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撕裂的真实(7) by: Asuka

2001年02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583字 ⁄ 字号 撕裂的真实(7) by: Asuk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18 views 次

Chapter:7

撕裂的真实(七)
By Asuka

 

#7 深红

做完手术,明日香脱下手术衣,穿好白袍子走出手术室。陪花城纯子的经纪人慌忙迎上前,“好了吗?”

“当然。”

“谢谢,谢谢!”

“再过二十分钟她才会醒,醒了再送病房。”

“是的,谢谢,谢谢!”经纪人恭恭敬敬行了好几个礼,然后吞吞吐吐地说:“有件事,想请教您。”

“到里面说吧。”明日香领他进诊疗室。

“事情是这样的。。。”经纪人仍然吞吞吐吐说:“这次的事,请一定帮我们保密。”

“当然,医院里的职员全部吩咐过了。叫他们决对不可向任何外人或者病人提起这件事。”

“刚刚要到贵院来,路上故意换了一次计程车。如果有杂志社的记者追过来,请不要让他们进来。”

“放心好了,挂号处我会再交代一次。”

“还有。。。以后的事。”

“以后?”明日香正在喝开水,很是奇怪。

“是这样的,这件事除了我和一个呆会儿马上会到的,伺候她的女佣之外,连电视台的节目制作我都没让他们知道。所以,我想请教您,她什么时候才可以开始工作?”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工作。”

经纪人搓着手说:“明天下午在千叶,两点有一场现场录影。。。”

“明天?”

“是的。”

明日香不敢相信地注视着经纪人的脸。今天晚上八点刚动过手术,明天下午两点就要她站在舞台上面,给她休息的时间只有半天。她问经纪人:“两点出场,从这儿去,十二点以前就得出发喽?”

 

 

 

“是的,上场前还要简单预演一下,所以。。。恐怕十点以后就得出发。”经纪人低下头,不敢直视明日香的脸。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经纪人又吞吞吐吐地开口:“你看过吧,S制药厂提供的《五灯奖》节目,由家族三人组成一组比赛。花城小姐当裁判,并穿插节目唱几首歌。”

“。。。 。。。”

“当裁判只要坐着听就可以了,我想,不至于太累的。”

“你太武断了。”

“是的,我也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

“不好就取消啊。”

“怎么取消呢?观众全部是为了一睹花城小姐的风采而来的,要改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而且改了时间,秘密就守不住了。所以这是没有办法的。”经纪人没有流汗,却掏出手帕猛擦脸:“怎么样?可以吧,大夫。”

“当然不可以。”明日香肯定回答。

“那,问题怎么解决呢?”经纪人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明日香。

“你是说非出场不可?”

“是的是的,可以是不是?”

“我没说可以,我只说你如果硬要带她去就带她去。”

“那。。。我可以带她去了?”

“那是你的事。”

“花城小姐在台上不会出问题吧?”

“不知道。”

“大概不会是不是?”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你猜想呢?”

“这怎么能猜想呢?照道理,那是绝对不可以的。可是依你的话,好象非出场不可。”

“情非得以,我也不希望那样做。”

“好了,你自己决定吧!”明日香说着拿起花城纯子的病历表,记下他刚刚手术时所见的“SS。3。5M”(三个月半的胎儿)

“那就这样吧,”经纪人自己下结论,“明天上午十一点左右,我带她去千叶。现场录影以后,本来还有现场新歌练唱和拜访唱片行的预定日程,着两样我可以设法延期。不过在饭店大厅的记者招待会不能不露面。等招待会结束,我会连夜送她回来的。”

明日香不吭声,低头继续写病历表。

“对不起,我自做主张。”

“不用向我道歉,受苦的是花城小姐,不是我。”

“影艺界的传言可怕的很,”经纪人又说,“她坠胎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电视台的节目当然不敢请假,要偷闲抽出这半天时间,还真不容易呢。”

明日香默然听着经纪人自言自语。

“提出这么多无理的要求,事后我会好好答谢你的。”

“要送礼就送酒好了。”

“啊?”经纪人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坦白而又不客气的医生,竟然指定人送什么礼。

“不要别的酒,我喜欢玛歌堡红葡萄酒。”

“是的是的。”

香儿推门进来,她还穿着手术室的绿色衣帽,问明日香:“她醒了,叫她的名字会回应,可以推她回病房吗?”

“好,血压,脉搏都正常吧?”

“都正常,只是叫痛。”

“回病房打一针止痛剂。”

“是的”

“还有,病人明天中午要外出。”

“明天?”香儿不相信地看看明日香又看看经纪人。

“是的,好象有事要办,明天早上我会早点来看她,你记得把棉花等用品和药品提前给准备好。”

“好的。”香儿仍旧不相信地看看经纪人才走出去。

“醒了就没问题了是不是?谢谢你,这下我放心了。”

“要放心还早得很呢。”明日香毫无表情地说:“现在只是顺利做完手术罢了。”她站起来出去洗手了。

 

 

 

#8 深灰

香儿他们还在清洗手术台和用过的器具等。明日香自己先去花城纯子的病房,看她手术后的情况。

病房里没有经纪人,只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佣伺候着她。

纯子平躺在白色的病床上,低声呻吟:“好痛,好痛。。。”

明日香给她把完脉,量了一下血压。虽然低了点,但局部并没有继续出血的现象。

 

 

明日香默默地看着她的脸,没想到这位以美艳出名的歌星,没化妆的脸,肌肤这么粗糙。紧皱眉头的痛苦状,更没有半点二十一岁少女的青春气息。

香儿悄悄走进来,低声唤了两声:“花城小姐。”

“好痛呦!”声音沙哑像老太婆。

“还那么痛吗?”

“痛死了。。。 。。。”

“刚刚打的止痛药马上会生效,今天晚上好好休息。”香儿安慰她。

“明天。。。明天不能不去。。。 。。。”

“明天的事你不用担心,赶紧休息最要紧。”香儿临走叮嘱看护她的小女佣“把灯光弄暗些,尽量让她睡。”帮纯子压压被角,和明日香一起退出了病房。

在走廊上,香儿疑惑地望着明日香问:

“明天她要外出去做什么?”

“有一场现场录影。”

“她可以演出吗?”

“当然不好。”

“那你为什么答应她呢?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她自己要去的,我没责任。”

“可是她的身体,万一伤了身体怎么办?”香儿在电梯里忍不住打声起来。

“她把唱歌看得比健康更重要。”

“可是没有健康的身体,怎么唱歌呢?”

“这种话归她们那种人是说不通的。”

“可是,你是医生,不说不行啊!”走出电梯,香儿继续追着明日香一边走一边说:“听说昨天晚上在福冈登台,忙得几乎一晚没睡觉。今天也忙了一整天,这么晚才来动手术,明天中午以前又要外出,着不是疯了吗?不阻止她的话可能会在台上昏倒的。”

“呃,可能会昏倒。”

“你。。。”香儿以不谅解的口气逼问明日香,“怎么可以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呢?”

明日香止步回头看一眼香儿,什么话也没有说。突然往右边走廊一转,直直地走向洗手间。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花城纯子由经纪人和小女佣陪着坐上计程车。她戴一幅很大的太阳眼镜,风衣的领子竖起来。虽然看不清脸上的五官,但看得出来脸色苍白地象死人一样。紧抓着经纪人的肩膀,吃力地移着小步走,完全象个重病的病人。

香儿送她到医院门口坐车。

傍晚五点,明日香下班后迫不及待地赶着回公寓休息。昨天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迟到了公司两个钟头,不巧又接了花城纯子的手术,只好加夜班继续工作。今天又接着上了一整天的日班,所以回家时已经累地快要走不动了。

躺下时,忽然有了一个想法,确定后拿出手提电话,拉出短短的天线,按下号码,瞬间里面传来有点紧张的声音。明日香觉得有一点可笑。

“是我。”

“你?”

“哎哟,把我都忘了?”

“物流小姐?”

“你还记得我嘛,今天晚上镰仓有薪能(夜间露天能剧),你在薪桥车站等我,一起去,就这样说定了,再见!”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