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SR – the destiny –(2) by: sirens/[日]KATSUMARU

2001年04月2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232字 ⁄ 字号 *SR – the destiny –(2) by: sirens/[日]KATSUMAR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99 views 次

Chapter:2

残月,

 

飘忽的黑云,

 

闪烁的星星。

 

平静的夜空下,不知为何的焦虑。

 

和平、安稳的日子。可是,这一切都是如此短暂。

 

也不会永远继续下去。

 

类人武器的驾驶,这是我在这里的唯一通行证。

 

不知何时使徒又来了。恐怖又要开始。

 

那时,又会与死神为邻。

 

可是,当使徒们再也不来的时候…我又将去哪里呢?

 

SR -the destiny-

 

原著:かつ丸

翻译:S. N. Ayanami

 

“消失?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消失啊。美国第二支部从此不存在于地球上,一点痕迹都不留。就这样啊。”

 

律子没有正面回答美里气势汹汹的质问。数刻钟前情报通过卫星送了来,跟着由总务部开始,NERV的上上下下都大大混乱了。

 

当然作战部也不例外。美里之所以找律子,是希望多少能获得点正确情报吧。

 

“那...?找到了事件的起因了?”

 

为了同样目的而来的加持在一旁问道。看来他不像是瞎起哄。

 

“详细资料还没有,原因大概是实验失败。”

 

“...实验?什么实验?”

 

“S2机关...?”

 

美里疑问,加持则若有所思的喃喃。他们的分别在于平日收集情报的多少。律子对后者的话点了点头。

 

“是啊,那边正好在进行四号机的搭载实验...目前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慢、慢。什么S2机关?......那是什么东西嘛?”

 

“上次从第四使徒上摘下来的那个啊。就是这次事件的元凶啊。”

 

“干嘛现在还...就是不用那个,二号机不也是有吗?”

 

美里的话确是很有道理。律子一时语塞。

 

“...二号机那个是为破坏炮特造的...四号机只用作动力源。”

 

本不应该向美里解释四号机的事。不过,因为美里对泠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更不能告诉她二号机的S2机关是秘密制造的吧。

 

“永久动力?这方便是挺方便,万一暴走就停不了了。”

 

律子解释得很勉强,但美里像是没察觉。

 

“噢,目前还没完全实用化的。”

 

“就是说三号机会维持现状咯?”

 

“嗯。不过美国方面现在好像害怕了,要求引渡呢。现在忙得不得了呢,刚好又发现了第四适格。”

 

美里一下把眼张得老大瞪着律子,后者倒一脸平静,。

真的,巧合得太运气了。

 

“啊?什么呀?我怎么不知道?”

 

“还不算正式的呢。马路德的报告书也快了吧。”

 

 

“这也是剧本中的?”

 

蓝发的少女问。被问的原度还是巍然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NERV司令室。今天冬月不在。

 

“虽然是早晚的事,可是使徒还没完全消灭,现在太早了点吧?”

 

“什么事也有意外的。三号机提早收回没准是运气。”

 

“还是那么专横。”

 

泠很惊讶。把手架在脸前的原度微微扬起一边嘴角。

 

“制御失败就是说,完成品的资料没泄露一点出去吧。”

 

“上次不是说过了吗?全部清消了嘛。只是使徒的S2机关的资料不是我收集的,还留在记录里呢。”

 

“那个没关系。以后的发展也是要用到的。”

 

“破坏炮就不可能了。S2机关因为在身边还是可以的。德国也不是没有人才的嘛。不过你怎么打算?也让初号机有一个?”

 

泠的语气里混杂着嘲讽。

 

“...这不必。五号机之后都搭载,因为之后的使徒的力量不明确,这只不过是增强实力而已。”

 

“嗯...反正电缆和内部电池支持的作战半径是太短了些。击败全部使徒后,战场就不仅仅是这里了...吧?”

 

原度仿佛没听出泠话中的揶谕,只是点了点头。

 

 

放学的铃响了。大家嘈嘈嚷嚷着都站起来。冬治稍微伸了个懒腰,也拿起书包站了起来。

 

“铃原、好好做你的值日噢。”

 

“是是,知道了。”

 

实际上完全抛到脑后去了。光一个提醒下,冬治慌乱的扔下书包。

 

只好回头就去找另一个值日生,可是到处也没有看到那把蓝发。还来啊?这么想着,一边再搜索一遍,却找到了另一个人。

 

“怎么啦,老师?”

 

“啊?呃?没没什么。”

 

真嗣意外被叫住,回答得很不自然。

 

“干吗一个人在这里啊?稀奇稀奇。不是和绫波一块啦?”

 

“哦,绫波中午时就回总部实验去了。我是傍晚才开始。”

 

“这么说来,有空了?”

 

“嗯?有点吧。”

 

真嗣没听出冬治的话外音,回答得很坦白。

冬治奸笑一下。

 

“值日值日,快点来帮忙吧。”

 

“怎、怎么是我?”

 

“噢唷!另一位不是绫波吗?太太的责任当然要得丈夫来承担了噢。”

 

“什、什么丈夫嘛。”

 

“好啦,快些帮忙!”

 

冬治不由分说就押着走。真嗣无奈之下也只好从命了。

 

两人边做边说笑,渐渐接近值日尾声了。

 

虽然光在旁一直带着少许失落的神色看着,两人终于到最后也没发现。

 

 

“零的状况如何?”

 

“是。身体的数据没有问题。正在朝设备方向去。”

 

“明天大概就完了吧,终于成功了呢。后面就等看看实际效果如何了。”

 

“也是呢...不过,不和葛城小姐知会一下不太好吧?”

 

真夜好像很不平。进入中央教条实验室是要有特殊通行权的。现在就律子和真夜两人。

 

她还记着上次向美里透露了些模拟拴快要完成的消息,结果被律子唠叨了好一阵子的事吧?

 

“啊...和美里说就等于告诉真嗣了。这样一来他有什么反应就难说了。”

 

“可是,葛城小姐一直有保守秘密的啊。始终会清楚的嘛。”

 

“仍在开发和已经完成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而且用的时候还不知道会不会硬来呢。美里可是最激烈反对让真嗣他们上战场的哪。”

 

真夜好像有点不信,问律子:

 

“葛城小姐吗?”

 

“嗯。她之所以要承担起照顾真嗣和零的责任,多少是为了减轻心里的罪恶感吧。只不过是无意识的而已。”

 

“那...第四适格者的事也...”

 

真夜显得有点犯愁了。律子没事一样继续道。

 

“打击是有点的了。正不知怎么和真嗣说呢。”

 

 

“不过老师也变不少了嘛。”

 

值日过后,冬治和真嗣一块回家,突然间非常感慨的说到。

 

“我吗?”

 

真嗣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反问道。

 

“是啊,以前对别人的事总是漠不关心的样子啊。”

 

“这、这样啊。”

 

可不是在责怪你啊。冬治笑着。

 

“只是为了别人做点什么,所以才特意空出时间来不是吗。”

 

“只不过是帮帮值日的忙而已嘛。”

 

“我看你帮的不是我,是绫波吧。”

 

冬治揶揄着。被说着心病的真嗣不好意思红起脸来。

 

“才、才不是,就算不是她的值日也...”

 

“啊呀怎么还要为自己开脱哪。算了,怎么也好,你们两个呀,以前就像世上只有自己活着一样哪。”

 

“...大概吧。”

 

“...是呀。”

 

冬治的话,也钩起了真嗣的记忆。大概事实就是如此吧。可是,就如不可知的未来一样,真嗣对于过去的印象也是一样朦胧。

 

还是,努力的过好现在的每一天吧。

 

 

“休息啊?小真。”

 

“嗯。我还有战斗训练呢。”

 

自动售货机前。加持正和喝桔子汁的真夜搭讪,手里还拿着买咖啡找回的零钱。

 

“辛苦啊,兼职。”

 

“没办法啊,那边也有很多危险任务嘛。”

 

加持的脸上浮起一个涎皮的微笑,大概要向猎物下手了吧。他一手拿着罐咖啡,又向真夜走近一步。

 

“有什么难处就和我说吧。只要我力所能及,什么时候都那么乐意的。”

 

“呃,没、谢...”

 

真夜迟疑了一下,加持的手已经搂住了她的肩膀。

 

真夜虽然还保持着微笑,身子却朝旁挪了挪。不过加持全不在意。

 

“不必担心啊,其实我也很想替你分担一些战斗的痛苦啊。”

 

“葛、葛城小姐会说的哟。”

 

“泄露这个秘密的会是这片唇吗?”

 

说着加持抱住她,凑近了脸。真夜一瞬间抖了抖,却像被迷住似的动也动不了。

 

“在干嘛?你们两个。”

 

话中一股怒火烧过来。正是他们口中的某人,气势汹汹的站在自贩机前。

 

那脸简直和制服是同色的。

 

“那、那我...还有训练...”

 

真夜一下显出安心的表情,逃也似的离开了。美里等她走了,便向加持走过去。

 

“真是,别把你的手放到后辈身上!”

 

“也是你的职责范围?”

 

“真夜也是我的部下。她在战斗时情绪混乱出了事算你的算我的?明白了?”

 

加持当然不会理会这种不是理由的理由。听完了,他靠前她。

 

然后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那...葛城的话就没问题了?”

 

“才怪!...喂,你知不知道马路德机关和CHILDREN的秘密。为什么会是那孩子?”

 

美里拧着他的手,问道。眼神很是严肃。

 

“哟,不像葛城嘛,要求别人。”

 

“临大事不区小节嘛。喂,你倒是快说嘛。”

 

“...去查查暗号707吧。”

 

加持凑近了美里的耳边,细声说道。美里的脸一下绷得更紧了。

 

“707?...不是真嗣的学校吗?”

 

加持点了点头,美里正要追问下去,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

 

“美里小姐...律子小姐让你过去。”

 

还穿着制服,真嗣应该是刚到。

 

看他说得小心翼翼的,美里以为他听到了,不由得红了脸。

 

“噢,知、知道了...那、呆会见。加持。”

 

美里丢下这句话就走了。加持看见真嗣尴尬的站着,笑着说。

 

“跟我走走怎样?”

 

 

“这种地方种田?”

 

真嗣跟着加持来到地下空间的外部。在这地底下,却好像看到天上的太阳。

 

远远看见一个西瓜的田。

 

“我弄的。不错吧?”

 

加持有点自傲的夸耀。几条藤里有几个像瓜似的东西,或者确实是这样。

 

“...为什么在这里做这些?”

 

“只是兴趣而已。养些什么也好,能学到很多东西的。”

 

“...也有痛苦,是吗?”

 

真嗣盯着田里的瓜想了想后,答道。

 

“啊,也有吧...但是,因为有痛苦,才更能体会幸福的快乐,不是吗?”

 

“只有快乐...是不行的吗?”

 

“嗯,是这么说呢。一味追求快乐,就等于逃避现实了。”

 

真嗣抬起头来看着他,加持的目光则停留在田里。

 

“每样事物都有正反两面的。目前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面。有时候无论是苦是乐你也得接受,这就是活着啊。”

 

加持的声音低沉得简直只有他自己才听得见,可是他回过头来,向真嗣微笑着。

 

“好了,别说这些沉重的东西了。也常来看看他们吧,熟了就给个你怎样?”

 

 

“还有,你和本人说了吗?”

 

律子的研究室。她叫美里来不过为了些零碎的东西,后者留了下来。给作战部的杂务,从来都是交给日向了事的。

 

不过她也不是很空闲。随着三号机的加入,战斗架构的调整等等的问题都列入的美里的重要工作的日程。留在这里是为了躲开冬月的召见。

 

“明天通知。直接到学校里去呢。”

 

“家人也没有意见呢。不过,那孩子也不一定应承啊。”

 

“...?怎么说?他、是真嗣的好友吧。总不会看着朋友上战场自己无动于衷吧?”

 

律子这段冷澈的话令美里张口结舌。她不是不知道冬治。没准律子是正确的呢?

 

“怎么说,他也无权反对。和那时的真嗣一样。”

 

“因为家人在这里工作的缘故?我们的手段还是这么卑劣呢。”

 

“没办法啊...和真嗣,还有零说了吗?”

 

“还没呢...反正也是决定好的事。就这样算了好了。”

 

一涉及到真嗣他们,美里就含糊了。她也是今天才问过自己。可是,这决心太难下了。

 

“那也好,不过还是早点比较好噢。犹犹疑疑只会错失时机啊。”

 

“...知道了哟。”

 

美里说着,眼光不定的看着外头。律子小声叹了叹气,她没发觉。

 

“他们两个今天都很迟耶。”

 

直行电车上,根本看不到其他任何人。

 

现在他们正在回家。真嗣和零互相贴身坐着。

 

“应该不像昨天那样晚。过八时就回来了。”

 

“那,得准备她们的晚饭了。”

 

零点了点头,眼中少许惋惜的模样。真嗣继续道。

 

“可是,最近大家干嘛都那么忙呢?使徒还没来嘛。”

 

“...是吗?”

 

“嗯、真夜不说,连美里平时不加班的也忙得很晚哪。”

 

“...好像是吧。”

 

零根本就不关心。在她而言,只有这样才能和更久的留住真嗣。现在的状态,简直是好运了。当然,真嗣本人也不反对这一点。

 

“啊,算了...说起来,绫波也常常一个人被叫去,其实是做什么实验呢?”

 

真嗣随口问了问。可是,零听到后却明显的迟疑起来。

 

红色的眼珠子一瞬间转暗淡了,面部表情也僵硬起来。

 

“没什么...”

 

“没什么?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啊?”

 

真嗣一再追问下零也只是摇头。

 

“...只是按照赤木博士的指示,不是...很清楚。”

 

“这、这样啊...”

 

真嗣看见零低着头,也就不忍再追下去。但他的心里,仍然缭绕着一团无法释然的感觉。

 

 

次日,真嗣独个回到教师。零今天整天在NERV做实验。

 

虽然昨天的事表面上是结束了,可零的态度,更让真嗣感到一种一定要找机会跟律子或者真夜弄清楚不可的感觉。

 

“早啊,真嗣。”

 

“怎嘛,老师今天一个人啊?”

 

“早安,剑介,冬治。有时候无牵无挂也是好的嘛。”

 

真嗣微笑着答道,话中大概带着点真心吧?

 

“啊呀呀,怎么这么说呀,太太听了可要生气了唷。”

 

“还得‘绫波~~’ 这样追着解释呢。”

 

“什、什么跟什么嘛。”

 

三笨难一早就照旧嘻嘻闹闹了一阵。突然都忙忙的回到座位上,原来是班主任来了。

 

“...以上是联络事项。啊、铃原。”

 

“是、是!”

 

“午休时到校长室去一下。”

 

“嗯、啊?”

 

平白无故就被叫出去。全班的视线一下都集中在铃原身上。当事人却一点也没往心里装,只是有点疑惑而已。

 

 

中央教条区。

 

零立在一根桔黄色的玻璃管里。从玻璃管的上端一直延伸出去好十几根粗导管。

 

这是模拟操作系统的根干部份。

 

在她面前站着一直注视她的原度。

 

在身上不挂一丝的零面前,十分平和的站着。

 

缓缓的,零张开眼帘。视线和红色的镜片后的视线交合。

 

原度给了她一个小小的微笑,零也细细的回报了一个。

 

但,眼中再也没有那种纯洁无尘的神色。仿佛,带着害怕,还有恐惧。

 

零再次合上眼,把自己托付出去。

 

原度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把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久没离开。

 

 

“打扰了~~。”

 

一声招呼后,冬治进入校长室。

 

宽大的办公桌,豪华的摆设。

 

里面除了晨会里见过的校长,还有一位女性。

 

他认识她。以前曾在真嗣家中见过一次。

 

可是,她的出现,让冬治强烈的感到意外。

 

“...律、律子小姐?”

 

律子也不让冬治回过神,立刻用事务性的口吻开始说明来意。她大概很是喜欢那种没有感情的语调。

 

“铃原冬治吗?”

 

“是、是的。”

 

“开门见山吧。你已被选为NERV直属的第四适格者。”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