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从现在起,我和她的故事(2) by: sirens/[日]DARU

2001年02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543字 ⁄ 字号 从现在起,我和她的故事(2) by: sirens/[日]DAR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3,642 views 次

Chapter:2

第二话 重逢(前章)

“对不起,请问,桐丈是不是在這裡?”

我一面問着,一面在帐篷的人缝里看来看去,希望能找到往日的对手的身影。

校園裡到處都看得到用铁条和化纤帆布搭成的白帐篷。这一个,斗大的明体字写着:

“第三新东京大学男子田径部”

五年前。
和使徒们的战斗完结后,我们留在了这个城市。
绫波在决战后得了严重的精神后遗症,然后,醒来,离世。
她教会了我什么是活着的坚强。

接下来的高中生活,可以说是充实的。

进入高中后开始了跳高﹐慢慢才發現這運動真的很合我的性格。经过努力,我终于在高三时出席了全国大赛﹐還当上了田径部队长﹐順便也一點點学會了怎样和他人交往。
這麼說大家可能會笑,但我是抱着替绫波好好活的心情走过的。
现在才发现,以前感受到的那些疏远、孤独、闭塞等等等等的感覺,是無論誰都会有一點的。再回头看看孩时的自己,我也长大了。

只有一样,和她的关系除外。

前EVA二号机驾驶
“物流·明日香·兰格蕾”

我們的關係﹐仿彿是被幼細的線維系著。那時﹐无论是近,是远,我們似乎都在伤害对方。

我是男,她,则是女...

而且,她已经...

“桐丈?那小子的话,大概跑到女子部帮忙去了吧?”

发问时,我整个上半身都已在帐篷里了。坐在最近的椅子上的男子听到了,才抬起頭來。

“真混,有时间干別人的,就該回来帮忙。”

跟著发牢骚的是一个肌肉棱角分明,盤坐在并排的兩張折叠桌上的男子。怕是铅球选手吧。

“算了吧,那小子帮的是倒忙,还不如不帮。”
“这话不差,只会跟在美女的屁股后头转溜,天下第一无能。”
“就是就是。”

兩人邊嘲諷邊爆發出豪放的笑聲﹐我一時不知怎麼插嘴﹐但腦海裡立刻浮起桐丈和女孩搭訕的圖像﹐心裡也樂了。

大笑一陣過後﹐首先答話的人发现我穿著入學式標準的襯衣﹐便从上到下又看了一遍。

“哦﹐你是新生﹖是要加入我們部﹖”
“呃﹖啊﹐是的。正是這樣。”
“說真的﹖不會只是好奇吧﹖” 難得來了個志願者﹐他倒一付很驚訝的模樣。
跟著﹐聽見帳篷裡頭說道

“那傢伙莫非就是﹐哪﹐跳高的那個。。。就是桐丈常常說起的。。。”
“啊﹗那個叫碇的傢伙嗎﹖”
“啊﹐我就是﹐我叫碇真嗣。我想在大學也繼續搞跳高。”

帳篷裡卷起一陣騷動。
说起来三大比起二大是差了些﹐但她的教育也是全国聞名的。只是有天賦的運動人才短缺。結果還是全國大賽的出場帮了个大忙。我被当成未来明星著实的欢迎了一回。
折騰了好一會先办完那里的手續﹐再找了個朋友在外頭等的借口才把身子從裡頭拔了出來。

“喂~碇~”

一副等得不耐煩的臉。
我立刻彎下腰。

“抱歉抱歉。入部手續稍微拖了些時間。”
“算了。現在可輪到你陪我了啊。”

身材比以前壯實了不少﹐没变的是那付眼镜。

劍介原来就讀戰自的理工學校﹐後來不知為什麼轉了回來﹐和我一起入讀三大。
我曾問他為什麼放棄加入戰自。他只說
“駕駛員也需要一些實際生存技能的嘛。”
一听就知道是在搪塞。

還有一個﹐他的聲音我決不會忘記﹐從背後傳來。

“喲﹐那邊怎麼了﹖”

說著一邊走近來。乍一看﹐他和普通人完全沒啥兩樣。
多虧假肢技術近幾年進步神速﹐他也能過著一般人的生活了。
當然﹐洗澡时也沒啥大礙。

這樣﹐中學成立的三笨男復活了。

起這名字的功臣委員長--洞木光也進了這裡。
只是她現處教育部﹐在俗稱“南區”--教育部和醫學院的專區--裡參加入學典禮﹐沒能在跟前。

能和這些好朋友一起讀大學我就很高興了。
只是一個除外。。。

十分鐘後﹐在大學平面圖前﹐劍介正全神貫注的搜索著攝影部接待棚的位置﹐我和冬治在背後看著他。

“怪﹐明明在這附近的嘛。”

我和冬治跟著劍介走﹐見此景況也只能對視一眼﹐無奈的聳聳肩頭。

“。。。剛才那個男煩死了﹐你不覺得﹖”

一把女性的聲音從背後飄來﹐我的肩膀不由一振。
那聲音太像了。
我趕忙轉過头﹐剛好三個女孩從背後走了過去。

當中的頭髮是栗红色!我冲动得当时就要叫。
可定睛看看﹐頭髮也只是齊肩長﹐衣服也不像--普通的牛仔褲﹐配白色的短袖襯衣。
身材倒也是那樣苗條﹐可是不是她呢﹖我的信心一點一點的萎縮下去。

唉的嘆了口氣﹐放下肩膀﹐

“男人哪﹐真的﹐清一色色鬼無能。”

又聽見了。
雖然離我們越來越遠﹐還是看到中間的女孩誇張的聳了聳肩頭。

我一下盯著左方的冬治。
和冬治一樣﹐劍介也在一旁盯著我。

“嘓” 的咽口唾沫。我和冬治﹐一起沖口喊了出来

“アスカ﹗”
“物流﹗”

三個女孩一下都定住了﹐遲疑的把身子往回轉。
齊肩的長發﹐毫無造作的服裝。
雖然和印象中完全不像﹐可中間的確是如假包換的明日香﹗

“怎﹑怎麼會在這﹖”

我忍不住沖口而出。
アスカ那時不是說準備加盟日本的最高學府﹐二大﹐第二新東京大學嗎﹖
明明﹐在三大的考場裡﹐她不是說﹕
“反正就當模擬考吧。”
的嗎﹖看她那时还滿不在乎的啊﹖
可是﹐眼前的﹐千真萬確是她。
不单我﹐冬治和劍介都张着口杵在地上。

“哎~喲﹐這不是三笨男嗎﹖好久沒見了呢。”

明日香讓同伴先走了﹐便語帶譏諷的問好﹐
好像從一開始就發現了我們的樣子。

“好久沒見﹐可是重要的是﹐アスカ怎麼會在這裡﹖”
“你的意思是我在這裡就不好了咯﹖”

アスカ的反詰真是間不容髮。

“啊﹖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沒料到才見面就又要絆嘴﹐我慌的要解釋﹐アスカ温声的把我打斷。

“開玩笑的。你還是老樣子呢﹐シンジ。”

又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回答﹐這一次我真的不知說什麼才好了。
アスカ看著我怪怪的。

“我也有其他很多的考慮…”

アスカ按下被亂風吹起的頭髮﹐仰起頭。

“那麼多心事﹐自然也就很難專心學習的嘛。”

說到這﹐アスカ朝站在校門前的同伴揚了揚手﹐踏出一步﹑再一步﹐剛要邁步跑開﹐突然停住回頭說﹕

“不過呢…”

アスカ臉上好像有些羞澀﹐只在眨眼間和我對視一眼﹐又跑走了。

“沒什麼。シンジ﹐下回見﹗”

想起那段行尸走肉般活過來的高中時代﹐想起那段很微妙的關係。
想起因為眼看著就要這樣分開﹐就這樣失去聯絡﹐就這樣變為陌路而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昨夜。

我笑了。

“下回見…嗎﹖”

我們的大學時代﹐就這樣拉開了幃幕。

Message From Sirens:

诸君久等了!一个月才来的新作。没办法啊,谁叫这个社会是被考试这样东西主宰着的呢?我只好牺牲大家成全自己了。对于那些给我去信又没有福音(复音啦) 的热心同好们,sirens只好很真诚的说:

“对不起啊!绫波殿!”

汗…好像错了。不管怎么说,sirens真的是很对不起各位。sirens不会写信嘛!汗…不管怎么说,再见!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