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SR – the destiny –(3) by: sirens/[日]KATSUMARU

2001年04月2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163字 ⁄ 字号 *SR – the destiny –(3) by: sirens/[日]KATSUMAR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62 views 次

Chapter:3

山的背脊,

夏日的阳光为它涂上深绿的色彩.

宁静.

不时吹来的风,很舒适.湿度很低,即使在日头晒着的地方也不觉得闷热.

大概,也因为这个城市所处的是个高地吧.

天,很高.

远处,涌来堆堆积雨云,或许预示着骤雨的来临.

看来,得带雨伞了.这么想着,心里便忧愁起来.

SR -the Destiny-

章三 想哭的夜晚

Written By かつ丸

Translated By Sirens

"新的EVA?什么新的?"

真嗣的脸上一副惊讶的样子,弄的原先发问的剑介反而很意外的样子告诉他:

"什么,你不知道?好像要从美国运来了呀."

"嗯.我还没听说."

"还是机密事项吧?美里小姐也没透露些什么吗?"

"...唔."

真嗣点了点头,心里却翻腾了.也是,身为NERV总司令的儿子,还不如局外人的剑介知道的多,的确不是那么愉快的事.

"那,听说了四号机的实验失败,美国第二支部消失的事件吗?我爸那里乱成一团呢."

"...不知道."

真嗣很低声回答道.剑介的额头渗出冷汗.

"其实也跟驾驶员没什么关系是不是?听了反而造成精神压力嘛."

"...大概吧."

"肯定是这样的. 对了,真嗣,无论如何拜托你了,一定给美里小姐说说,让我当这个四号机的驾驶."

剑介也不理会一旁不作声的真嗣,继续接道. 后者一瞬间没听明白,愕然的抬起头.

"这能由我说吗?而且,为什么?"

"这是我的梦想啊.你也知道我很热中这方面的东西嘛."

真嗣像从来不认识他一样看着他.他怎么也不相信剑介在看过自己在插入栓里所受的痛苦后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他忍不住冲口说.

"好吧...说是替你说,可别抱太大希望啊."

"太感谢了!那...回见吧."

真嗣看着双手合十道谢的剑介,忽然感到很嫌恶.

"然后就应承了?"

控制室.美里一边流览着三号机起动实验手册,一边询问律子东治的事.

"是啊,唯一的附加条件就是替他妹妹转一个设备完善的医院呢."

"妹妹?"

"受伤入院的.自第一次地上战斗以来呢."

美里仰起了头.

"凶手是咱们吧...真的,太卑鄙了."

"凶手是使徒.言归正转,三号机明天到达.实验定于后天."

"...没办法.要做的还是得做的."

"是啊...和他说了吗?"

美里正不想谈这个问题.苦笑之下回答说:

"今晚说.明天就出发了,再也拖不了了."

"算啦,真嗣也比以前积极多了,一定没问题."

"所以说没问题嘛."

埋头于文件中的美里小声应着,律子的安慰似乎没有什么效力.

"出差?"

"是的,明天起三天,到松代.三号机的起动试验呢."

今天难得四人都在一起用餐.

美里喝了一顿啤酒后,开始宣布那事.因为知道实情,其间真夜一直没说话.

"我不去的.试验有前辈就够了.而且总部MAGI的资料转移作业也得有人做."

"真嗣,真夜加不加班还难说.可是你也不能晚过十点回家哟.我已经拜托了加持来看着你噢."

真嗣和零的脸都红了.真夜忍不住笑出来.

真嗣觉得脸火辣辣烧着,慌忙岔开话题.

"...嗯,美里姐.三号机呢?"

"啊,一时还说不清,是从美国那里运过来,估计会加强战力吧."

美里有点紧张了,表情也认真起来.

"可是,四号机不是失败了吗?"

"不要紧,我们这里又有专业人才,加上律子,怎么也不会出状况的.一定的."

"是啊,真嗣.前辈又怎么会失败呢."

"...大概,是这样吧."

真嗣将信将疑的回应着,零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美里赶忙打起圆场.

"啊呀,别太担心了.我们会十分注意的了."

"是..."

"对了,美里姐, 三号机的驾驶员是...?"

美里的表情更严峻了.真夜又静了下去.真嗣见两人的神情改变,更是屏息等着她回答.

沉默持续着,

最后美里终于下了决心.注视着真嗣,她说:

"......是铃原."

"...啊?"

真嗣做梦也料不到是这人.他的目光瞬间暗淡了.

语塞,转而沉默.脸色苍白了.

"碇..."

零担心的去握他的手,那手,就像附在石雕上一样毫无生气.

太平洋的天空上,飞着一架运输机.

"A"字型的机身,连着下面十字架吊着的黑色巨人,组合出不祥的图案.

机体进入了一片黑云.

黑云马上抖动,放射出几道电光,雷鸣在空气中震动.

"...后来,怎么样了呢?"

"就如担心的那样,好像打击很大的样子."

见律子问起昨天的事,美里只好灰着脸回答.

两人面对面在车子里坐着.

"那也不能不说吧.很快就习惯的."

"是就好了...本来想在今早再心理工作的,结果真嗣的朋友来了,就含糊过去了."

"去你那里?"

"是嘛,那个叫相田的...想当三号机驾驶的样子."

律子愣了道: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知道就好了...真嗣的脸色看上去很糟,可别吵起来啊."

午休,屋顶上.真嗣注视着穿夹克的男孩.他倚着栏杆,望着操场对面.

真嗣声言不响的走去,男孩觉得有人靠近,回过头看了看,接着又把头扭回去.

沉默中,真嗣走到他身旁,也抓住栏杆.

".........听说了吧."

".......嗯."

走着的时候,真嗣想了许多要问的话,和要说的话.

为什么,要应承.

难道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全吗?

难道想剑介一样头脑发热吗?

难道不怕死吗?

可是,东治的脸上,写出了所有答案.他是知道的,而且他作出了选择.真嗣还能说什么呢?

过了好久好久,两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那道风景.

第三东京广阔的街市.

"喂,真嗣.你为了什么当驾驶员?"

东治的声音很低.同样的问题,真嗣也曾问过零.

真嗣看着他.他也看着他.

"为了......保护羁绊."

"......和绫波的吗."

"......和所有人的."

"是吗...是这样吗."

听了他的回答,东治微微笑了.这就是他希望的答案吗?真嗣无从得知.

东治也有个驱使他这么做的理由吧?

为了保护该保护的东西.

真嗣又想起这里发生过的许许多多的事情.

被东治揍,然后他和剑介被卷入与第四使徒的作战.

真嗣无言的转过脸,眺望着街道的景色.

东治也同样眺望着.

他们的身后,悄然的驻立着零.

"现在才到?整整三小时呢."

律子还是那样,语气中一点焦急都听不出.

"让我等那么久的男人还是第一个."

目视着运输机的降落,美里的牙缝里爆出几个字.

"......还得办交接手续呢,可别吵起来呀."

"是是是.要做就快吧."

"好吧.不好好检查的话,烦人的事就会比山还多呢.当初要带了真夜来就好多了."

律子一脸难色,由于那不是美里的份内事,后者没有表示多少同情,也对她的抱怨没什么兴趣.

"作为驾驶员没办法嘛.总不能把二号机也搬过来啊."

"话是这么说...不过比起当驾驶二号机,在这里帮忙更有用处嘛."

"...不管怎么说,当初决定的不是你吗?"

美里诡笑着看律子.后者掩饰一阵向运输机走去了.

"呃?怎么还没回去啊?"

放学后.像前天一样,光发现东治一个人在课室里摆桌子.

"谁叫整个星期都是我值日啊."

东治回答中语气却了无神气.

"绫波呢?走了?"

"啊,刚才粘着真嗣走了.真没办法啊."

"是吗?那,我帮你吧."

光说着,脸不禁又红了.可东治还是没有发觉.

"真不好意思.那,谢谢了."

东治一边才说着肚子里头就咕碌碌的呻吟起来.

"好恶心的声音哟.下流!"

"嗯?啊,这么说,咱还没有吃中饭哪."

光一下听懵了,在她印象中,东治基本上是为了中午那顿才来学校的.

"为什么?身体不舒服吗?"

"倒不是...午饭没买成而已."

"铃原老是吃面包的,对身体不好的."

"没关系.偶然也会家带的.只是面条不太好吃而已."

说着说着东治就跑了题,还挺起了胸膛一付辩论的架势.

光不觉苦笑.笑了一阵,她深吸一口气,说道:

"......其实,我每天要给我们三姐妹做便当.有时侯份量掌握不好就多出来.如果铃原你不介意,可不可以帮忙处理些呢?"

"噢,那就太好了.处理剩饭菜什么的就交给我吧."

东治倒应承得很爽快.

"真的,那下次就带过来咯."

像是被东治的笑容感染,光的声音也变雀跃了.

"喂,真的不问问啊?"

"你还真固执啊,不是说不清楚吗."

真嗣满脸不快的说着.零像往常一样走在他身边.这次还跟着个很会缠的剑介.

"可是也快决定了嘛.美里姐不是这么说的吗."

"她说实验就要进行了,大概回来时就会替我们介绍吧."

"这么说,可能还没完成对驾驶员的考核吧.不过早上你很怪哪,真嗣."

"才没有.还没有正式介绍是不是,绫波?"

一边说一边看一旁的零. 零对着他点了点头.的确也还没正式宣布,只是从美里口中听闻而已.

"...明白了.看样子最终决定还没下呢.嗯."

剑介的脸上恢复了些光彩.真嗣则显得很冷淡.

"...我说,这么想做驾驶员吗?"

"当然啦,被选上的你是不能明白的啦...那,我先走了."

剑介见不能再得到什么便情报含糊几句走了.真嗣也不理,只是目送着他的背影.

"...没关系?"

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零问一旁黑着脸的真嗣.

"可以了.美里姐也说过这还是极密事项的."

"那个人,想驾驶EVA呢."

"...他还不晓得什么危险...所以才能那么说."

真嗣长叹一气.零怜恤的看着他,又问:

"那碇...希望他不成功?"

真嗣一下迟疑了,过了会才说

"...不."

"还有穿夹克的?"

"...嗯,最好东治也别牵连进去."

"不过,要是他们当了,就不用碇了."

真嗣的脚停住了.看着零的眼,他脸上浮出迷惑的神色.零继续说

"这样,就不用面对那些危险了."

"...那,那倒是."

真嗣点着头,可眼里却浑浊了.

"呀,真不是盖的,没想到呀."

美里家的饭厅,加持边呷口呷舌的吃真嗣做的菜,一边不住的赞叹.

"因为葛城的真的太差了,所以当初她说你时我也没有全信."

"先辈说葛城小姐那些算不上是菜呢."

"还用说...只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本人根本没有自知之明啊."

夜间八时,被美里叫去照顾真嗣的加持还有自称零的监护人的真夜一起回来.两人什么都没做结果倒成了被照顾的.

慢慢的就讨论起脑筋脱线的美里来.另一边,两个中学生则静静的进餐.

"...真嗣,和铃原谈过了?"

真夜觉得有点异样便问道.加持和零听了同时抬起头看他.

"...是的."

"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

"这样啊...葛城小姐也很担心你的,提起精神哟."

真夜说着笑了.真嗣也僵硬的回笑着.

大厅中横着两床被铺,分别躺着真嗣和加持.四周已是漆黑一团.

如果房间被看到就麻烦啦,美里在电话里这么让真嗣看好加持.同时美里又拜托加持看好真嗣和零不要到深夜还发生过激行为.本来真夜早归也没有必要让他呆在这里.

真嗣自己本想自睡一室,可突然有加持这个能倾诉的对象更是求之不得.

"...加持,睡了吗."

"什么事?"

加持还没睡.真嗣倒踌躇了.其实他也不是特别想什么,于是就找到什么说什么.

"...加持为什么进NERV呢?"

"...还是那么突然哪...以前问过葛城吗?"

"嗯...也只是问过她而已."

"对她而言,是为了打倒使徒吧."

"是这么说的."

加持沉默了一会.

"我嘛...因为那是最接近真实的地方吧...大概."

"真实?EVA的?"

"也不只是这个.它确实是第二冲击,使徒,第三冲击等等迷团的中心,但我所指的真实并不单纯是这样."

真嗣虽然不明白,但也专心的听着.

"简单说,就是为了确认...什么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吧."

"最重要的东西?"

"...现在,是零对不对?"

"呃"

被指穿心病的真嗣一下无言,加持不禁一笑.

"其实不必太害羞.为了喜欢的女性努力可能是男人基本的本能呢."

"...加持也一样?"

"啊啊,说不定呢...但是,真嗣,到头来只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已啊."

加持说着语气也严肃了.

"不管嘴上说为这个为那个,其实都是为了自己,人就是这种东西."

"可也...是快乐的啊."

"当然也能这么说.只是,人和人之间总有一道越不过的墙的.对方真正想什么,不是那么容易知道的."

真嗣反问道:

"美里姐,也一样吗?"

"...啊啊.´彼女´从字面上解就是远方的女性的意思.不能理解的对象啊."

真嗣联想到零.的确对她,自己说不上了解.而这并不完因为她的寡言.同样,自己对零来说也是一样的吧.他也想理解他,去理解她.这是不可能的吗?

"所以呀真嗣.我刚才说要寻找我自己的真实...那是非常自私的说法哪."

加持也不理会真嗣的疑惑,继续道.

"就算这样也不能停止对这个真实的追求.说到底,人就是为了自己而活的,可怜吧."

"为了对方着想时也...一样?"

"啊,这么想的时候也是为了自己啊...可是,我无所谓.而且对方也会高兴.结果就是一切."

真嗣的心里激荡着.

这么说,自己驾驶EVA也是一样的?脱下所有华丽的掩饰,这其实就是自己希望的?所以,才会有那样压抑的心情?从听到东治被选中的那天起,从知道他也有资格的那天起.

--------------------------------------------------------------------------------

Sirens笔记:

这么久没更新对不起大家了.由于工作和学业无法兼顾的关系,我决定以后集中精力先把SR翻出来,所以今后<<我和她的故事>>的翻译进度会比较随意一点了.各位DARU先生的FANS请原谅我这个任性的决定.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