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感想 > 评论感想 > 正文

EVA重要台词解析(四) by: R.E.D

2001年03月16日 评论感想 ⁄ 共 418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300 views 次

作者声明:作者保留本文的一切权力,谢绝任何媒体任何形式的转载
第十七话 {四人目no适格者}(第四适格者)
EPISODE 17 FOURTH CHILDREN
#31 18:00(加持的瓜田)
SHINJI:一向以为加持先生是一个很认真的人。
RYOJI:对比较熟悉的人就不同,这是真情流露。。。
(接着加持谈到培养生命的满足感)
SHINJI:但总会有不开心的事情。
RYOJI:你很怕不开心?
SHINJI:我是很不喜欢。
RYOJI:那么你就找一些开心的事情作。不喜欢是正常的。只有一个曾经受过苦的人,才懂得怎样对人温柔,这些经验没有人可以教你。
/此段对话的前半部请参照#13。后半部加持对真治进行了一些开导。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仿佛是说,遇到不开心的事是正常的,逃避也是正常的,并且只有经历了这些过程的人才算真正成熟,亲身经历过痛苦的人才有可能理解别人。参见#32。/
第十八话 {命no选择o} (命运的选择)
EPISODE 18 AMBIVALENCE(矛盾心理)
#32 8:48
SHINJI:我爸爸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RYOJI:你是否经常问周围的人关于父亲的事?
SHINJI:没办法,我不是与他一起住。。。但是,最近开始知道多一点关于爸爸的工作,还有关于我妈妈的事,我开始了解他,我知道。。。
RYOJI:你这就错了。你以为很了解他?没有人可以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甚至连自己都不了解,你无需多想。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很多人都想尽办法了解别人。你觉得这样做是否很有趣呢?每个人都去了解别人和了解自己。
SHINJI:对美里小姐也一样?
RYOJI:她的性格就好象遥远的女神,对于我们男性来说,女孩子的生活是在河的对面,男女之间就象隔了一条河,一条又深又长的河,很难捉摸。
/很多人都自以为了解别人,其实连了解自己,确定自己的存在和价值都很困难,更别提了解别人了。很多人所了解的他人,是他人给其他人看的自我(好拗口哦),他人真实的自我,连他本人都未必清楚。一个人的真实想法,真正生活,对于别人永远是个谜。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说到底是要通过“语言”进行的。然而语言本身就有很大的欺骗性,存在很多歧义,即便没有歧义,也会因为接受者的经历、知识和认识水平以及世界观的不同(也就是所谓的“话语圈”不同)而产生不同的意义。而其他手段的交流,如接触、情感等,就更容易引起误读了。所谓“心与心的交流”,只不过是一厢情愿或自欺欺人的说法,就算真的存在通过心灵进行的交流,又能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呢?因此,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难以跨越的隔阂。这就象在一片树林中,人们看到的只是地面上的枝叶,而维持这些枝叶的根系,则深深地埋在地下不能为人所见。人的外表,外在的我,就象地面上的枝叶,很多人只是看到了它们就自认为了解了别人,其实维系着和界定着人的存在的深层意识或潜意识(A.T.Field),就象地下根系一样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参见#31。/
#32 10:27(三号机试验现场,律子对美里说如果试验成功,就将有四台EVA由你直接指挥)
MISATO:一个人拥有四部高性能的EVA,如果人人都是这样想,这个世界就会灭亡。
/政治、军事的野心将会给世界,给人类特别是普通人民带来灾难,这在历史上已被无数次地证实。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遗憾的是今天仍不断有人在追求这种所谓的“成功”。美里的话也正是这个意思,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头发长见识短”或“妇人之仁”,并认为人(特别是男人)就应该为此而奋斗。假如我们一直所谓的“远大的理想志向”是指这个的话,我看倒不如见识短一点的好。
另外说一点,我个人认为把铃原东治设定为FOURTH CHILDREN是比较拙劣的安排,这在以前的剧情中毫无交待,显得十分突然,仿佛是为了情节发展的需要而生硬地编排上去似的。/
第十九话 {男no 战I} (男人的战斗)
EPISODE 19 INTROJECTION(抛入)
#33 4:58
SHINJI:爸爸他一点也不明白我的内心感受。
REI:那你又是否明白你爸爸和他的心情呢?
SHINJI:当然明白。
REI:为何你还是不明白?。。。
其实你现在是在逃避你讨厌的事。
SHINJI:为什么不可以这样?逃避自己讨厌的事,有什么不妥!?
/在此之前真治一直在寻找自己驾驶EVA的价值,在找不到能使自己满意的答案后,他开始转向对另一个问题的思索:到底能不能逃避?参见#41,#50/
#34 9:39
MISATO:我已将我的梦想、愿望和目标都放在你身上,这对你可能是很重的负担,对你很不公平。但我们NERV的所有人只能寄望在你身上,你一定要记住,这很重要。
SHINJI: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说法。。。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驾驶EVA。
MISATO: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么积极的话。
/把自己的期望放在别人身上,这种现象也不少见吧。这种行为,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以自己的感受代替他人的感受。为了满足这种期望,往往会使承受这种寄托的人不堪重负,甚至会很痛苦。但如果不去理会这种期望,又会使他人感到失望和痛苦。这真是矛盾啊。/
#35 16:16(十四使徒来袭时)
RYOJI:真治,我只能在这里浇花,但你不同,有些事只有你才能做到。没有人可以勉强你,自己考虑,自己决定该做什么,不要后悔。
/加持在这里似乎谈到了责任感的问题,因此他的用意有些可疑。他仿佛是在让真治按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其实语气中已表达了他的看法:真治应该重新驾驶EVA作战。也许这是剧情的需要吧,不然的话,NERV、第三新东京市以及整个人类就都要毁在ZERUEL手中了,EVA后半部和人类补完计划也就没戏可唱了。他的后半句话使我想起了一句经常被人引用以至于看上去有些俗了的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但是,当一个人在选择人生道路,面临重大抉择时,经常因为自己的幼稚或不成熟而作出日后使自己后悔的选择。“Then one day you*ll find, ten years have got behind you, no one told you when to run, you*ve missed the starting gun.”(有一天你将发现,转眼十年已过,无人告诉你何时起跑,你已错过发令枪。Pink Floyd, Time~Dark Side of the Moon)但是反过来,一个人也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永远不应后悔,因为后悔药既不好吃,也无药效,只会增加痛苦和自责。
关于本话的英文标题INTROJECTION,由于英汉字典上并无INTROJECTION这个词,只能从其词根上猜测。INTRO-这个前缀是“向内,进入”的意思,“-JECTION”则是“推,射,投入,抛入”的意思,因此这个词本人认为理解为“抛入”比较合适。“弗兰克尔(维也纳精神病学家,意义分析疗法的创始人)以现实主义的态度承认,一个人发现自己所处的地位对于这个人的精神健康十分重要。他同时也指出,一个人对待某种环境的感知可能会被曲解。现象学教导我们,一个人的位置感知(也被考克曼斯称为情感性格或情绪)是存在的特征,根据这一特征,自我熟知自己的位置,并不断调整自己以适应周围的世界。海德格尔认为我们是被“抛入”到我们的环境中的。在评论这一观点时他指出,这一“被抛入”观念使得人们认识到现实生活是什么样子,同时也认识到生活“必然如此”。他必须“意识到存在是一种任务”。与之相反,弗兰克尔的意义分析认为,“被抛入”的经验可以使人陷入绝望和怨恨之中。这样人们就常常去责怪环境,不仅因为他所处的地位,而且因为他作为人的作用。他认为,要彻底改变这种思想倾向绝非仅仅需要一种“情绪”或“一种情感性格”。按照弗兰克尔的观点,意义提供了必要得动机和意愿,以帮助一个人“独立存在”并成为自己环境的主宰,而不是牺牲品。换句话说,一种有意义的位置感有助于实现真正的认识。”(《弗兰克尔:意义与人生》)本话正好表现了真治被“抛入”他所处的环境时无奈的心境。这是我对副标题的个人理解,是否准确希望与大家探讨。/
第二十话 {心no ka ta chi人no ka ta chi} (心的面貌,人的面貌)
EPISODE WEAVING A STORY 2:oral stage (编造故事2:口唇期)
#36 8:24(插入栓内)
SHINJI:这些人。。。对了,我见过他们,全是我周围的人。对,这是我的世界。这虽是我自己的世界,但也不是很了解。外面的影像,讨厌的影像。对,是敌人,敌人。。。叫做使徒,是享有“天使”美誉的敌人,是EVA和NERV的目标,美里小姐和她父亲的敌人。为何我要战斗,还要受这样的折磨?(ASUKA:这还用说?没理由任敌人攻击的嘛!拨开正跌下来的火花很正常吧!)为何这样说?难道我想想也不可以吗?敌人,敌人,敌人,全都是敌人。所有威胁到我的都是敌人。对,我自己的性命,我保护自己的生命也不是错事吧!敌人,敌人,敌人,我的敌人(元渡的影像出现)畜生。。。竟然打伤东治,杀死妈妈,就是爸爸!
/溶化在LCL中的真治,开始了对以前所提出问题的大反思。由于还是不能找到驾驶EVA战斗的意义,他开始把所有希望他作EVA驾驶员的人视为敌人,并且为自己逃避这些人,逃避驾驶EVA寻找借口。/
REI:你还不了解你爸爸吧?
SHINJI:当然,我们还没真正算见过面。
REI:所以你讨厌他吧?
SHINJI:是的,爸爸不需要我,爸爸抛弃了我,他不要我。
REI:取而代之的是我?
SHINJI:是的,肯定是这样。因为有了你绫波丽,所以爸爸抛弃了我。
REI*:其实是你自己走了。
SHINJI:住口,住口,住口!爸爸不是对每一个人都一样差吗?那时真想跟爸爸说:我讨厌他!坐上去后就不怕恐怖的目光了。(GENDOU:不错)真讨厌。为何要选这时候,爸爸你不是不再需要我了吗?(GENDOU:有需要所以叫你来)为何是我?(GENDOU:因为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得来)不可能的,见都没见过,听也没听过,怎可能做得来?
SHINJI*:不对,我认识EVA。
SHINJI:是的,我认识EVA(唯实验的场面闪回),然后从那时起,离开了爸爸和妈妈。
/请注意这段对话中REI*的台词,它指出真治认为其他人讨厌他,爸爸不需要他,但实际是真治自己封闭了自己的心灵,所以从他的角度来看,所有人都是敌人。对这一点,在25、26话有更详细的解释。参见#28,#48,#51,#59。对话的最后两句暗示了EVA和唯的联系。/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