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Evangelion SR》(1) by: OriginalX 译/[日]Katsumaru作

2010年06月2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4271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38,127 views 次

18点20分,真嗣来到了更衣室。
身上的浴衣和棉袍穿得好好的。

但是,也许是对自己所处的状况感到不安的缘故吧,真嗣的脸有些发青。

“绫波她,干什么去了呢。”

环视四周,看不到她的身影。旅馆里开着的冷气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寒冷,比起待在这里,真想快点进去温泉里啊。
但是,“在收到其他命令之前保持待命状态”,她是这么说的。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真嗣早已经养成了决不反抗命令的体质。

突然,有电话铃声响起。仔细一瞧,存衣柜的一个格子里有部手机。赶紧拿起来,接了电话。

“喂。”

“……脱掉衣服,进温泉里去。”

“喂喂,绫波?”

虽然慌慌忙忙地叫了一声,但电话还是立刻挂断了。

心中平静不下来。
何必弄那么多麻烦的“命令”呢。普普通通地去泡温泉不就好了吗。
不过,这其中或许也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绫波决不是会开玩笑的那种人。虽然自己也很清楚,这一切背后的黑幕肯定就是美里小姐。

无可奈何地脱下衣服。变得一丝不挂的真嗣,从更衣室里放着的那堆毛巾中取下一条挡住羞处,一边打开了通往温泉的大门。

虽然从旅馆的外观看来给人一种小巧精致的感觉,但真正看到温泉时却发现,其远远比想象中要来得宽广。
大约有学校泳池一半大小的,广阔的露天浴池,外围用巨大的岩石包围,弥漫着浓厚的蒸汽。

乳白色的温泉水散发着很好闻的香味。能感受到比偶尔在家里使用的温泉沐浴露还重的硫磺味道。

看不到其他的人影。简直就像是包场了一般。

要是把PenPen也一起带来就好了。

被这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景象所感染,真嗣不由得这么想到。
那样一来,他的同住者(鸟)也一定会很高兴的吧。可美里居然什么也没对它说,真是不可思议。
明明她也把PenPen看得很重要的说。

……“来这里不是为了玩”吗。

想起美里的话,真嗣意识到自己来这里的原因,于是轻轻地把身体顺着躺进浴池。

因为水并非透明,因此从外面并不能看清楚,其实温泉的底面向着中心是呈阶梯状的。
真嗣来到稍微深一点的地方,在恰当好的高度漫漫地沉下腰。

真暖和。

水一直泡到肩部,抬头仰望天空。周围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旅馆的灯火,一起到处悬挂着的灯笼照亮着温泉。

温度恰到好处的水。
考虑到气温的服务让人感到无比畅快。

甚至连用鼻音哼歌的心情都有了。这种时候感觉哼“欢乐颂”十分适合。为什么呢?

就这样整个身子仰躺着,泡了一会儿。
有点泡得厌了,稍稍直起身子,确认两手的状况。

泡得稍稍有些涨了。不过,那种皮肤向外突起的感觉已经没有了。
一次又一次地试着握拳,松开,都已经不再感到不自然了。

……果然很有效果嘛。

正在自己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注视着双手的时候,有什么人从旁边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那是一双白而纤细的手。

“……!”

惊讶地望向那个方向。
眼前果然是那双红色的眸子。

直直地盯视着真嗣的手。而紧抓着自己的一双玉手,也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绫,绫波,为什么……”

“把两手放到水里。”

随着这句话,她的双手开始用力往下压。虽然自己慌忙把手放回了水中,但双手依然被她牢牢地抓着。

“绫波,放手啊。”

“不行。现在,放开的话会影响治疗。所以不行。”

“影响”是什么意思嘛——虽然想这么说的,但从丽冷冷的视线里,真嗣知道说了也没有用,就又把话生吞下去了。

这时,不禁想起了目前自己所处的状况。
虽然丽直到胸口都浸在水里看不见,但从气氛就能够感觉得到,她身上什么也没穿。
而自己也出于入浴的礼节(译者注:日本人泡澡的时候是不带毛巾的,这是习俗),没有带毛巾进浴池。换言之,也是一丝不挂的状态。
两人全裸着彼此相对,两双手重叠在一起,就这样对视着。

这一刻可真是,美妙啊……不对,这种情况,不妙啊!

明明并没有泡过头,但头脑却渐渐眩晕了起来。
又一次望向丽,那雪白的肌肤受温泉热度的影响,隐约被染上了一层粉红色。

好,好可爱……

感觉在一瞬之间,大脑中理性的临界点要被突破了一般。

这可不成。

像要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似的,使劲摇了摇脑袋。
但是,丽的脸近在眼前。她用受了惊吓一般的表情望着真嗣。

这样下去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不想点办法的话。

一边动员起自己身上所有的自制力,一边向丽搭话道。

“那、那个,我们要这样泡到什么时候才好?”

“按预定,应该在19:00出浴池,转而清洗身体。”

“……这个‘预定’是谁决定的啊。”

“你没有必要知道。”

“是,是吗。”

会话又中断了。

内心又一次开始动摇起来。

不过,水是不透明的,真是太好了。如果是透明的话,自己会非常高兴……不对,会变得非常难以忍耐的。

自从来到这个城市,和美里一起生活以来,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对半裸甚至全裸的女性具有免疫能力了,不过,果然年近30的“阿姨”和“同班同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重叠在一起的手传来柔美的感触。

不久以前,自己在她的房间里见到,紧接着又触摸到的肌肤,如今又一次近在眼前了。
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液。慌张地别开视线,望向很远的地方。

这会儿,如果上前“袭击”了她的话,将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吧。真嗣的这一认识多半没有错。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0 条, 博主:0 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