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四话

2022年12月1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278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五章第四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1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四话

 

 

 

NERV本部又回到了往日里的状态。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事实上,由于严格的保密措施,大多数职员对于近期发生的变故根本一无所知。

 

 

劫持事件之后,尽管安保部加强了戒备,但本部里毕竟人数众多,很难确保没有死角。安保部负责人曾经给出提议要对每一个职员进行搜身,但却被源堂否决掉了。

不知为何,他显得相当自信,认为这样的事情必然不会再次上演了。

 

 

自冬月归来,已经过去了一晚。

在本部内的某条秘密通道里,律子偶然遇到了他。他看上去并没有受伤,只是有些憔悴而已。

 

 

 

「副司令,您怎么样了?」

 

「啊,已经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啊。」

 

 

与平日里一样穿着立领的NERV制服,身材瘦高的冬月回答道。

 

果然,副司令什么都不肯说。就算去问源堂,恐怕同样也问不出什么的吧。

 

 

 

但律子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自己所知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更多的真相被隐藏了起来。

冬月是怎么回来的,是源堂和安保部的人把他救出来的吗,还是别的什么势力呢。

的确,也许这些事情并没有让律子知道的必要。所以,也不必刻意追问下去了,那个男人注定不会理会自己。

 

 

而对于冬月,她也有相同的感受。虽说相识已经很久,但还远远没到敞开心扉的程度。尽管很多时候,在他的面前律子可以直言不讳,但那大概只是因为律子的地位比较高而已。

实际掌控着本部的三人之中,只有源堂才是核心。律子也好,冬月也好,只是以源堂为躯干的的树木上的两棵树枝。

只有树干,才能主宰一切。

 

 

 

不,也许这也是错觉。冬月与源堂之间的联系要比自己强得多。如果说副司令是树枝,自己恐怕已经是树枝的树枝了吧。

至少,冬月应该是知道的,那个男人真正的计划。

 

 

时过境迁了啊。

曾经,源堂身旁的人是母亲直子。早在第二次冲击的时候,她就已经加入了他的计划,并且一直忠心地为他所驱使,直到NERV成立的那一天。

对于她,源堂应该会知无不言的吧。

 

 

 

 

不,不。律子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直子不知道的事情,同样也有很多。比方说绫波 零的存在。

谜一样的蓝发少女,是在她毫不知情的某个地方被制造出来的。

当直子终于知道那个秘密的时候,会有怎样的感觉呢。对于源堂和冬月,她又是怎么想的呢。

 

 

 

到最后,自己还不是落得跟母亲一样吗。

源堂、冬月和律子,或者源堂、冬月和直子。无论何时,都只由三人组成的团体。

不管是直子还是律子,或许都把自己当成了团体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但在源堂和冬月的眼里,却全然不是这样。

 

 

对于他们来说,只有那个消失的女人,才是真正不可或缺的存在。

正是因为心中有着相同的执念,他们两人才会走得这么近,不是吗。

 

 

 

但也许,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正如加持、美里和律子在学生时代就已相识一样,将源堂和冬月联系在一起的纽带,或许可以追溯到很久远的过去,远在第二次冲击之前。

最初并没有直子,更没有律子。

冬月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会加入NERV协助源堂推进补完计划。就算把理由告诉自己,恐怕自己也想不明白。

 

 

 

 

走在通往司令室的路上,律子一直与冬月保持着距离。对此,冬月并没有说什么。狭长的金属廊道中,只有 ‘ 笃、笃 ’ 的足音在回响着。

 

直到。

 

 

 

「......赤木君,似乎和加持君走得很近呢。」

 

「是......」

 

他突然开了口。语气很轻快,就像是随意地聊天一样。

一瞬间,律子陷入了紧张。冬月的话让她足以确信,本次劫持事件的主谋正是加持。

 

然而,副司令却转头对她笑了,语气依然很温和。

 

 

「这一次......让他惹上大麻烦了啊。葛城君那边,也请帮我道个歉吧。」

 

 

立刻就明白了。

这段话的含义。

 

为什么冬月能够平安归来,答案很简单。

劫持他的人是加持,而解救他的人,同样是加持。

 

 

这一行动,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恐怕,正如背叛NERV那样,他同样也背叛了利用着他的那群人。

 

 

冬月的声音里,带着对美里的一丝歉意。律子对此确信不疑。

随后才猛然察觉,原来在冬月的言语中,  ‘ 加持 ’ 这个名字,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啊。

 

 

律子觉得心脏抽动了一下,就像是被人用力捏了一把。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美里莫名其妙没有来上课,出于担心所以就找去了她的住处。狭小又昏暗的公寓里很热,弥漫着一股汗水的气味。窗户拉上了帘,让人觉得灰蒙蒙的。

除了美里之外,还有一位不认识的男性也在。那是律子第一次见到加持。

 

 

 

 

 

 

 

 

 

 

 

 

 

 

 

 

 

「给你惹上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他的原话。让我跟你说一声。」

 

「...加持君吗?」

 

「嗯。在电话留言里说的。」

 

「这样啊......」

 

自从冬月被解救出来,已经过去两天了。

他回来的那天夜里,美里就被释放了。但是昨天一整天,律子都没有见到她。

只要没有使徒入侵,她来或不来都没什么影响。反正除了源堂和冬月也没有谁有权责备她。适格者们未来一周的试验计划从前天就已经制定好了,所以也不需要她再操心什么。

 

因此,当律子今天在本部见到她时,才会有点惊讶。

把零碎的工作做完之后立刻来到了这里,律子的研究室。之所以这样,大概是想要见一见朋友吧。她与加持共同的朋友。

 

 

当然了,她的状态并不好。

面容疲惫,眼球上布满血丝。也许是为了遮掩彻夜痛哭后的憔悴吧,今天她化上了浓妆。

 

 

加持他,真的已经不在了吗。恐怕还不能断言吧。

到目前为止,尽管并没有收到他发来的消息,但同样也没有见到他的尸体。

这样重大的变故,不只是律子,恐怕就连美里都没有什么实感吧。NERV也好,其他的什么势力也好,真的能对这样一名得力干将痛下杀手吗。代价未免太大了吧。

可不知为何,就算找不到任何证据律子还是有种感觉,加持真的已经被杀死了。

 

 

 

从八年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律子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在追寻着「什么」。以身犯险成为双重特工,周旋在多方势力之间,独自探索被掩藏起来的最深的秘密,凡此种种,皆是出于那一颗苦苦求索之心,不是吗。

早就知道的吧。这个时刻,终有一天会降临。

无论是律子,还是美里,抑或是加持自己。

 

 

 

所以,才没有阻止他啊。

 

 

 

「真嗣」说过了。

加持他,已经再也不会出现了。

在最后的时间里,他都做了什么,早已不得而知。

 

 

 

 

 

「......亚当的事情,加持已经告诉我了。被封印在地下最终教条区里的那个东西。」

 

「…被司令知道的话,就要遭到处罚了啊。擅自闯入最终教条区可是重大违规行为。」

 

 

(这里可以看出,其实加持和美里也还没有查明最深层的真相,误以为莉莉丝是亚当。——beiming)

 

 

「那又怎么样?我已经和日向君、青叶君说过了,而且现在越来也多的人也都知道了。秘密一旦被公开,就不再是秘密。那种操纵人心的力量,已经再也没有了。」

 

「你是想说,加持君想要查明全部的真相,是吗?」

 

 

圆形的椅子上,美里坐直了身体。望向这边的那双眼中,写满了疲惫和无奈。

律子是站在源堂一边的人,这事她是知道的。关于地下深处那个巨人的存在,也的确一直被隐藏着。可即使如此,她还是与律子聊起了那些足以被称为禁忌的事。

也就是说。到最后,她依旧把律子当成了朋友。

 

 

 

「加持到底想做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在教条区的最底部,亲眼见到亚当的那一刻,他对我说过。 不要把NERV想得太好,否则...可是会死的。...」

 

「美里......」

 

「......可是,那个笨蛋果然还是不打算收手。...哈,也是啊,都到了这一步怎能前功尽弃呢。...我早就知道的,他就是这样的人。」

 

为了前进区区一步,就算是舍弃生命也在所不惜。加持就是这样的男人。

所以,直到最后,律子也并没有阻止他。

 

 

从劫持冬月的一开始,加持就已经预见了自己的结局。

可是,对未来有所预料,并不等同于已经知晓未来。

加持是前者,而律子与「真嗣」无疑是后者。如果早点把今日将会降临的一切都告诉他,如果早日提醒他做好对策,那么后来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以他的能力,一定可以全身而退的不是吗?

 

 

 

 

「...和明日香说过了吗?」

 

就像是摆脱内心的负罪感一样,律子刻意换了话题。

两人上一次说起明日香的时候,并不是在这间研究室,而是在美里的公寓一边喝酒一边聊的。而自从和明日香起了矛盾之后,律子就再也没去过了。

不出所料,美里握紧了手腕,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

 

 

「...这样啊,看来还没有呢。」

 

「嗯...现在这种情况下,实在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啊。」

 

「电话留言呢?」

 

「完全没有提到明日香的事。...但我想,明日香的手机号码他是知道的,如果真的有话要说,直接联系就好了吧。但是......看来不是这样呢。那孩子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

 

「哦,对了,加持还提到了浇水什么的。他说自己种了些东西,拜托我时常去浇浇水。至于地点,他说你知道。」

 

「浇水...是吗...」

 

「是啊。就是为了问这事才来找你的。...律子,他说的到底是什么呀?」

 

 

 

 

 

 

 

 

 

 

 

 

 

 

 

 

 

 

 

 

「......到底在做什么啊?在这种地方...」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埋怨的意味,应该不是律子的错觉。

草草吃过午饭后就直接来了这里。加持的西瓜田。

然而,两人看到的,却是在瓜田边上伫立的瘦小的人影。

 

碇 真嗣。

 

 

「啊!对、对不起......」

 

「好了好了。真嗣君,你怎么在这里?没去学校吗。」

 

「嗯、那个...总之、真的很抱歉。」

 

 

面对美里的责问,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多半是被她的语气吓住了吧。被不熟悉的大人当面呵斥,换做哪个孩子都会慌张的。

这一切,律子只是无言地站在一旁看着。

学生款式的长裤,整洁的立领衬衫。如果说现在他是在去学校的路上,那的确是有些晚了。

 

 

「道歉就不必了。......真嗣君,你在这里做什么?」

 

「对、对不......嗯...我想、和加持先生见一面,所以才......」

 

「和加持?」

 

「是...前段时间,加持先生把这个地方告诉了我,说有点事情想和我聊聊...所以......」

 

 

美里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比起她自己,加持竟然更想和真嗣说话,对此,她不可能不介意的吧。

自真嗣从昏迷中苏醒,只过了十天不到。也就是说,加持找上他也只是最近的事。

 

 

 

「......所以呢,是为了见他才来的是吗?不过我估计他今天大概不会来了。」

 

「啊,是这样吗......那、我先告辞了......对不起!」

 

像是想要从美里面前逃走一样,真嗣有些慌乱地转身离开了。

然而律子看见,有一瞬间,他却看向了自己。

与他在病床上醒来的那一天,一模一样的眼神。

迷茫、空无一物的,孩子般的眼神。

 

 

两人都没有说什么。真嗣匆匆走着,很快消失在了律子的视野里。

 

 

 

对于离去的少年,美里并不怎么在意。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走上前去,在瓜田边上蹲了下来。

西瓜的长势很好,也许马上就要成熟了。

 

 

 

「加持那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啊?种这种东西......」

 

「这就是他的消遣吧。那时候也是呢...上一次使徒入侵,他一直都在这里照看西瓜。」

 

「......搞什么啊?这里可是战场啊,那家伙不要命了吗?」

 

美里显得有些恍惚,但最后只是无可奈何地微笑了。

看不到一丝苛责的,温暖的笑意。

 

 

言语间,律子思索着另外的事情。

那个刚刚还在这里的少年。

加持到底,有什么话要对真嗣说呢。

 

 

丧失了记忆、失去了勇气、只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孩子而已。对于这样的真嗣,他到底有什么事情非说不可呢。

 

 

 

「......很在意吗?」

 

「...在意什么?」

 

「少装糊涂了,当然是那孩子的事啊。......对你来说,他肯定比加持来得重要吧。」

 

像是看透了律子的内心一样,美里说道。

 

对此,律子无法否认。

 

但美里毫不在意,只是继续说着。仰头望向青空,就像是在对某个看不见的人诉说着。

 

 

「...他大概,是把真嗣君视作别的某个人了吧。」

 

「......」

 

「以前我也听说过一点点。...那个人啊,曾经有个弟弟,但是很不幸,没能挺过第二次冲击后的混乱年代呢。......大概是在如今的真嗣君身上看到弟弟的影子了吧。所以,才无法对他置之不理。」

 

「......是吗。」

 

 

 

在那个痛楚的时代,骨肉分离、家破人亡这种事,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仅仅这一个理由,就足以让加持在最后关头,没有选择身为爱人的美里、而是选择与真嗣见一面,听上去似乎有些牵强。对他来说,这里应该是个很特别的地方才对。

可是人的情感是无法用逻辑来解释的。

对于一无所有、迷茫着痛苦着的少年,心种突然涌上了一种保护欲。这种情感也并不是不可以理解。

 

但是,美里会信服吗。

 

 

 

「....那孩子,我真是搞不明白啊。碇司令总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看了就让人心烦。但是真嗣君却一点也不像他呢...自从醒来之后就一直用那么胆怯的眼神看着我,真是的......那种眼神我可受不了啊。」

 

「……」

 

 

因为他已经是另一个人了啊。——这句话差一点脱口而出,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律子轻咬住嘴唇。

对律子的异样毫不介意,美里依然在笑着。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毕竟,真嗣君真的回来了啊。不管以什么姿态,就算丧失了记忆也好,至少,最后他还是回到了这里...回到了你的身边啊。」

 

 

「...美里......」

 

 

温暖的笑容,一如从前。

她大概又想起加持了吧。那个业已远去、永无归期的游子。泪水滑落,在她化过浓妆的脸颊上留下两道醒目的泪痕。

 

 

「以前,曾听人这么说过呢。洒掉的水,再盛起来就好了......忘记了过往,也许有一天会重新想起。就算再也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的。只要还活着,只要自己在意的人还在身旁,就一定会再度找到幸福。一定是这样的。」

 

「......」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真嗣君打交道呢。被送到NERV这种地方来,被强迫驾驶EVA,他一定也很不安吧。除了逃避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痛苦什么都得不到。律子,也许我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是,现在能帮那孩子的,只有你了啊。」

 

「...适格者的管辖,是你的责任才对吧。」

 

「拜托。我已经、没有力气继续逞强了啊。…你明白的吧,律子。」

 

 

 

今天这些话,并不是随口一说。在开口之前,她一定已经思虑良久。律子能想象得到。

暗中让真嗣与美里相疏远的人,正是律子本人啊。美里是最有资格说出 ‘ 那孩子就拜托你了 ’ 的人,不是吗。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美里并不是以朋友的身份,而是以NERV作战部长的身份,把一份职责转交给了律子。

看上去就像是在道别。

 

是因为加持的事情吗,还是在那之后她又经历了什么呢。

就算加持不在了,她也会继承他未竟的心愿,继续调查下去,直到让NERV最黑暗的秘密大白于天下。是这样吗。

无论如何都要实现的愿望。

比起适格者的管辖、比起她自己的职务,还要重要得多。

加持也是预料到这一点,才会提前把明日香托付给自己的吧。

 

 

小声地喃喃道。

 

「......真是自作主张啊,加持君你。」

 

 

 

 

「欸,你说什么了吗?」

 

「什么都没有哦。...总之,我先回去了。事情还有一大堆呢。」

 

「我再待一会儿就回去。...律子,刚才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放心吧。」

 

 

其实自己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啊。一边这样想着,律子转身离开了。

对于现在的真嗣,该说些什么呢。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到。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律子说出的话,肯定不会像美里想说的那些话一样傻。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真嗣久违地登场了

然后光速退场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