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时间,奔流(8) by: sirens/[日]DARU

2001年02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837字 ⁄ 字号 时间,奔流(8) by: sirens/[日]DAR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02 views 次

Chapter:8

第八部 校园物语--其三

章一 好劲敌

太阳毫不留情地烧烤着。
蓝天像要消失了。
还有白痴般巨大的积雨云。

县大赛的日子正确诠释了“盛夏”这一景象。

我穿过闸门,为了迎接和自己的一战而踏足舞台。

------好热。

被四周观众席包围的这个田径运动场的底边,简直就是蒸笼般暑热。
在如此令人心焦的热气里,光站着汗水就不断渗出来。
往着跳高竞技场走去途中,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
可是,会主动和从不讨人喜爱的我交谈的人还是这两个人。
北高的桐丈さん和陵高的泰治君。

“哟、碇。今天真是热毙了。”
桐丈さん不止是全国大赛的常客,还是在决赛露过好几回面的三年生。
在神奈川县里搞跳高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吧。
身材高大并且有长长的茶色染发做招牌,即使讨厌也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虽然不喜欢他有点轻浮的个性,不过一站在赛场上身边就飘起令人难以接近的气氛。

“说起来,今天除了每次都来的明日香小姐,还带了一位超可爱的女孩呢。”
我向着桐木さん嘻嘻笑着注目的方向望去。

“和我介绍介绍吧。”
果然......和明日香那时一样的说词。
“......那是我妹妹。”
我用平淡的语调回答。

“妹妹?......啊呀,那我岂不要叫你义兄了?”
“没这道理吧。”
“说笑,说笑了啦。还是那么冷淡呢你呀。”
然后回过头去。
“喂,泰治是不是也这么想啊。”
被问到的另一个脸熟的人嘴上挂着笑容走来。
“你好。”
和我同龄的、头发剃得短短的泰治君给人典型田径选手的感觉。

一直都是这三人独霸着领奖台。
虽说我还没登上过最高的台一次。
其实自己也不怎么希望站上去。

今天,不同。
少许杂谈之后,我离开了二人开始做准备运动。

剩下的两人的视线默默地追随着做着热身的他。

“今天和往日不一样啊。”
“是呢。眼神和以往的不同了。”
“要动起真格来可不好办哪。”
“口里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笑?”
“算是吧。还没有和他来过一次真的,有点不踏实啊。”
“服输了......还以为熬到等到桐丈不在了,出席全国大赛就会变简单。”
“笨蛋。那么软弱会被明日香小姐讨厌的哟。”
“啊--不是说好不提这个的吗!?”

笑声荡漾在青空中,跳高选手间的战斗开始了。

章二 草坪上仰望蓝天的孩子们。

整个上午的竞赛在前所未有的好状态下结束。
桐丈さん顺利通过了绝大部份的预试,像预料中用最小付出晋级。
泰治和我也只比最低限制跳多了一回。在其它的选手被我们三人压制着的时
候,午休时间到了。
还有一些项目仍在进行中。由于午休是自由活动的,我便和绫波、明日香一到出
了体育场。
体育场旁边有几幅能进入的草坪广场,我向她们提议到老地方用午餐。

“今天倒能挺安心地观看呢。不过、还是那两个人。”
明日香边走边用力握紧拳头。
“白痴桐丈和泰治君。偶尔也放放水嘛。”
“这样我就不高兴了噢。”
“我·高·兴·啊!否则又要被那个白痴桐丈说来说去。”

明日香也和那两人成了朋友。
这么说来,明日香来替我打气这次是第几回了呢?
以前一直觉得她在自己身旁。
最近...
过去都是和队长一起吃中饭的吧?
分手的传言...果然是真的。

突然间像是舒了一口气之后,我发现绫波在盯视着自己,便急急忙忙地和她搭话。
“那、那个。跳高什么的,不适合吗?”
只是想问问看而已。
“嗯嗯。”
绫波稍微想了想、
“哥哥飞跃时的姿势...十分、优美。”
紧接着、明日香挤过来。
“是啊是啊、零呢,在真嗣跳起来的时候呢,整个人都呆掉了呢。嘴巴也张开了
一半了呢。”
“糟...我...有吗?”
看到绫波慌乱地捂住嘴脸红的模样,明日香继续揶揄着发出爽朗的笑声。

我心里觉得甜丝丝的,
压抑不住地让微笑浮出嘴角。

在交谈中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的广场。
找到通风的树荫后,明日香摊开塑料布、开始从篮子里掏出很多不同形状的物件。
“这个是零的吧。这个是我的。这个章鱼是小光帮忙弄的。对了对了。小光说今
天有事不能来加油,十分抱歉呢。”
“这次还得谢谢她啊。还是快吃吧。”
“对对对、好像恨美味呢。”
等明日香分配完筷子后,大家同声合唱、

“不客气了。”

CHILDREN的欢声,融入了蓝天里。

章三 向着高空

我站在起始位置上,仰望青空。
有点倾斜的太阳好晃眼。

在两个回合前落败了的泰治君从围帐那边望过来。
被直立于操场上桐丈さん紧密地盯视着使我的胃下部激烈地收缩。

桐丈刚才的试跳里没能越过的高度,现在摆在我的面前。
比县记录高出5公分的高度。
成功的话就出席全国大赛。

绫波和明日香在看着吧...
正要望去观众席时我用力的摇了摇头。

要把多余的挂念全数甩出去。

有的是,我非超越不可的高度。
只有这个。

然后集中精神。

哈、

哈、哈、

右手配合着呼吸握紧。
然后放开。
再握紧。

加速、再加速。

加速。

加速!

“去吧。”

世界与我成为一体的这个感觉。
我和横竿的距离缩小为零。

脚、仿佛不以我的意志般,踏上仅有的、非那里不可的位置上。
身体和手腕、被看不见的力量引导。

我没必要分心多余的事。
只有默念着。
再高、再高些。

让身体,随风而流。

回过神来,我仰面躺在软垫上,凝视苍天。

微微摇晃的横竿俯视着我。

然后,裁判手中高举的白旗映入眼帘。

成了!

我慢慢站起来,向着空中高高扬起右手。

章四 痛

县大赛的全部项目完结后,我们田径部回到学校中已是黄昏了。
更衣、锁上私用柜、再向四周张望时,原来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队长两人。

今天的大会是队长的告别赛。
可惜的是没能在今天的100M短跑里得到全国赛的门票。
应该从今起全身投入大学考试的温习里吧?
是个至今照顾着任性的我的好先辈。

收拾好一切后、先辈来到我身边。
“好容易才击败桐丈,再来点高兴的笑容吧。”
“现在看上去不高兴吗?”
我苦笑起来。
“唉、还是那样子。不管怎么说,接下来就是全国大赛了。为了我校的名誉好好努力吧。”
队长拍了拍我的肩膀。

然后用严肃的眼神注视着,顿了一顿、
“最后只有一件事,可以吗?”
“是、有什么呢?”
虽然不清楚队长要说什么,我还是先回复了。

“就一下、忍着点。”

“啊?”

叭、

觉得队长的右手挥起来的时候,突然侧脸被猛烈地撞击、之后、眼前是一片黑暗。
我跌跌爬爬地扶着桌子。
口中有血的味道。
混杂着轰鸣,耳中响起队长抑制的声音。

‘那是代理明日香的你就忍了。本来也想加上我自己那份的,不过这样你就太惨了。’

‘明日香是真心喜欢你的。既不是同情也不是其它什么。’

‘你难道没察觉?还是不想察觉?’

‘你们间有什么我不知道,不过觉得你们是顶合适的一对。我自己就算了。’

‘那么、交给你了,队长。’

说了这些后,队长离开了房间。
我还不能从打击中回复的同时,脑中反刍着队长的话。

明日香...?

队长...?

明日香对我...?

我是...队长?

头里仍旧一片混乱,我匍匐着起来,向柜子摇去。
队长没有手下留情呢。
吃这样重的拳头,是东治以来啊...
说得上是愤怒或迷惘的感觉完全没有。
反而心里感到十分清晰。

明日香...明日香...吗?

是啊...得和明日香说清楚了。

那天晚上,明日香希奇地接到了真嗣的电话。
“明日香,是吗?”
“真嗣?”

听到真嗣的声音,明日香的心脏剧烈地鼓动着。

-----------------------------------------------------------------
夹于两人中,真嗣究竟要选谁?
能够把幸福握于手中的人只能有一个吗?
如果真是那样,究竟谁是命运里的幸运儿?
初次的幽会,真嗣&明日香的爱之进行曲!
第九部 LOVE DRIVER A
-----------------------------------------------------------------
恐吓邮包、恐吓邮包、恐吓邮包!
哇,快,快,快,快~~~!
不过收到这样的邮件还是挺开心的(本人谈)
下次请用词温柔点噢。
请把支持与感想,苦衷和愿望统统塞来这里:
ayanamisecond@hotmail.com

谢谢支持!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