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相聚(2)作者:damoon 译者:ileva

2010年06月1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762字 ⁄ 字号 相聚(2)作者:damoon 译者:ilev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273 views 次

相聚

作者:damoon
译者:ileva

第二章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EVA研究站/译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真是太美了!美里小姐,这就是秋天吧?”真嗣一下飞机就开始犯傻了。

“和我想的一样,与三年前没什么变化。”我向他展示我渊博的学识。

美里笑着看着我,“那太好了!这么说你可以做我们的导游了?”

我当然不愿意,我可不想拉着他们到处逛。不过没办法,一看就知道他们是赖上我了……“好吧,好吧!”真是让人讨厌啊。

“好啊!”美里高高兴兴的,带我们从机场走出来,“我们现在回旅馆吧?我快累死了。我喜欢旅游,但不是旅行!”

在这两年里,真嗣和我的变化都好大的。可是这个女人!她好象永远都长不大。总是会做出让我们惊奇的事。这不,又一个惊奇就在旅馆等着我们呢。

“什么!?!”我和真嗣异口同声。

“我确实定了三个房间,但他们只给了我两个。所以你和小真就可以住一间了,”她指了指旁边的门。“我的就在隔壁。好,就这样了!”

“什么!!!”我和真嗣还是比较有默契的。

“美里小姐你疯了吗!我才不和她住一间呢。你该记得我们多大了吧?你该知道她什么样吧!你想让我死吗?!”真嗣冲她大喊着。

“我绝对不和这个白痴住一间房!你和我说是去度假的!不是去做苦行僧!”我简直快气疯了。

美里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还挂着她‘少男杀手’的微笑。“你们两个在一起住了两年了,可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我了解你们俩……尤其是你啦,明日香,你不会让任何事发生的。除非你……呵呵,行了,快回屋去吧,我得休息了。只有两周而已啦。”

“美里小姐!”真嗣的努力是徒劳的。她已经关门进屋了。真嗣垂头丧气的把箱子丢下,“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倒霉!”他装腔作势的用手抱住头。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指着他说:“你该觉得幸福死了!我才是倒霉的那个!”

“别自做多情了。我宁可和一只耗子同屋也不愿——”

“你说什么?!!”我狠狠的踢了房门一脚,“真不敢相信,我竟然会忍受你这个超级傻瓜这么久!”

美里从她的屋里探出脑袋:“你们两个安静一点吧!这里的房间都满了,你们就不能克服一下吗?快回屋去,这么多人呢,别丢人现眼了。”她笑着冲我们摆摆手,“回见啊……”

又发了一会儿呆,我们终于进了屋。我简直不能相信,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看来没办法了。”真嗣把他的行李放到离门近的那张床上。“我要这张了。”他站起来,走上阳台。

我把东西放到床上,坐了一小会儿,也走到阳台上。我站在真嗣的旁边,静静的看着外边的景色。巴黎和第三新东京比起来,就是另一个世界了。不只是这永久不变的秋天,还有行人,树木,甚至天空都是不一样的。

“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就和睦相处吧?像美里小姐说的那样,也不过是两周而已。”

“除非你能不偷看我,不偷着吻我,不心怀任何变态的想法!”

“相信我吧,我从来没想过。倒是你总是提起这些,莫非是你自己很期待?”

“白痴!我可不像你。变态!”

“好啦,好啦,明日香,随便你啦。”他走到床边开始收拾东西,“你知道有什么值得一看的地方?”

“太多了。”我倒在我的床上。

“我想求你带我走走,可以吗?你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的。”

“笨。你自己能去哪里?迷失在巴黎的街头?我可以带着你,不过有一个要求……”

“什么?”

“离我至少两米。我不想让任何有可能的男生认为我是和你在一起。”

真嗣轻轻的对我笑了一下,“当然,当然。至少两米。我早就习惯这条规矩了。”他拿出一身干净衣服走向浴室,“谢谢啊,我先换一下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被真嗣的话伤害了。我只是在和他开玩笑啊,难道他真的把我看得那么坏吗?这个笨蛋……

“明日香?……明日香,该你了。”

“恩?”

“你也要换件衣服吧?”他摇了摇我的肩膀,“你想什么呢?”

“我干吗要告诉你啊?!”我抓了两件衣服进了浴室。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容易生气?我没有办法,我不想让他看见……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也许再过1秒钟,他就能从我脸上看出来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我不能让他知道……至少现在不行。

我带他去了塞纳河, 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凯旋门……他总是拿个相机照啊照的,而且整整三天,他都严守自己的诺言——至少离我两米……这真让我有点恼火了。我冲他喊着让他快一点,他也对我还击。不过这次的战斗只有五分钟,不是我们想停下来,是因为有人在叫他。

“真嗣君!真嗣君!”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我永远都不能忘记。我回过头,看着她跑向真嗣,她挥舞的手臂,她的微笑,她的短发……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和当年的那件很像。‘不……不可能……’我的心跳几乎都停下来了。

“真嗣!”她扑到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可找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真嗣呆住了,他也不相信这真的是她。“真……真名?”他终于叫了出来,一只手抚摩着她的脸庞。“真的是你?”他笑得好高兴啊……

“我都没想到真的可以找到你呢!我告诉过你我会回来的,不是吗?”雾岛一直抱着真嗣。

“我也说过我会等你的。”真嗣温柔的说“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

“相田君告诉我的。他看见我在学校外面等你,就告诉我你来这里度假,与美里小姐和明日香在一起……”真名冲我微笑着,我无视她。

“你,你好漂亮啊,真名……”真嗣说。

真名的脸红了,“谢谢,你也很好啊,比那时更可爱了!”真名太了解他了,这种话总是会让他脸红的,现在他的脸就像柿子一样。

“谢……谢谢”真嗣一被夸奖就会摸自己的后脑勺。

真名把自己紧紧的粘在他的身上,真嗣还是脸红的像个白痴似的。我把头扭到一边,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是这样……她算计好了对吗?在我总算下了决心的时候……

“那,你们现在要去哪里?”

我觉得我需要说点什么了,说点难听的!她还在这做什么!

“没什么要去的地方,”真嗣答的倒快,“我们只是在例行吵架而已啦。”

真名微笑着,“你们两个还是老样子啊,呵呵……你也挺好的吧,明日香?”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甜腻,甜腻的让我恶心。她的声音几乎和零一样,如果零说话带着感情。

“我很好。”我简单的说,心里觉得有点恶心了。她还是粘着真嗣!

真嗣给我使了个眼色,但我没有理他。傻瓜……

“真嗣,明日香,我们找个咖啡馆好好的聊聊吧?那边就有个不错的。”

“我讨厌咖啡。”我的话还是那么简洁。

真嗣又看了我一眼,“真的?我给你冲的时候你从来没抱怨——”

“闭嘴,白痴。”我吸了口气,退后了一步。“既然你已经找到人陪你了,我看我也该躲开了,我可不想做电灯泡!”

“啊?你不是——”他们俩异口同声。

我再也忍受不了了,我得离开这,我不能再面对他,再这么下去我会……有什么东西模糊了我的眼睛,该死的风。我一把抹开了它。我才没有哭。

过了这么久,她还回来做什么?真嗣并不知道,两年前她离开的时候,我也在场。我偷听到她说她爱他,我几乎都笑出来了。怎么会有人爱上这样的人?不但白痴,懦弱,还一刻不停的道歉。我才不会相信。他告诉她,他会等她回来……我只听见这么多,因为我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看到真嗣好开心,甚至也很高兴能见到我。而我还是对她很无礼,我自己也知道的。但你还能要求我什么?

她变了很多,就像我们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她让我联想起真嗣的妈妈。只是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她棕红的头发比以前长了一些。真名总是微笑着,总是亲切的。没错,她还很漂亮,很温柔。也怪不得真嗣会喜欢她。不过她美化真嗣了……他根本配不上她。他配不上任何人,除了……除了……

“真嗣哪去了?”我跑回了旅馆,美里正好在。“你不是把他一个人丢在哪了吧?”

“我不知道他在哪,我也不关心!现在他可能正和那个婊子亲热呢!”我恨恨的拉了房门一把,但没什么效果,这门是自动的。

“婊子?”我听到美里在外面问我,“明日香,你在说谁啊——”门终于关上了。

白痴!真嗣你这白痴!为什么他让我如此难过?真嗣,你这该死的……

每个白天,我都看着他出去找真名;每个晚上,我都没理由和他打个没完没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这么烦恼,这么生气,而他却如此的开心!

他每天都回来的很晚。美里根本不关心我,她还为真嗣和他的‘女朋友’复合高兴呢。傻瓜傻瓜傻瓜……看不到他,我只有和美里在一起。平时,我并不是很讨厌和她一起出去的,但现在我想的只有他……每次回到旅馆,我都忍不住怒火中烧!真嗣……为什么是她!

我打开房门,恨恨的踢了一脚垃圾桶,大叫着:“傻瓜……傻瓜!”我已经准备跳上床,要痛扁一顿枕头了。可是,他今天竟然在屋里,背冲着我,坐在床上。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礼服。

“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我讽刺的问,“怎么没和你女朋友在一起?”

“现在不,明日香。”他的语气出奇的严肃。

怎么回事?“你到底什么毛病?”

“你在关心吗?”

“我没有!”我冲他喊着,“我才不关心你!”

“是啊……”他站起来走向房门,“我现在要走了。回见……”

“站住!你到底要去哪里?你又要去见她,对不对?”我站了起来,希望他可以面对我。

可是他并没有转身。

“又来了,你为什么关心呢?”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小得我几乎听不到。

“别逗了,我不是关心你!我只是好奇。”

“你为什么好奇?”

真嗣,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你还不明白吗?

“因为我就是好奇!你喜欢她对吗?你爱她对吗?”我也不知道这晚我怎么了,也许我已经受够了。我不想再生活在这样的日子里,不论结果如何,我都要和他摊牌!在一切还没有太晚之前……

他转过身,黑蓝色的眼睛凝视着我,他今晚好帅啊!我第一次看见他穿礼服……不过他看起来却是如此的忧郁。“我是喜欢她。我也确实爱她。”他慢慢的说,“她刚才对我说她爱我……”

“你怎么回答的?”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几乎都不是我的声音了。我不想听到他的回答,我会受不了。

“我……我告诉她,我也爱她……”

我觉得脸上好象有些什么,抬起手摸了摸,发现它是湿的。我哭了吗?不,我不能哭,不能在他的面前。

“明日香?”他走近我。

“闭嘴!别靠近我!你走吧,我不想再听什么!”

我看着他叹了口气,看着他转身开门,看着他走出门外。“但是她说我错了。她说她知道我爱着别人……”我看着房门在他身后关上。

不,不可能的,我不相信会是这样。‘真嗣,你这傻瓜。’

我冲出去追他,在电梯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混蛋,你不能就这么走,你不能只把话说一半!”我不敢相信我会哭的这么毫无顾忌,不相信我竟然一点都不在意。

“你……你让我走的……”

“傻瓜……那是真的吗?你真的爱着另外的人吗?”

他伸出手来,轻轻的拭去我脸上的眼泪,“记得那一天吗?我告诉了你我对你的感情,但是你不相信我。我告诉你我想帮助你,我想了解你,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但你拒绝了我。那是我最痛苦的一刻。”他把手放回去,眼睛直视着我,我能看到他压抑着的情绪。“我曾努力的想淡漠你,你拒绝了我,你对我又打又骂……但即使这样,我还是不能忘记你……真名是我第一个说‘我爱你’的人。她很温柔,很漂亮,很有趣……不过她再也不会是我爱的人……因为她不是你。明日香,不论过多久,即使我被拒绝,那个人都永远是你。”

我又哭出来了。那天对我好遥远。他真的和我这么说过,但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我不从来不知道他是认真的。我从来不敢相信他是认真的。那天我恨所有的人,尤其是我自己。我几乎都记不起那一天了。而他,经过了这么久,都不曾忘记。

他又要转身离开了,但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他走。“真嗣,如果你是认真的,请现在就对我说。说出来啊,对着我说出来啊。”我盯着灰白色的地毯,等待着。这等待对我就像有十年那么长。

我感到他的手抚摩着我的脸,又一次的抹去我的泪痕。“我……我爱你,明日香……”他温柔的说,好象还有一丝的紧张。

我松了口气。我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我,伟大的物流·明日香·兰格丽,完全忘记我的骄傲与矜持,开心的哭了。你相信吗?我真的会开心。我把头埋在他的肩膀里,我终于准备好了。
“我……我也爱你。”

 

校对审核:残酷的天使
谨以本文,庆祝残酷的天使20年华诞!献给残酷的天使……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