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魂之轮回(1) by: suezou

2002年09月01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307字 ⁄ 字号 魂之轮回(1) by: suez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87 views 次

Chapter:1

魂之轮回
引子:
“渚博士,一切都拜托你了。”
“请放心吧,我一定尽力而为。”
“我希望他能更像一个人,而不是……嗯……你知道的。”
“我明白。”
“对了,令嫒今年多大了?”
“18岁……”
“嗯,还算合适……就读于Pourqoie中学对吧?”
“是……”
“好吧,我们会让他以你的被监护人的身份转进去,以后还劳你和令嫒费心了。”
“没关系,这是应该的。”
“那……他的名字?……人类身份的名字是?”
“……薰……他叫渚薰……”

第一章 2014年9月13日
(SIGHT OF WAKANAOKO)
我坐在台灯下,听着窗外的雨。
天已经全黑了,爸爸还没回来。我早已做好的晚饭放在桌子上,一点没动。又冷了吧,我想。
下午时突然下起了暴雨,向来干热的空气竟也透着一丝凉爽。潮湿的气味让人很舒服,路面上不免积了一处两处的水,汽车驶过,激起一片水花声。
爸爸大概被雨堵在研究所了吧。真是的,也不打个电话回来。我转头去看墙上的照片,***照片:血红的夕阳、金黄的天幕下的妈妈,温和的微笑着的妈妈。对于***记忆,已经很淡薄了。妈妈死于第二次冲击,也就是十四年前的今天……
楼梯间传来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熟悉的声音和节奏。我急急忙忙地跑去开门,不用确定我也知道是爸爸。
绊了一下椅子,将一件衣服从沙发上带下来。一卷草纸从桌子上滚了下来,拖了一地。家里很乱,不过却没人在意。爸爸好歹也算是博士,但父女俩却住在一间很小的公寓中。我很喜欢这样。在爸爸因为研究所的工作而整夜不归时,我不会为独自面对过多的孤寂空间而害怕。我喜欢房间被琐碎的小杂物填满的感觉,至少不会让我感到令人想哭的空旷。
“爸,你可回来了,我……”门开了,我看见浑身湿透的爸爸站在门外,眼镜片上满是水珠,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水顺着头发往下滴,狼狈得让人有点想笑。但我注意到的全然不是这个。爸爸的身后站着同样全身湿透的一个男孩子,约摸14岁的光景。浅灰色的头发搭着,皮肤很白,面无表情。
“和叶子,赶快去将浴缸里放满热水,我们要洗个澡。冷死人了,会感冒的。”不等我开口发问,爸爸先发制人地命令道,一边将那个陌生的男孩拉进屋来。
“是、是……”我应着,诧异地跑进厨房去调节热水器的水温。
“赶快赶快!”我听见爸爸说着进了浴室,“和叶子,去帮我找件干净衣服来。给阿薰也找一件!”
阿……薰?

我将菜一样一样地热过,重新布置好桌子,多了一副碗筷,今天的菜显得有点少了。
“哎呀呀,这下就舒服啦。”爸爸说着将眼睛架回鼻梁上,顺手扯过一条干毛巾帮那个男孩子、那个“阿薰”擦着稍有点长的头发。什么嘛,这么溺爱……
我觉得有点气愤,将手中的锅重重往桌子上一放:“吃饭啦!”
“对了,和叶子,还没给你介绍呢。”当三个人都坐下后,爸爸笑着说,“从今天起他就是你弟弟了,他叫渚薰。”
我的嘴唇动了动,爸爸立刻用眼神将我正打算说的话堵了回来。
“你好,我是渚和叶子,请多指教。”最后选了一句普通的格式化问候。
“你好。”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说话,声音很轻。
“阿薰,她以后就是你姐姐了。后天她会带你去学校。”
“是……”
“和叶子,去收拾一下你的房间,一会儿阿薰睡你那儿。”
“爸爸……”
“去,乖女儿!”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满。我从来不会违逆爸爸的意思。自从妈妈死后,我一直都很听话。我是爸爸唯一的女儿,是爸爸唯一的安慰。爸爸那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强迫自己这样想,开始去将床上的床单枕头换成干净的……

(SIGHT OF FATHER)
我关上灯,轻轻拉上门。
和叶子洗衣服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让我感到有点对不起她。身为父亲,却常常抛下家不管,让她一个才18岁的女儿来*持。从这学期起,她就是十二年级的学生了。虽然美国升入大学的压力比日本小很多,但我知道她还是会有很多事要做才行的。
我走进厨房,她是背朝着我的。
或许我算不上合格的父亲,但我了解自己的女儿。
“和叶子……”
“什么,爸爸?”
“你生气了?”
“……他是谁?私生子?”
和叶子长大了,竟能直截了当地切入话题,还提了个这么尖锐的问题。
“不是……”我笑了笑,“你觉得他像我吗?”
“……那……”
“算是养子吧。”
“养子?你连一个女儿都照顾不好还收养子?!”
“……”
“为什么?”
“……你要知道,他是个孤儿……嗯……没父没母的……”我不能告诉她真正的原因,这些都是机密。
“那我也算半个孤儿!我也没妈妈!”
我不知道和叶子为什么这么说,特别是在她已经长大了后。
“和叶子……你已经18岁了……这是研究所的安排,是工作……”我几乎是使用了杀手锏。因为我的工作所具有的保密性,和叶子一般很少问起。不管多不合常理的事,只要以工作的借口,就总能得到她的谅解。
果然,女儿没有说话。
我松了口气,我知道她已经同意了。
“和叶子,爸爸很抱歉。我保证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太久的,他只是来适应一下人类的生活,他很快就会……”我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不过和叶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爸爸你用抱歉……其实我并不在意他住到我家来,其实我很高兴今后有人陪我,在你不回家的晚上……只是……只是……爸爸,他的名字是谁取的?”
“我啊……”我突然明白了丫头的心思,原来如此……
“你为什么要用***名字!”
我笑了。“我很喜欢这名字啊,很多年我都没有叫过‘阿薰’了……”
“可、可是……他是男孩子吔~~”和叶子极力争辩着。她的视线移到墙上的照片,我也顺着看过去,沐浴在金色光芒中的薰——我最爱的妻子……
“薰是中性的名字,男女都可以用的。”
“不行,我不同意。”
“……”
“新来的是弟弟,不是妈妈!”
或许我该迁就她一次,因为我觉得自己欠她太多。于是我妥协了。
“那就这样吧,发音不变,名字的写法改成‘カヲル’,用片假名写?”
“为什么不全改?”
“喊顺口了嘛~~你现在让我突然告诉他要改名字的话他会困惑的。”
“爸爸……他之前也该有名字的吧……叫什么?”
“嗯……Taburiss……和叶子,我们家是日裔呀,当然应该有日本名字……你以后还得好好教他学学日语……”
“……爸爸,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9月13日……我怎么可能忘。”
和叶子点点头。还是很快啊,都14年了。当年阿薰走的时候,和叶子还是只会哭的小丫头。现在,已经出落成婷婷玉立的出水芙蓉了。我看着她,在她身上,可以看到阿薰的影子。
“我还知道今天也是另一个纪念日。”良久,我突然说道。
“是什么?”
“阿薰……你弟弟,他的生日……14岁的生日……”.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