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Disappearance——逝(3) by: D伯爵

2001年06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633字 ⁄ 字号 Disappearance——逝(3) by: D伯爵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070 views 次

Chapter:3

三、物逝

和她同住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天还是一样的热,太阳像在喷火,喷完了再喷,有使不完的劲。

我该怎样向你描述我们之间的事呢?是的,你是不可能料想到的,如果我不说。我该怎样告诉你,怎样向你说呢?

一个星期了,我们哪里都不去,就躲在我那个小小的窝圈里。她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她说过去她曾得过失语症,所以现在常常喋喋不休,为了把过去失去得补回来。我们可以在床上躺上一整天,再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上半天,呵,那时的日子。她是那样明亮的一个人,怎样也不象醉倒在酒吧的风尘女。

她作得饭真是世界上最难下咽的,她在各种各样的菜里加上咖喱,是搀上了呛人胡椒粉的咖喱。为了不打击她下厨的积极性,我勉强吃完了饭,接着就狂吐了一阵,那时我真以为我的胃不在了,可她却在背后嘀咕:“真是的,吃个饭也嫌东嫌西的。”从那天后,我们只吃便利食品。我的胃就是那个时候搞坏的。她不分时间地灌啤酒,早上,中午,晚上甚至半夜。她几乎不喝水。她是这样糟糕的一个人,呵,可我也是吧。很糟糕的速配。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我常常着迷的看她灌啤酒的样子,那样的引颈直灌,会不会伤了喉咙?她的酒量很好,一般不会醉倒,往往先倒下的都是我。

可是,为什么她会醉在那个地方?是为了等我把她捡回去吗?呵,谁知道呢?一星期了,那么久以前的事情我怎么会记得?

南极毁灭后的地球气候不正常,上帝是在开玩笑,我才说太阳象喷火,就下起了雪。多久没有过冬了,我不知道。那天商店里积了十几年的寒衣一下子脱销,医院挤满了冻伤的病人,据说,冻死的人不计其数。

那天是我生日,我只给她说了一次,连自己都忘了,没想到她还记得,于是说是为我庆生。其实庆不庆祝都没什么关系,只要有她在。你的生日有人给你庆祝了。怎么说,这种感觉真的十分的好,他妈的好得出奇。她笨手笨脚地擦着火柴,点燃了油炉,屋子里的光又亮了一些。她走到我身边坐下,大概是因为冷的关系,她有点哆唆起来,一摸她的脸,有点冷冰冰的,我觅了她的肩连推带拉的坐到火炉旁,空气里有了一点点暖意,火光照在她本来苍白的脸上,好似不经意地添上一抹浅红,更添艳色。两个人一起呆坐在火炉旁,过一会儿我转过脸去看她,她竟竟自靠在我肩上睡着了。

她睡着了,我抱起她,走进她的房间,把她轻在床上,盖好被子。窗外的风呼呼的撕喊,房间里却有昏昏的光,有着点暖意。突然,她冰冷的手伸了出来,放进我的手掌心里,那双手,冷冷的,滑腻腻的,她的皮肤很白,甚至比石膏还白。然而那时她的左手放在我的右手里,我有点犹豫地慢慢把手合握起来,把她的冰冷异常的手包在里面,她的手指微微地动了一下,似是想要挣扎,眼睛半睁着,目光是混浊的,好像一只幼小的猫儿,迷迷糊糊地看着我。她一个人冷得在被窝里哆唆,我想上前去抱着她,然而她的声音却是冷冰冰的,她说,我不是那种处处要人照顾的人。她不是我想象中的善感而柔弱。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我的手里一直流动到全身,说不出的舒坦,对,像温过的清酒一样,让人一刹间神清气爽,温润过后却带着沁进心肺的清凉。于是,我知道,我只知道,在那个时刻,我知道,是的,他与我是有关的,我一生一世也会注视着这个人。

幸福通常是来得不可思议的,更加不可思议的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来得快的幸福通常不会长久。我会突然的表现出不安,甚至连她也会和我一起不安。我失去了母亲、父亲,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曾经出现过的“亲戚”,还有不知道未来会失去的什么。我是一只迷途猫。所以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不安。惶惶的过去像是一场梦,睁开眼,枕边空留梦时泪痕。只要期待,就会失望;只要信任,就会被背叛。多少次满怀爱恋的期待,醒来却发现自己被愚蠢地利用了。很多时候,还是觉得像是一场梦,不敢确定你是真正存在的,不敢肯定你眼前的人也是存在的,你就会觉得,一睁开眼,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至无形,似乎总是有一种莽莽中的威胁,一种机缘。于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流露感情的语言。

是的,是幸福,它让流水般的日子隐隐有一丝阴霾,冥冥中露出可怕的嘴脸,不断地威胁着,张牙舞爪着。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