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时间,奔流(12) by: sirens/[日]DARU

2001年02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366字 ⁄ 字号 时间,奔流(12) by: sirens/[日]DAR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78 views 次

Chapter:12

第十二部 此世唯一
 

章一 刺痛的心

绫波 零完全被隔离了。
温度、湿度、甚至连空气的流动也严格地控制着。
这里没有“生”的气息。
隔着密封的玻璃墙的监控室里,她的每一下心跳都被监视着。

县大赛那晚,零开始感到身体不适。
全身走过阵阵细微的麻痹、她再不能准确地指挥四肢。
眼看检查日日渐一日地迫近,不可名状的恐怖感追逐着她,零一个人在房间里寒颤不止。
真嗣买给她的电话,牵引着她的心。真嗣的声音在脑海中怂恿着,零拨响了她有生以来第一个给他的电话。
她挤尽身体中每点每滴的勇气,捧起通话筒。

可是,得到的只是机械的通话中亡音。

零再也没有尝试的勇气。
泪水零落地跌在通话器上。

而今,她躺在这里,谁也不知,谁也不晓。

虽然还没有挑明,光从四周的环境就可想像自己的情况如何。
要说完全没有预料到,是假的。
因为三年前的事还记得很清楚。

身是人造的身,心是人造的心。
心已是人的心,身却无法成为人的身体。
为了守护最珍贵的、好容易才攥在手里的东西,即使是用那堆嫌恶的备用也顾不得了。

我过去那么希望死,
现在又那么害怕。

如果一直睡下去多好。
如果在梦中就走了多好。

为什么我要醒来?
为了什么醒来呢?

其它的零暗中蠢动着。

----------------我什么都没对碇君说就去了哟。

。。。可是,你可以为碇君而死。
可我呢?为了什么?
不是为了碇君。
只不过是,不得不死。
只能眼巴巴地等着那一刻。

----------------你和碇君也有心心相印的时候啊。

为了这一瞬的幸福,我现在多痛苦。
痛苦得都说不出口。
害怕得连晚上睡也睡不着。
担心着要一睡下去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可我甚至连痛苦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那种。。。那种。。。我不知道!
告诉我也不会明白的!
这样伤心、寂寞、痛苦。。。那样的也不会懂。。。

--------心,很痛吧?
像要被撕裂一样痛吧?
那就是成为了人的证明呀。
是你朝思暮想的心愿呀。
难道你不高兴吗?

不高兴!

--------不开心吗?

不开心!

--------不快乐吗?

这样子、这样子、不快乐!

--------变成人之后,心就会这么痛哟。

好痛、好痛、好痛!

咯嚓

扩音器里传来隔壁房间的开门声,闸断了脑海里无终止的思想旋涡。

眼的余光处,隐约看到冬月的身影进入隔壁监控室。

章二 老人之罚

自诊断出绫波 零的身体状况出现异常那天起,MAGI─S均出30%的能力,
集中分析DUMMY SYSTEM的根干组成部份。
即使这样也难以在以前取得的研究成果上再有重大突破。
有关DUMMY SYSTEM的所有可能的调查,终于在这时宣告结束。

彻夜未眠的冬月听取了汇报。
他打断规矩上的问候,立刻切入正题。
“那么分析结果呢?”
“至今已分析了40%左右,始终还是因为系统遭到极大物理破坏而无法进行。这情形在
理论上是不可能把系统重建的。”
“...是吗?...终归是白费心机吗?”

即使是MAGI─S也无法开这秘密的锁吗?
如果不是那个爆炸,不、如果哪怕是碇或赤木君能活下来...

冬月摇了摇头。

要消灭的,不就是曾经存在过那种东西的这一事实吗。

“伊吹博士在吗?”
“是。”
过了一会儿,伊吹憔悴地出现在屏幕上。
“辛苦你了。告诉她事实了吗?”
“...不。还没有明确地...”
“我去吧。”
“议长。您亲自...”
“不,我也有责任。让我来说。”
“...是。现在就把资料送去。”
“交给你了。”

冬月冷静地浏览过转送来的资料后,踩着沉重的步伐出了房间。
他正往地下6层的集中治疗室去时,想起了关于第二适格者抵达的报告。

真不愧是她。
...可是,他呢?
能接受这个事实吗?
整整三年的血泪换来这么个结果,命运也未免太残酷了吧...

五分钟后,冬月抵达了收容零的集中治疗室。
遣散了周围的人后,他走近麦克风。
虽然不能隔着厚玻璃确认零的脸,监视器中还是那张怀念的平静面孔。
小声咳嗽一下,冬月开口了。

“零君、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副司令。”
“副司令就不用了。叫冬月就好。”
“是。”
冬月盘算着如何启齿。
“......”
“我果然要死吧?”
零直接的质问使冬月一时困窘了。
“...抱歉。单凭我们实在无法帮忙。”
“...没关系。我自己知道...”
冬月惊讶自己感觉不到零的话中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宛如那时一般。
看着在死亡跟前也毫不动容的她,甚至冬月都被打动了。
零无表情地继续着。
“还有多久可以活?”
“最多十日左右的时间。”
“明白了。”
“...抱歉。”
“是。”

零再也没说什么,冬月便切断了通话。

正要关上身后的门,冬月回头望了望零的身影。
她的身体前屈着,看上去在呜咽。

注视着一度是自己手中一件道具的少女颤抖着,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惊异地,他感到脸上滚过数十年久别的温暖。

“...我也,还有一颗人的心吗?”

老人自嘲着,带着泪痕关上了门。

章三 人的呼叫

“明日香ちゃん来了...”
冬月走后一小时,伊吹隔着通话器告诉零明日香的消息。
“明日香さん...为什么...?”
“因为担心你,所以赶紧过来了。
要见见吗?没问题吧?”
零也不追究明日香如何得知自己的事,答到
“...好的。我想向她道歉。”

伊吹打开通往走廊的门,青叶陪伴着明日香进入房中。
也许是哭累了,明日香的眼圈又红又肿。
她环视这包围零的环境,瞪大了双眼。
这两个曾一起用餐,一起洗澡,甚至同床共被的人间,现在隔着一堵厚厚的玻璃墙,
甚至连直接会面也不能了。

明日香猛地攥紧双拳,向带麦克风的终端踏出脚。

伊吹交代了青叶后离开了房间。
青叶把背靠上墙壁,闭起眼。

明日香站在荧屏和麦克风前,启动开关。
她咬紧嘴唇,心中一次又一次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哭。

短暂的沉默后,零先发话了。
“对不起...
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生气了吗?
可是,如果再被你们关怀下去,我怕自己就再也下不了决心了。
如果是现在,还有勇气的。
这样想......对不起。”
“白痴...”
明日香倒不在意零的不辞而别。
因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可是,她注意到零没有给那家伙任何联络。
“真嗣说过他喜欢你的哟。”
明日香的话在零的眼中溅起一圈涟漪。
“你也喜欢真嗣的吧?
真的不想见面吗?不告诉他也没关系吗?”
零在屏幕那边悲凄地笑了笑。
“我、没关系的...
三年里...三年里,我什么也不能回答。
我让碇君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该带着什么表情面对他呢?
该说什么呢?
不可能这么容易的...
我没有那样的资格...
...就这样单独一人离开就是最好的了。”

砰!

明日香一拳捶到终端机上,把房间都振动了。
青叶不知发生了什么,忙睁开眼睛。

对着零,明日香怒吼着。
“好啊、就这么在真嗣面前消失吧!
再也别让他看到这付模样!”
“明日香さん...”
“别在那里自欺欺人了,零!
你以为自己很理解真嗣吗?
不过是在那里躺着,就说得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真嗣是带着怎么样的心情守了你三年你知道吗?
为了谁...那家伙...”
明日香的声音瞬间哽咽了,她既而瞪着零。
“你真的了解了吗?
和真嗣分别痛苦不是吗?
那么就哭出来啊!去喊,去抗争...
去紧紧地...紧紧地抓住这个世界...”
一行泪水走过明日香的脸颊。
“那样子,不就是以前的你吗?”

明日香的泪,决开了零的心堤。

“难道我...难道我...就不想哭不想叫吗!?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
那就不会死了吗?
不会的...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用了...”

明日香用力地甩了甩头。

“不是、不是、不是的!
那是不对的!
你就那么甘于命运的摆布吗?那是过去的你吧。
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不是吗?
所以要哭的时候就哭,要叫的时候就叫。
想和喜欢的人见面的话就说出来!
活着不就是这样吗!
你、这样子、还不过是个人偶罢了!”

“好了。”
青叶感到场面过火了,忙制止了明日香。
明日香被他按住双肩后,最后轻柔地探问道

“真嗣,很喜欢他吗?”

可是零并没回答,明日香低下头,泪水止不住啪嗒啪嗒地滴在屏幕上。
她拖着沉重的脚转身要走。

“...想...想见...我要见碇君!”
零呼唤着,仿佛连厚厚的玻璃也跟着颤动。

扭过头来,明日香看到玻璃另一边,奋力撑起身子的零的眼瞳。

明日香重重地点了点头,向外跑去。

“立刻就带那个白痴来!你等着!”

======================================
Sirens语:

最近种种不顺心都发生在一起,把我都差不多压垮了。
因为以后会比较忙,所以更新会大大地拖迟,这一点,
还望各位多多包涵。

另;我最近收到了一些大家的来信,因为诸多原因,无
法回复。在此表示歉意,并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