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Evangelion SR》(32)SR -the destiny-第二十一话 即便世界从天空开始崩坏

2010年07月3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0551字 ⁄ 字号 《Evangelion SR》(32)SR -the destiny-第二十一话 即便世界从天空开始崩坏已关闭评论 ⁄ 阅读 4,310 views 次

第一次和律子扯上肉体关系,是紧接着“直子作为‘澪’被送往德国”,这件事发生之后。
原本自己并没有计划要救直子,因为关于“她会自杀”一事,并不是自己能够预料到的。

直子杀死丽的理由,自己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在制造她时使用的,唯的遗传信息,使得丽被给予了与唯相同的外貌,而她就是因此,才会下杀手的吧。
“丽的身体本来就和人不同,根本就不是同一种肉体”——这一点,她只要调查一下,明明也应该很容易就能明白的。

自己做得太过火了。这是自己真挚的想法。所以才会把她的灵魂唤回“丽”之中,给予她第二次生命。对此,自己并没有任何别的盘算。虽说自己也许是出于些许的愧意,才会那样做的。

那之后,直子之所以会去了德国,是因为不再信任自己了吧。而对于“说服她打消这一决定”一事,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在唯还健在的时候,自己和直子的关系就已经持续着了,这其中并没有超乎“互相利用”之上的含义。但既便如此,这种仿佛相互依存一般的关系被单方面地切断,对此自己恐怕还是受了不小的伤害吧。

之所以转而追求律子,说得直白一点,是为了找一个直子的替代品。

既是作为NERV技术部的重要人物,也是作为自己派遣寂寞的道具。

尽管一开始律子表现出激烈的抵抗,但之所以她最后接受了自己,或许是因为她也同样在需求着吧。需求着一个能够替代母亲的人,一个能够待在NERV的理由。

 

这是一个根本不会产生出“爱”的开始。

 

可是经过了5年的漫长岁月,彼此交织得太深的心灵之间,却产生了难以割舍的“什么”。
或许,那并不能称之为“爱”吧,还是说,那正是名为“爱”的东西呢。

不和她一刀两断的话,自己是无法和唯相见的。可是,只要有律子在身边的话,恐怕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去和唯再会了吧。

 

元度手中的枪口依然对准着律子。她并没有取出口袋中紧握着的手枪,而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

自己是一清二楚的。对于律子现在所渴求的东西。

无论彼此之间的思绪如何,自己都是肇始的一方。她现在想说的,大概也就是“也让你来亲手为此划上句点”吧。

因为自己需要直面那至今为止一直试图逃避的,真正的心意。把“丽”们系数破坏,正是她传达给自身的讯息,这一点自己明明也很明白的说。

“光把快乐的事情像念珠一般串连起来,这种生活是不可能存在的。”——自己大概正是因为不愿意认同这一点,才会想要以唯为逃避的理由吧。她明明正是那个当初抛下自己远去的女性,但自己兴许从那时开始,就始终活在自身的幻想之中了。
对于自己而言,唯也许已经不再是个现实中的女性,而只是个仅能出现于梦中的存在了吧。

可即便很清楚这一点,自己也依然渴求着唯。以承受失去那个深爱着自己的,现实中的女性——律子——的痛苦,作为代价。

 

让自己亲手杀了她——这正是她给予自己的惩罚吧。

 
“赤木 律子君。我真的……”

…………很爱你。

…………很抱歉。

…………很感谢你。

 

思绪并没有得以形成言语,句尾就这样,随风而逝了。既便如此,自己的心意也确实地传达到她身边了吧。

在身中自己射出的子弹,并向后倒去的同时,律子确确实实,是在笑着。

在元度看来,那就仿佛是获得了极上的幸福一般。

 

 

 

“呜……嗯……”

从背后传来呻吟声。背上的她似乎动了一下。

不以为然地继续前进着,必须得快一点才行。

“…………是谁?……放我下来。”

看来是醒过来了。虽然血出得很厉害,但她的生命力到底还是非常强韧的。
“第二次冲击中独一无二的幸存者”——这个名号不是吹出来的。

“醒了吗?”

轻轻地把她从背上放下。仿佛躺卧着一般单单直起上半身的她,露出了十分惊异的表情。

“……加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啊?”

这一问题对于加持而言,完全在预料的范围之内。
本该已经死了的,应该不可能身处这里的男人。对于直到刚才都一直处于昏迷中的美里而言,就算骗她“这里是天国”,她或许也会信以为真的吧。

“不好意思。为了处理战自的爆破装置而花费了不少时间呢,结果没能排除掉电梯门前的那些敌人。”

对于这宛若岔开话题一般的回答,美里的表情变得不满起来。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陪他拉家常”——这倒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总之还是快一点吧,没时间了。能站得起来么?”

“……嗯。”

美里脸上的不满依旧没有消失,一点点地站起了身子。她一直按着侧腹。想必伤口很痛吧。

应急治疗方才已经完成了。伤口并没有深及内脏。虽说因为出血,恐怕体力会下降不少,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才是。

“打算去哪里?”

“……去司令那儿。地下的巨人身处的地方,司令……恐怕小律也会在那里吧。”

一边走一边交谈着。尽管皱着眉头,美里依然紧跟在加持身后,步伐并没有因而慢下来。

“我和澪……直子阿姨见过了。……司令是想引发第三次冲击吧。律子也在协助他吗?”

“不,小律应该是要妨碍他的吧。虽说不明白她会认真到何种程度就是了。”

“那,我们是去帮律子喽?”

美里会这样想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在她看来,律子至今为止,都是基于“防止第三次冲击”这一大义名分,才会在这里工作的。而美里会硬是把真嗣送进EVA所在的地方,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可是,加持对此却摇了摇头,予以否定。

“被告知‘不要妨碍他们’了。无论是司令的事,还是小律的事……”

“被谁?被直子阿姨?”

“是啊。通往补完的道路,看样子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回避的了。只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去救下小律’,她是这么说的。”

保护美里和律子,这就是加持被交予的使命,不,应该说是“澪的愿望”要来得更为合适吧。之所以会以美里优先,则是出于加持自身的选择就是了。

“……我说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平静啊!?人类也许会被毁灭哎!怎么可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啊。”

美里抓住了行走着的,加持的肩膀。加持停下脚步,直视着美里。

“现在,无论是阻止司令,还是阻止SEELE,人类迟早都会灭亡的。这一点是无法予以回避的。”

“……什么意思?”

对于“SEELE”这一存在,美里或许并不清楚。但即使如此,她也应该已经察觉到“那是正在操纵着外面那些EVA量产系列机的组织”一事了吧。她的这一问题,是针对加持所说的话本身的。

“……第二次冲击之后,南极那里变成了什么样子,这个你是知道的吧?”

“…嗯。”

美里是亲身站在那片土地上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那里是个连微生物都无法存活,在被染成紫红色的海里,只剩下几根盐柱还耸立着的死之世界。

“那东西……正在不断扩张着,从那以后就一直如此。再过个几十年,那东西就会确确实实地把整个世界都包覆住了。”(1)

“……你说什么!?”

“白之月的报应……赤木博士是这样称呼它的。说是‘为了从创造出这个世界的生命之源——莉莉丝手中,把所有活着的生物全数毁灭掉’。”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无法轻易地予以相信——这一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加持自己在最初听到澪这么说的时候,也只能以为那是个玩笑。

“葛城,你在南极被司令救起,以及那之后去进行调查的时候,难道没有感觉到这一差异么?”

“我那时候哪有心情注意这些啊。……不过,我当时所在的地方倒确实应该距离基地没有那么远才对的……”

“你还像这样活着,这就是证据。只是在南半球被毁灭之后,反而没有予以意识到而已。确确实实在扩展着。”

冲击过去2年之后展开的调查,以及前段日子展开的,对朗基努斯之枪进行运送时的状况,从澪拿给加持看的这些资料里,确实可以看出“被‘死’支配的地区在增加”这一事实。
连微生物不被允许生存的地方,据说人只要被那东西碰触一下皮肤,就会在瞬间断气。
连死因都无法确定地。

“那就是第一使徒——亚当真正的目的吗?”

时间宝贵。加持再一次迈开了脚步。在追赶他背影的同时,美里继续着自己的问题。

“是啊,在第二次冲击发动的那个时候,由于把亚当还原成了胎儿状态,从而得以把冲击的影响压制在了最低限度。但是,那也不过是在延长苟延残喘的时间罢了。从南极的地下空洞被发现那个时候开始,一切就都已经被定下来了。”

“……那,使徒是?”

“为了加速灭亡,从而产生的存在吧。也正是为此,它们才会瞄准这里的。”

“你是说它们是为了妨碍补完计划,所以才会以这里为目标的?”

“……谁知道呢。”

使徒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连澪都对此坦言过“不清楚”。而且似乎也有一种“它们并非具有一个统一的目的”这样的感觉。

对于唯一能够与之沟通思想的薰,除了“他故意把事情向着‘让真嗣杀掉自己’的方向引导”这种想法以外,也实在想不出别的目的了。

如今也并非知晓了一切。或许正是因此,加持才会说“快一点”的吧,为了能够赶到即将开始进行补完的场所——元度的身边去。

“……这么说来,地面上怎么样了?初号机呢?”

“初号机现在还被封印在停机间里呢,那样一来估计也无法轻易启动了吧。所以,短时间里应该还是没事的。”

“……你指什么没事?二号机应该正在被袭击不是吗?”

“二号机并不重要。被SEELE用来实行补完计划的,现在只有初号机而已。虽说我也不知道二号机现在为什么会自己动起来,不过既然能够争取到一定的时间,倒也正好。”

“你是指‘现在以司令那里的事情优先’?…………我说,如果说人类会毁灭是无法避免的话,那么,补完计划又是什么啊?”

通往地下的电梯,电源还接通着。打开大门,两人走了进去。目的地是处于最下层,并在那前方的,莉莉丝的身边。

“在第二次冲击带来的影响充满整个地球之前,暂时把所有的生命都回归到原本的状态,换言之就是互相补完对方,回归最原始的,单一的生命这一状态。而补完计划似乎就是为此而必须的仪式。活着的人将会失去人的形体,只剩下灵魂还残留着。”

“那又和死有什么区别了!?为什么他们有权利做那种事情啊!!”

美里的这声叫喊,也代表着所有将会被卷入的,人们的心声吧。
如今,在这个瞬间里,世界看上去似乎还没有任何变故。无论是展开进攻的战自士兵们,还是日本政府的首脑们,就连NERV的大部分职员们,在听到“迟早都会灭亡的,所以现在就死吧”这种话的时候,想必是不可能心悦诚服地予以遵从的吧。
所以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得以知晓这一事实,并展开了这样的计划。

“放着不管的话,等待着人类的也只会是彼此互相蚕食的地狱而已。他们是想‘在那之前就把事情提前进行了’吧。虽然不清楚能否再次从被补完的状态复活过来,但是,看样子可能性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吧。”

“‘既便如此,也比丑陋地迎来毁灭要好’……是这样想的吧。”

“嗯,委员会的真正目的就是这个了。所谓的‘拯救人类’倒也不全是在胡说就是了。”

“那,司令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元度和冬月的目的是为了和消失于初号机之中的碇 唯相会”——就算这么说了,想必美里也无法予以理解吧。
从一开始他们就打算阻止SEELE的补完计划了。那也就意味着在慢性自杀。即使把原本留给子孙们的世界舍弃掉,他也希望和深爱的女性一起活下去。

接着,现在则是为了和唯相见,而打算和莉莉丝融合,令自己成为新的神祗。这其中没有丝毫“大义”。

但既便如此,加持也无法对此予以谴责。

 

仿佛要分散等待着回答的,美里的注意力似的,电梯到达了目的地。门慢慢地打开了。

无言地走出电梯,加持回头等待着美里。对于走路稍微有些不稳的美里,仿佛在给予照料一般,他温柔地抓住了她的手。

“走吧,葛城。去亲眼看看我们的‘真实’。”

“……说的也是呢。”

随着这句话,美里举起了另一只手。

 
“什……”

被摆了一道的加持,似乎感到难以应付似地拉长了脸,哑然地捂着自己被打了一记耳光的面颊。而他的双眼却望见了,美里那和颜悦色的微笑。

“总之,现在就先给我这样忍耐着吧。等一切都结束以后,再接着做下去吧。”

 
(1:“南极的死亡之海会扩张”这一设定,是《Evangelion SR》中的原创要素,和EVA原作没有任何关系,而之所以会如此设定,也是为了给后面的“某剧情”埋下的伏笔)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