“没有亲人吗?”
“有的。有姑父和姑姑,还有哥哥。”他为什么要问这些?
“和亲人在一起的感觉就是幸福的,我一直是这么想。尽管我也有父亲,他却经常不在我身边,亲人是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
“和学长在一起也可以感到幸福,因为……因为学长是个努力的人,和学长在一起有种充实感。”差一点就要说出来了呀。
“呃?哈哈,是吗?”
学长,你不会明白的,你马上就要从我的视线里消失,所以我的心情你是不会懂的。他的背影一点点的模糊了,就象那句话,在心里渐渐地变得模糊了,我……不打算告诉你……

明明知道会结束的幸福,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即便是咖啡里有一丝甜味,我也要把它尝出来,因为我喜欢甜的。所以,哪怕下一刹那就会完结的,这一瞬间我也要品尝幸福的滋味。

长路不见头,可否劝君留。但问行将处,莫知归来候。就是现在,和你在一起,是幸福的。

“凌波同学,请把这个送到教员室。”
“是。”

“我进来啦,对不……起……”是谁在教员室?好耳熟的声音。
“真不理解,你现在居然会画这种无聊的东西,你不想考美术大学了吗?为什么不画你擅长的风景?”是石田老师,美术社的指导老师。
“我想考美术大学,这就是我的应考作品。”是学长!!
“画这种你不擅长的东西怎么能考进?!”石田老师发那么大的火,到底学长画了什么?
“对不起,但是我现在必须完成这幅画。”
“碇真嗣!你竟然对这游戏认真起来了,你的前途要完了!!”
石田老师抓起一叠画稿,狠很地往地上一摔,冲出门来。我赶紧躲起来。石田老师非常非常地生气,学长画了什么?我小心翼翼地摸进门,学长正低头在地上捡画纸,一边拍去沾上的尘土,非常仔细,非常宝贝,看来是他很珍贵的画。

啊?!那是……那是……

一股热气哽住了我的胸口和喉咙,眼泪硬生生地给逼出了界限,我捂住嘴,极力不让惊讶脱口而出。

那是这几星期来,学长为我画的画。

我茫然地爬上天台,抱着一只大大的纸箱,本来是准备今天交给学长的,画今天就要完成了,箱子里的东西是作为临别纪念要送给他的。我打开纸箱,反倒过来,五颜六色的信封撒了一地,盖过了我的鞋子。这是一年来,我写给学长的却没有勇气寄出的信,
哥哥,不管咖啡的甜味是怎样的令人难忘,终归是有变酸的时候的吗?那个时候,真的叫人很难受。几个星期前,我进入黑发男子的梦里,一点浅浅淡淡模模糊糊的容颜,美极了,温柔极了,我会这么说,我想这么说,我都以为我不感这么说,我怕这个梦会消失。然而我说了,我是喜欢你的,我在心里轻轻地说了。不管糖融化后是怎样的无奈,我还是渴望那一刻的甜蜜。可是我是贪心的。你说了你是不擅长人物的,我不听。你同意了。但是你不能再继续这幅画,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我……不能是你的绊脚石。原来时间便真的是一张书签。浅浅飘过,夹进书页里,小心翻开,却只能是在你离开得那一页。

我点着一根火柴,火苗轻柔地抚摩了信封,狂暴地燃烧起来。

一封。我是喜欢你的。
二封。我只是不敢告诉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三封。我以为我可以有回忆,和你在一起的回忆。
四封。现在你可以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了,那幅画你不用再画了。
五封。我的咖啡变酸了。

…………

我的眼泪滴入火堆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后一封,怎么能这样就付之一炬…………火舌舔了舔它的一角,那处顷刻就蜷了起来,好象心被触疼了,直哆嗦。尖锐的锥子刺入心脏也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一双手按住我的肩。

“那幅画我已经完成了,今天你就不用去了。”学长伸手抹我的眼泪,并不理会我的惊讶,“老师是不明白的,只有画者被画的本身打动了,才能表现出不一样色彩。画里的女孩是比风景更美丽的人,超过我以前画的任何一棵树,一片海。从那天的黄昏以后,我非常记挂她,她红色的瞳孔里散发的是比母亲还要亲切的视线,我想她是很特别的人。”

学长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他迟疑地看着我,把头转向另一边,“你要不要看看那幅画?”

…………………………

那天的黄昏是神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第二个男子,我看到阳光从他的发丝上流淌下来。他们是神眷顾着的人。

…………………………

“凌波:

近来可好?

大学里的生活很忙碌,但就像你说的,很充实,所以我也很幸福。现在换成我给你写信了,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会写得像你一样多,不过我会努力的。以前的信都没有了,很可惜,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回忆了,就从那最后一封起,我们一起把那只箱子填满吧,你和我一起……

……………………

为凌波画的画,是我所画过的最打动我的一幅,画中人传达给我的信息是温柔亲切的,虽然是第一次尝试,但是很成功。因为我爱上了画里的人……

……………………

下个月就是新年了,新年聚会上你能做我的舞伴吗?真的,还从没和凌波跳过舞呢。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来接你,就在那家有粉红色丝带的小店门口,不见不散。

晚安。

碇真嗣”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