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撕裂的真实(4) by: Asuka

2001年02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819字 ⁄ 字号 撕裂的真实(4) by: Asuk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32 views 次

Chapter:4

撕裂的真实(四)
By Asuka

  (接上篇)从三岛出发的电车空荡荡的驶向长冈,大仁,中伊豆,随着越近山区,民宅越少,群山贴近而来,山腰上樱花盛开,花种多是染井吉野,远看犹如青山戴着一顶粉红色的斗笠。

  “我就想坐这种电车!!”

  犹如明日香所说,电车每站都停,偶尔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听到车掌的哨音响后才开动,是最适合春日午后之旅的地方路线。

  电车与山边的小河平行前进,那是将天城山脉流下来的水集中注入骏河湾的狩野州,到处有人垂钓。香鱼季节还早,但河水清澈,不难了解着一带为何是山葵(芥末)的产地。

  群山,樱花,清流这些都市没有的风景叫人看得入迷,约三分钟,电车抵达终点站修善寺站。

  很多人一到只知道是伊豆得温泉乡,却不知这里也有空海大师开山的修善寺这个有来头的寺院。

  古寺位于数分钟车程的车站西南方,跨过虎溪桥,循着陡峭石阶而上,穿过山门,竹林环绕的寺院内即见寺庙正殿。

  距今八百年前,源赖朝把弟弟源范赖幽禁在这座寺里,尾元景时偷袭此寺,源范赖自杀而死。后来,源赖朝的儿子赖家也被北条时政杀于虎溪桥的箱汤,冈本绮善的《修善寺物语》就是

  根据这桩悲剧而写,由来北条政子哀悼爱子赖家,在附近山脚下建了指月寺。

  与这围绕禅寺的血腥事件正好相反,略呈正方型的正殿有缓缓起伏的屋檐,衬着后山群树,

  宛如高贵女性般明艳照人。

  明日香和真嗣参拜过后,又过桥去拜山脚下的指月殿和源赖家墓,再回到车上。

  已过五点,阳光有些弱,但春光依旧明媚。

来到沿河而建的狭窄温泉街,道路渐宽,一眼就看到今天的下榻处。

  入口是座坚实的大栋门,前面是立着的山形墙的宽敞玄关。车子停在玄关前,迎客女佣立刻引他们入内。

  大厅宽敞,摆着纹路清晰的桌子和藤椅,外面有座池塘,上面浮着一座约五,六百平方米的舞台,向左右延伸到池塘对面,古典造型的舞台在水面上倒印出幽玄之姿,后面的山崖覆着苍郁的森林。

 

  女佣带他们到二楼最里面拐角处的房间。一进门先是四个榻塌米大小的小客厅,后面是十个榻塌米大小的和室,再过去是地板略微矮些的窗边空间,可以俯瞰部分池塘。

  “看,樱花都开了。”明日香叫真嗣到窗边,左边就是长到平眼高处的盛开的樱花,伸手可及。

  “我说想看樱花,或许就特别为我们准备了这间。”

  “我们?这是什么意思?”

  “白痴,就是一起嘛。”

  “开什么玩笑!!!我们。。。”

  手提电话的响起,暂时打断了他们不能称之为谈话的谈话。

  “等我打完再来做你这个脓包的思想工作。”说着,明日香按下了应答键。

  随后的话,真嗣一句也没有听清楚。

  “什么?有癌症病人?要马上回去?”

  这对真嗣而言无疑是最大的好消息。

 

第四部
#1 希望1

  “那位叫川口由里子的病人,你知道吧?”律子右手拿着咖啡杯,对刚赶回的明日香说。

  “胃癌,从T大医院转来的是不是?”明日香想起了电话的内容。“那位病人和院长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

  “那就好办多了。”明日香自言自语般说。“那位病人,有什么问题吗?”

  “ 她一直吵着要开刀。”

  “开刀?”明日香有些诧异。“那人的癌症不是已经蔓延开来,T大医院看他无望,才转到我们这儿来的吗?”

 “是的,可是她本人并不知道。”

  “那当然。”

  “她说T大医院说她可以出院,她以为病好了。可是回家后不见好转,她希望干脆开刀根治。”

  “她认为开刀会痊愈吗?”

  “是的,她一直以为自己得的是胃溃疡。”

  “那人的癌症,好象侵害到脊椎骨了不是吗?”

  “从后腹膜进展到腰椎。”

  “那开刀就不可能有帮助。”

  “如果把胃部的主病灶切除,是不是会呈现一时的好转?”

  “不可能。”明日香肯定答复。“动刀刺激了癌细胞,反而会促进它们更加快速增殖,同时

  手术本身也会消耗体力,开刀反而会早死。”

  “完全正确。”律子身为医师,这点儿常识她当然知道。“既然开了刀也不可能有帮助,那就不用多此一举。”

  “我又没说要给她开刀。”

  “那就是拒绝喽。”

  “我也没说拒绝。”

  律子慢慢放下手上捧的正要喝的咖啡。直视明日香说:“那你的意思 是。。。 。。。”

  “为满足病人的愿望,开开刀当然没什么要紧。问题是开了刀,病情会明显恶化,恐怕熬不过几天就会没命。这,当然对病人无法交代。”

  律子猛点头。“不过,不给开刀,病人本身又会怀疑,也会绝望,听说T大医院原以为她癌症刚发生,所以骗她是胃溃疡,告诉她开刀比较好,后来发现症状已经无法收拾,现在如果突然改口,病人当然不会服气。”律子知道医生的苦衷,要瞒住病人真正的病名,是很教人费心思的,过去这工作差不多都是由内科医生承担,现在转由外科承担了。

  “家属怎么说?”

  “家属希望照病人的想法去做。”

  “还看的真开。”

  “那,你的想法呢?”律子叹了一口气。

  “我想还是“做”比较好。”

  “开完刀没多久就去世,这是万万要不得的。”律子当然不希望败坏医院的名声,那会大大影响医院的生意,所以自言自语般说“除非有什么方法,开刀跟不开刀没多大差别,病情不会马上恶化。”

  “我有好办法。”

  “哦?”

  明日香用手指卷着头发说:“只剖腹,不手术。”

  “只剖腹?”

  “是的,从这儿到这儿。”明日香指着自己比画说“开一刀,只要划出刀口就可以了,不过既然动了刀,就干脆全部剖开来,顺便瞧瞧里面的情况。”

  “想的好!”

  “这样做,对病人的体力没多大影响,却可以发生很大的心理治疗作用。”

  律子点点头说“可是动刀的时间太短,病人不会怀疑吗?”

  “全身麻醉,不会马上醒,缝好伤口让她躺在手术室里不要马上推出去,不会发觉的。只切开肚皮和腹膜,本来可以不用做点滴注射,但还是做一做比较好。”

  “伙食呢?”

  “跟真的开刀一样,禁食四,五天,然后早些恢复正常饮食。”

  “有道理。”

  “告诉她手术很成功,她一定很高兴。”

  “可是太轻松了,会不会反而怀疑?”

  “这一点大可放心,痛觉最敏锐的是皮肤和腹膜,胃本身没有什么痛觉神经,所以剖开腹部,翻身,起床或发笑的时候,那疼痛感跟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律子投给明日香赞许的眼神,微微一笑说:“什么时候做?”

  “如果可以,明天下午就做。”

  “可以。”

  “也许病人或家属会问你,你就告诉他们决定开刀。我们必须套好,不要有破绽。”

  “我知道。”律子十分佩服明日香的聪明,但也觉得她十分可怕。

 

#2希望2

  明日香和律子谈完后和往常一样做例行的查病房工作。她从三楼的护理站出发,循序查到了四等的大统房,NERV共有两间大统房,加入一般国民健康保险的病患,住这样的四等病房自己不用再贴钱,医院里的人管这两间病房叫“没有差额的病房”。

  等明日香查到绫波的特等病房时,她正在接受输血,少年坐在她身边。

看到明日香进去,少年显然是吃了一惊,赶紧松开握住绫波的手,正想说什么,明日香赶紧比画了一个手势阻止他,然后,明日香静静地看着鲜红的血液,经由静脉缓缓注入她的身体,瞬间她全身苍白的肌肤浮现出生气,额边也微微泛红了。

  看到明日香要退出病房,真嗣忙起身追上去。

  “明。。。不,物流小姐,有件事想请教你。”真嗣的声音有些吞吞吐吐。

  “请到护理站等我,等我查完病房再说。”明日香说完,加快脚步,一路查下去。

  回到护理站时,真嗣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有什么事你慢慢说。”明日香把口袋里的听诊器掏出来,交给刚毕业不久的医生伊吹摩耶。

  “这。。。我想请教你,绫波她的病。。。”

  “不会好。”

 “没救!!!!!”真嗣惊叫起来。

  “她患的是一种疑难症,目前还没有根治的方法。”

  “。。。 。。。”

  “简单的说,是一种贫血,红血球会不断减少破坏,原因不清楚,治疗的方法就是输血。输血不断,生命就能保住,但身体也会逐渐虚弱。”

  “还有,每天输血,那是很贵的,幸好你是院长的儿子,否则一般国民加入的健康保险,只有百分之七十免费,剩下的百分之三十要个人支付,象绫波小姐这样每天输血,那就得每天花好几千元,而且绫波小姐住的是特等病房,一天就是一万五千元的住宿费,你说这又怎么算?”明日香猛叹一口气,“好了,治疗的事我会负责,你专心照顾绫波吧!不过,千万不要让她知道她的病不会好。”

  真嗣只是机械的点点头。

  “得绝症的病人很多。”明日香又说“这间医院里也有得胃癌,不知能不能撑到夏天的人。这些人一样都会死,只是有的人知道自己的死期,而有的人根本不知道,不知道最好,是不是?”

  “是的,我明白。。。谢谢。。。”真嗣退出了护理站。

  明日香望着他的背影问伊吹:“你没告诉他是什么病吗?”

  “我没有明说。”

  “起先不知道病名,后来诊断出她患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应该告诉病人家属的。”

  “可是,我就是不忍心说。”

  “病就是病,怎么能不说?”

  “我看他们感情好象很好。”说着,伊吹叹了一口气。“一个走了另一个怎么办?”

  “面对现实,不过也得过啊。”

  “可是,不知道更好,不是吗?”

  “不,应该让人有个心理准备。”

  “人,为什么一定要死?”伊吹呆叹一声。“如果是我,就跟自己所爱的人一起死。”

 “你的爱人不会高兴的。”

  “可被留下太痛苦了,恋人本来就是一心同体的嘛。”

  “虽然一心同体,死的时候还是会分开的。”

  “感情那么好,一起死有什么不好呢?”

  “没什么意思。”明日香说“要死的人一阵痛苦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然也不知道跟谁一起死。”

  “好奇怪哦,你的想法。”

  “不是我喜欢这么想,而是不能不这样想。”明日香说完,双手插入白袍子大口袋,头也没回的走出了护理站。

 

#3红

  NERV每天的门诊时间,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中午有一个钟头的休息时间。

  护士们早上九点以前一定要全体集合,当面做日班与夜班的交接,然后律子宣布一天的工作和预定的手术。例行的这个晨会,差不多十到十五分钟就结束,随即护士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医生们的上班时间本来也是规定九点以前到,但他们多半九点半才会出现。因为太早来了,她们的准备工作还没做好,医生匆匆忙忙开始看病,会使医院的秩序一片混乱。不过她们再迟也不会超过十点,因为这十院长到达医院的时间。

  再几位医生里面,明日香使上班最迟的一位,常常超过九点半,快十点了才来。伊吹看她太晚到,常常不等她自个儿先看起病来。

  伊吹和明日香同属外科,两年前由实习医师升任为外科医师。现在医藉仍属于G打医院,她来NERV,是两个月前G打医院以半年为期,派她来研习的。今年是她担任正式医师的第三年,所以简单的手术,差不多全做过了。现在正是她工作最带劲的时候,做起事来认真的很。

  伊吹早就在医学杂志和医学会上,熟知明日香的大名。她知道明日香在外科医学界颇受重视,也知道她不久前才辞去德医大的教职转入NERV。当时听到消息的同业朋友,都感到很意外也很惊讶。所以两个月前G大分发她来研习时,同事们都羡慕的向她道贺:“那儿有位大牌名医,你可以跟着她学,比我们分到公立医院的强多了。”

  伊吹当然很兴奋,她确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来的。

  然而,她所崇拜的这位优秀医生,这一次却那么奇怪的,要给川口做那每个医生都认为不应该做的手术。虽然明日香的作风和想法,常常有点与众不同,但这一次的决定,实在叫人无法认同。伊吹心里万般不服气,因而特地跑了一趟G医大去请教几位老前辈,结果大家都认为伊吹的想法才是正确的。

  伊吹获得十足的把握和信心后,决定阻止明日香,所以预定手术的那一天早上,她一大早就到了医院,换好白袍子,守在休息室随便翻着报纸等明日香。

  九点半,门诊部的护士泽野进来唤她说:

  “伊吹大夫,有病人找你。”

  “哪一个?”

  “就是昨天刮除指甲的。”

  “来换药布是不是?你帮她做嘛。”

  “可是,第一次换药,医生做比较好。”

  “我有事等物流小姐,请她等一会儿好了。”

  护士沉着脸退了出去。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