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七话

2022年11月0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745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一章第七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53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七话

 

接连不断地传来操作员们的声音。

包括总司令碇 源堂在内,几乎所有NERV主要成员都来到了这间房间。

在强化玻璃的另一侧是一片广阔的空间,黄色的EVA就被拘束器固定在那里。

而它的搭乘者,则是第一适格者绫波 零。

 

 

监视器画面上,显示着插入栓中零的身姿。在她的手边,放着那副破碎的眼镜。

 

 

「各回线,没有异常。」

 

「驾驶员的脉搏、血压均位于正常区间。」

 

「收到。请继续。」

 

 

 

目前,试验的进行还算是顺利。

在两个月前发生了暴走事故,随后被冻结至今的零号机。

 

由于是试验机,原本就没有搭载战斗型的装甲和武器,因此看上去比初号机要纤细不少。话虽如此,为了弥补战力的不足,在德国的二号机运来之前也只能让零号机参与战斗了。

 

然而除此之外,今天这次启动试验,其实还有着另外的目的。

 

一旦证明绫波克隆体可以正常地与EVA建立同步,那也就意味着,今后计划量产的EVA机体永远也不会面临驾驶员短缺的问题。因此,今天的启动试验至关重要。

 

比起两个月前的那次失败,如今技术部已经通过初号机的各种试验积累了更多的数据,因此,律子对今天的启动试验非常有信心。

虽说就算是试验失败,源堂也应该不至于就此把自己远远推开。可说到底,自己毕竟不想让他失望。

 

更何况......

真嗣已经说过了。试验「成功」之后,下一只使徒将会袭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变得相信他的话了呢。

 

但是话说回来,除了今天的试验以外,她倒也并不希望一切事情都按照真嗣所说的那样发展。

 

 

 

倘若零选择了实现真嗣的愿望,让世上的一切生命归于虚无,那源堂的愿望不也就无法实现了吗。

虽然并不敢说自己完全理解了他的计划,但对律子来说,留在NERV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他的计划助力。

 

一定要成为对源堂来说不可或缺的存在。在过去的五年中,正是这个念头一直支撑着她走到今天。

 

否则,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再看自己一眼了吧。

 

 

 

源堂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倒不如说,他的内心其实一直在渴望着爱情。只是,对于他这种眼里只有计划的差劲男人来说,只有当律子走进了他的计划,他才会真正正正地朝她看上一眼。仅此而已。

所以,只要是源堂所渴求的,无论是什么,自己都会毫不犹豫地献给他。

 

 

 

此刻,源堂就坐在自己身边。

墨红色的太阳镜之下,那双锐利的双眼,定格在玻璃那一边的零号机身上。

操作员正在进行最后的倒数。但他看上去并不紧张。

 

 

律子觉得自己似乎从那双眼中看到了火光。像是寂静的、永不消融的坚冰一样的,苍蓝色的火光。

曾几何时,母亲直子也曾为这双眼睛倾倒过呢。

 

(这里的描写很凄美啊......但是怎么总感觉这里的情感这么别扭呢——beiming)

 

 

 

 

「零号机,已经启动。」

 

房间里响起了玛雅的声音。这一瞬间,紧张的气氛在房间里蔓延开来,然而最终,所有仪器的示数都停留在了正常的范围内。

曾经的噩梦没有重演。 似乎可以听到四周传来长舒一口气的声音。

然而,像是故意想要破坏这片气氛一样,尖锐的警报响了起来。

和真嗣所说的完全一致,时间刚刚好。

 

 

 

 

 

 

 

律子明白的。

其实许久以前,她就已经明白了。她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真嗣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那个少年,的的确确知晓着「未来」。

 

 

 

 

 

 

 

 

 

 

「EVA初号机,发射!」

 

美里下达了指令。

然而律子注意到,监视器中的真嗣,脸色似乎比平时更加苍白。

 

也是,他不可能不害怕的吧。

足以贯穿AT力场的炮击正在等待着他。这一击曾让他瞬间失去了意识,险些丧命。而现在,他即将再次承受相同的痛苦。

 

 

这就是事实。真嗣必须要再一次成为使徒的靶子。

 

 

‘ 已经通过MAGI预测出了使徒的能力。’ 这样的说辞,或许骗得了美里,但源堂和冬月是一定会起疑的。

使徒何时袭来,外观如何,能力又是什么,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可能预测的吧。

直到现在,人类就连使徒的正体都还没有弄清,更多的信息怎么可能知道呢。

 

 

倘若把 ‘ 真嗣其实是从第三次冲击之后穿越而来 ’ 这件事说出去,或许源堂他们反而会坚信不疑吧。

毕竟,第三次冲击为何会发生,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发生,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

 

 

藉由真嗣所知晓的「未来」的记忆,可以提前预知使徒的入侵。这样一来,所有的准备和应对工作也就可以提前展开了不是吗。美里手下的作战部,一定能把这份价值发挥到极致的。

 

 

 

 

然而,律子并不打算把真相告诉源堂。

 

至少目前仍是这样。

 

 

 

 

尽管自己也渐渐开始相信他的话了,但那毕竟只是预言。除了已经发生的事情,今后将会如何,还是找不到任何明确的依据。

 

 

但是,即使如此,那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秘密倘若由律子来说,也至少比由真嗣来说听上去更有可信度。

 

也许正是因此,真嗣才选择只把真相告诉律子一人的吧。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就经由律子之口,把「未来」传达给源堂或美里。

 

 

 

但同时律子也明白,事实上,真嗣并不希望自己说出去。

 

知晓真相的源堂,会对真嗣做什么呢?知晓真相的美里,又会怎样看待真嗣呢?恐怕他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之所以说给律子听,多半是因为对他而言,律子是个很遥远的人吧。所以,不论律子怎样看待他,都没关系。

 

何等自虐的想法啊。

 

 

 

考虑了这么多,律子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那个少年,将「未来」托付给了自己。世界的未来,以及他自己的未来。

 

‘ 只要能够阻止世界毁灭,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

说出这话时那双灼热的双瞳,至今仍在律子脑海里挥之不去。

 

 

何等深刻的觉悟,以及,何等沉重的悲哀。

 

那个眼神实在不该属于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深邃的黑瞳之中寄宿着沉痛的阴影,律子觉得似乎看到了他所背负的重担。

或许,他一直在等着自己责骂他。关于他自己,以及他所做过的事情。

 

既然NERV始终以守护人类为己任,那这一次,未来一定会变得不一样吧。包括律子在内的大人们,一定会为了扭转这场浩劫而拼尽全力吧。

恐怕他就是这么想的吧。

 

 

像他曾经说的那样,把他从NERV驱逐、让他再也无法接触到EVA,甚至将他处死,这的确不失为一种可行的选择。

 

如果美里知道了真相,多半立刻就会这样做的吧。就算他只是个孩子。

排除所有潜在的危险因素,以根绝第三次冲击爆发的可能。这是何等大义凛然的说辞啊。但就算是这样,只要能够改写未来,想必真嗣也一定会欣然接受的。

 

 

 

接下来,倘若被源堂知道了真相的话......

他一定会利用真嗣,直到榨干每一分价值的吧。为了他自己的目的。

真嗣他一定也预想到了这一点,但却还是选择了把一切告诉律子。

他把选择的权利、把自己的未来,全都托付给了律子。

 

 

 

 

 

 

但律子并不打算把真相说出去。源堂也好,美里也好。

 

这并不是因为她是个固执高傲的人,也不是因为她被真嗣的勇气所打动。

 

她只是很好奇。想要亲眼去见证。

真嗣知晓的「未来」之中,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呢。源堂一直在追求、渴望着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倘若现在就把真嗣交给源堂,那自己也就永远失去这个机会了吧。就算不会受到什么伤害,至少他也会被从自己的身边带走的吧。

 

 

作为科学家,她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真实」从自己的手中溜走。

 

而作为女人的话......

 

除了对源堂的渴求之外,自己心中,似乎还有些别的情感。

也许正是因为渴望着他,自己才格外想要抓住这份来自「未来」的信息。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他的面前占据主动;只有这样,她才能把源堂永远留在身边。

 

 

 

 

 

所以,真嗣所说的话,她绝不会告诉别人。

她绝不允许其他的人也知道「真相」。

 

 

 

 

 

 

 

 

 

 

 

 

 

 

也正是因此,面对来袭的使徒,只能按照最初的作战方针,派真嗣出击。

在地面上,使徒已经侵入了都市。已经没时间再做侦查了。

 

按照作战部的手册,现在的任务,应当是尽快发射初号机。而身为技术部长的律子,无权在毫无根据的前提下对此做出干涉。

 

 

 

 

「目标内部出现高能量反应!」

 

「怎么回事!」

 

面对青叶的报告,美里惊慌起来。

 

也许是感知到初号机的存在了吧,使徒已经开始为炮击蓄力了。在初号机露头的一瞬间,战斗就已经打响了。

使徒正悬浮于NERV设施的正上方。而初号机的发射口则位于距使徒最近的位置。这当然也是律子所设定的。

反正,就算距离再拉远几百米,对于炮击的威力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从一开始律子就知道,这一击注定是躲不开的。

 

 

 

 

她的目的,在于别处。

 

 

「圆周部加速,开始收束了!」

 

「难道是...阳电子炮?」

 

正八面体的使徒,以完全不像是生物的方式发动攻击。从以往入侵的使徒身上,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本应是这样的。

然而,倘若能够对此早有预料,那么事情的发展也就变得有趣起来了。

 

 

 

「真嗣君,快闪开!」

 

美里朝着显示着真嗣面容的监视器惊叫道。

初号机才刚刚被发射到地面,尚未解除拘束,处于无处可避的状态。

 

 

她所应该做的,是另一件事才对。

 

 

 

「美里!!就是现在!」

 

 

律子的催促声被淹没了。使徒对初号机发动了炮击。

发令所里回响着真嗣的声音。

十四岁少年痛苦的悲泣。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终于到了第五使徒之战了,虽然只写了个开头。

想要写出不同于原作的发展,或许会很难啊。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