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解析 > 其他问题 > 福音感想 > 评论感想 > 正文

我看《零号机的灵魂》 by: sirens

2001年02月24日 其他问题, 评论感想 ⁄ 共 1638字 ⁄ 字号 我看《零号机的灵魂》 by: sirens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871 views 次

眾所周知﹐只有是靈魂的直系親屬才能達到同頻。如果零號機的靈魂是直子﹐那麼何不把律子當成是FIRST CHILDREN更直接了當呢﹖即是零的真魂是LILITH﹐她也無法和一個仇視她的魂交流(AT FIELD)。渚薰控制二號機﹐也是因為京子的魂處于自我封閉狀態才可實現的﹐請參照二十四話最後的使者。因此﹐我們可以直接排除初號機的魂是赤木直子一說。而且﹐從碇唯﹐物流京子兩人的實驗結果看來﹐只有生魂才可把自己移植到EVA的核裡﹐或者被無魂的EVA佔有﹐因為這是要駕駛員主動對EVA敞開自己的心理AT FIELD才可實現。死了的直子又如何成功呢﹖如果靈魂複製記述已經如此完善﹐為什麼又不干脆把她們的魂複製呢﹖
再說碇唯吧。以原渡這麼深愛唯﹐他應當用盡一切手段保護她。而唯是整個計劃的幕後策劃﹐她不會那麼容易被原渡擺布而無端犧牲自己。從複製零﹐融入初號機﹐到S2機關﹐無一不在她的計劃中。當時原渡不過是一個街頭流氓﹐又怎麼知道使徒之類的東西呢﹐或者制定什麼計劃呢﹖AIR一話中﹐連冬月都說過﹐“...不就是她留在初號機裡的理由嗎﹖”所以﹐唯有計劃使自己溶入初號機﹐而零號機裡根本就不是她的魂。
那麼﹐剩下來的就只有無魂﹐零的魂的複製(日本說是欠片﹐意即殘缺的魂)﹐兩種可能性了。
首先﹐初號機是一架現成的機體。其原身是在南極發現的第二使徒﹐所謂的光之巨人。光之巨人可能是LILITH本身﹐也可能是LILITH一系的使徒。為什麼第一和第二使徒同時出現在南極﹐還待眾網友提出比較好的建議。 總之﹐光之巨人可以代替人類之母LILITH發動第三次衝擊使得人類回復成一個體生物。所以碇唯急于把自己的魂放進去﹐以便以後控制。相反﹐零號機是仿造初號機一塊一塊拼出來的。冬月第一次下去時它還沒完成。如果唯嘗試和它同頻﹐自己的魂就會被侵蝕﹐而彼時魂的複製技術還不完善﹐也不能夠把LILITH的魂完全仿造一個放進去。我假定﹐在真嗣去NERV前七個月的那次事故﹐才是零號機的初次實驗。
那麼﹐零號幾的魂是﹖以下是一些重要的線索。
1。律子在CENTRAL DOGMA中說過﹐EVA是無魂的﹐人類的科學無法像神一樣給它一個魂。而零就是這個魂的容器。
2。零可以達到和初號機的同頻。除了她有碇唯的基因外﹐還因為她有LILITH本人的魂。
3。真嗣在零號機暴走之前看到幼小的零﹐還有一大堆的零的幻象。
4。零說插入栓是魂之座。
我的推測是﹕由于零號機的駕駛員是零﹐而她有LILITH的魂﹐那麼理論上﹐她不需要和任何其它魂交流就可以控制無魂的零號機﹐和來自亞當的使徒渚薰能控制沒有京子的二號機的原理相同。但是二號零並不清楚這一原理。在她第一次和它同頻時無法控制自己的魂不備零號機侵蝕而產生恐慌。導致恐慌的原因是因為她害怕失去自己的形體和與之而來的“絆”。無助中她希望碇原渡的幫助﹐因為那是她唯一能信任的人(律子當然不是﹐零也知道她不喜歡自己)。而零號機接受這一信息而嘗試以攻擊的形式獲得碇原渡。因而造成第一次暴走。接下來﹐零在第二次嘗試中把原渡的眼鏡帶了去﹐籍此確定自我的存在。這對零是很重要的。她嘗試找出自己生存的理由﹐並試圖以和別人的“絆”來維持自我﹐(我還記得她說那句﹕‘私は他になにもないもの’)。借著回憶起碇原渡平日和她的一切﹐她自我的形象得以保存﹑確定﹐零號機無從侵蝕她的魂。因此第二次啟動實驗成功。
當真嗣進入零號機後﹐機體把零的一些記憶反饋給他﹐造成他思想的混亂和恐慌。無魂的EVA在任何時候都渴求一個魂﹐所以律子才會說﹐難道零號機要佔有真嗣君嗎﹖真嗣在暴走前想的是零﹐所以零號機也對這一目標做出攻擊行為。而律子因為生性嫉妒﹐所以把自己的人格印刻在零身上﹐以為零也對自己心存忌恨﹐她殘存在零號機中的記憶導致EVA要攻擊她。律子在那以後對零的憎恨就更強了。
零號機的魂是誰的確不好回答﹐其真正的答案只有參與E-PROJECT的人才知道了。或者這本身就是庵野的炒作伎倆。不過﹐在嘗試多方面解釋後﹐我認為這個最符合邏輯。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