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感想 > 评论感想 > 正文

EVA重要台词解析(一) by: R.E.D

2001年02月28日 评论感想 ⁄ 共 472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87 views 次

作者声明:本人保留对此文的一切权力,在与本人取得协商前,禁止任何形式,任何媒体的转载,否则将视之为侵权行为。
这次贴出的是本文的第一部分,各位如果觉得还看得下去,请给点掌声鼓励,我将陆续贴出后面的部分。(因为没有日文平台,文中日文用拼音代替)
GHOST IN THE SHELL----新世纪EVANGELION重要台词解析及其他
NEON GENESIS EVANGELION是一部出色且独特的动画作品。说它独特,是因为EVA具有别的动漫作品所不具备的深刻内涵。对EVA理解较深的爱好者都会认同,作品中的主要故事框架,即消灭使徒进行人类补完的表面情节线索,只是EVA的“躯壳”(SHELL),而它真正的“灵魂”(GHOST),则是对人物性格和心理的刻画和分析。这一点主要是通过片中大量的人物对白和角色的内心独白来表达的。很多人反映EVA“看不懂”,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片中的台词心理学及哲学含义较深而不易理解其主旨。一些反EVA派则提出剧中的心理分析完全是故弄玄虚,毫无意义;还有一些人认为这些只是庵野的“试验”,并不完整和严密。我并不以为然。纵观整部作品,尽管TV版最后两话(这也是EVA灵魂的最核心部分,相当于它的S2机关吧)的安排稍微有些突然,EVA还是基本完整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以下对TV版及剧场版重要台词进行分析,希望能够对EVA的认识和研究有所推动。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分析仅代表个人观点。正如ANGEL19th所说,EVA是一部开放性的作品,它在每个观众心中都会有不同的含义。而且,这里只对那些与EVA心理学及哲学主旨关系密切的台词进行解析,那些推动剧情发展,以及涉及具体情节悬念、隐喻、谜题的则不在此列举。
下文中:SHINJI=碇真治 REI=绫波丽 ASUKA=明日香 MISATO=葛城美里 RITSUKO=赤木律子
GENDOU=碇元渡 KOUZOU=冬月幸增 RYOJI=加持良治 MAYA=伊吹玛亚 MAKOTO=日向实
SHIGERU=青叶茂 YUI=碇唯 KENSUKE=相田健介 TOUJI=铃原东治 HIKARI=洞木光 KAWORU=渚薰
第一话 使徒、袭来(使徒袭来)
EPISODE 1 ANGEL ATTACK
#1 18:56(真治拒绝搭乘初号机迎击第三使徒,元渡命令丽带伤上阵)
SHINJI:难道我真是全世界最没用的人?
#2 20:30(SAKIEL发起进攻,丽极度虚弱状)
SHINJI:不能逃,不能逃*
/这是真治著名台词“不能逃”第一次出现。结合#1来看,真治此时内心很想逃避,但又害怕逃避将会造成的痛苦(被别人和自己视为没用的人),因而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和找寻人生的意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乘上了初号机。但实际上,不逃避的后果是更大的痛苦,此时的真治并不明白真正的幸福和人生意义是什么,可以说,一直到EVA完结他(还有很多观众)也仍不明白。EVA的心理学主题,基本上就是围绕着“痛苦与逃避”这一在现代社会日益突出的问题展开的。参见#30,#41,#49/
第二话 {见知 la ne、天井}(陌生的天花板)
EPISODE 2 THE BEAST(野兽)
#3 8:08(初号机维修现场)
RITSUKO:你想战胜使徒?我看你仍很乐观。
MISATO:当然,人生应该充满希望,这样生活才会开心充实。
/美里的出场,给人以乐观开朗的印象。但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发现美里的内心并非那么快活。她的这句台词,很难说是她的真心表达,可能是她逃避痛苦、逃避内心矛盾的托辞。/
#4 (0号机实验现场)
RITSUKO(对GENDOU):你根本就不考虑孩子们的感受,是吗?
/律子的这句台词,对元渡一贯利用别人,甚至包括自己的亲属及手下(但唯除外)的做法进行了揭露。/
#5 16:50(美里在浴室与律子通话)
RITSUKO:安抚他(真治)是你的首要工作。
MISATO:但我怕不知道怎样和他沟通。最初我只是把真治当作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跟律子想的一样。虽然这次可以将使徒击退,但我一点也不高兴。
/美里把真治接回自己家,原本存有一点私心,即让真治分担家务。而律子对真治则完全是工作关系,或者说就是利用关系,利用真治击退使徒,利用真治完成EVA的研究,最终利用真治进行人类补完。可以说,在EVA中美里和律子分别代表的是人类社会的两个方面,美里代表感性的人性,律子代表理性的科学。这在后来的多处情节,如十六话的初号机拯救行动,对十三使徒的战斗等都有具体体现。/
第三话 {鸣 la na I、电话}(不响的电话)
EPISODE 3 A TRANSFER(转校生)
#6 4:33 (初号机训练场)
MAYA:真治他开始自动学习驾驶。
RITSUKO:听别人的话,正是那孩子作人处世之道。
#7 6:39
RITSUKO:真治这孩子,也许不懂主动与别人交谈,所以不能结识朋友。你有没有听过箭猪的比喻?
MISATO:箭猪?
RITSUKO:对一只箭猪来说,就算想将自己的温暖传给对方,但当它接近对方,身上的刺就会令对方受到伤害。也可以这样来形容人类。现在真治的心里面就好象箭猪一样,因此他变得越来越胆小。
MISATO:希望他很快会认识到一个人成长的时候,身边一定需要有朋友。总有一天会找到一个与朋友相处的方法。
/真治这一形象,代表的是一个群体。很多人认为真治很象自己,真治所代表的也正是这一人群。这些人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和与人交往,在和别人的交往中常常处于被动地位,很在意别人的看法;遇事喜欢逃避,处事易于消极,容易否定自己。据我观察,这样的人在整个社会所占比例并不大,但也决不是“一小撮”。而听话,大概也是这群人的特点之一。参照以后的剧情可以看到,不仅是真治,包括丽、元渡,甚至美里,都有不同程度的箭猪现象。同时,箭猪的比喻也说明人与人之间真正的沟通和理解是很困难的,正因为这样才需要进行人类补完计划。参见#9,#56/
第四话 {雨、逃ge 出shi ta 后}(雨天,出走之后)
EPISODE 4 HEDGEHOG*S DILEMMA(箭猪的困境)
#8 13:49(NERV禁闭室)
MISATO:好久不见。这两天四处流浪的心情如何?
SHINJI:没什么。
MISATO:初号机已经随时准备好,你想如何?至于你出走的事,我不会骂你。
SHINJI:我也知道你不会骂我。美里小姐你始终都是外人。
。。。。。。
MISATO:你真要放弃?
SHINJI:这件事照理说我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但又怎能交给丽呢。既然是这样,就让我来吧。
MISATO:你不是不愿意吗?
SHINJI:我是不想的,我根本就不适合作这件事。可是假如我不做,丽、律子小姐、还有美里。。。。。。
MISATO:够了,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这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不想做,就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象你这种心情来驾驶,反而更糟糕。
/从真治乘上初号机开始,就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乘坐EVA,为什么呆在这里。这些问题贯穿了全剧。这里可以说是真治自己对以上问题作出的第一次回答,即驾驶EVA是为了别人,为了让他人不受困扰。对于真治来说,这可能是最自然的答案,因为驾驶EVA作战实在是很痛苦的。但从其他人的角度,又有谁能理解这种痛苦呢?东治在揍真治时肯定是不理解的,但在看到插入栓中真治的痛苦表情,乃至后来被选为FOURTH CHILDREN时理解了。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别人的痛苦和处境,才能理解别人。参见#31。
我们常常说别人“没有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或其他各种什么什么观),可是又有什么理由认为我们心目中“正确的世界观”一定是正确的呢?这样的话,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理直气壮地指责别人呢?对真治来说,驾驶EVA等于对自己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凭什么让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而去接受“驾驶EVA是有意义的,与使徒战斗保护人类是我的责任”这样的观念呢?这样做岂不是也很自私吗?一般人总是认定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缺乏反思的精神而去指责别人,这种行为其实比真治的逃避更可悲。尼采以及后世的许多哲学家认为,人们所认为天经地义的道德规范有很多都是没有依据的,因为在自然人性中本来没有善恶可言,所谓道德是来源于非道德,即一定群体的需要,是价值立场而非真理使之成为规范。基于这些观点,尼采提出了“上帝死了”的惊世骇俗的著名论断。用道德来审判生命,这在基督教中发展到了顶点,在今天仍有很大市场。有时在网上或报纸上看到对同一个问题的几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觉得每一方都很有道理,很难说谁对谁错。因此,这世界上真的不存在绝对的对错和善恶,认识到这一点才有可能全面地认识世界。但是,,没有什么比以偏执狂的方式处理对待问题更简单了,因为这只需要狂热,盲目和无知就行。就象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杜撰的一句话“无知即力量”,而这种力量是相当可怕的。参见#51。
另外,一个人对某种事物的认识和看法,与第一次接触这个事物时的状态有极大的关系。如果真治第一次驾驶EVA时没有发生一开始就遭到SAKIEL的压倒性进攻导致制御不能直至暴走的情况,而是顺利取胜,他后来的心态肯定会完全不同。我一个大学同学一直对电子游戏有抵触,一次我问他原因,原来他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是在中学时和同学玩魂斗罗,当时连第一关也过不去。他的同学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笨”,结果他从此以后再也不想玩游戏了。所以,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啊。/
第五话 {LE I、心no mu ko u ni} (丽,心灵的另一面)
EPISODE 5 REI I
#9 14:45(MISATO家中)
RITSUKO:(丽)是一个很好的驾驶员,但却与你爸爸一样,某方面非常笨拙。
SHINJI:笨拙?你是指哪一方面?
RITSUKO:我指的是生存方面({生ki lu ko to})。
/这里暗示了丽、元渡性格上与真治的相似。生存方面笨拙,实际上指的就是第三话提到的“箭猪的困境”。参见#7,#56/
第六话 {决战、第3新东京市}(决战第三新东京市)
EPISODE 6 REI II
#10 15:38(屋岛作战开始前)
SHINJI:这次也许不能活着回来。
REI:别这样说。你不会死的,因为有我保护你。
/丽的台词很象是母亲安慰孩子的话,暗示了丽与唯的联系。
本话美里提出的“一点突破”的{ YA SHI MA}(屋岛或八岛) 作战计划的典故来源,可以在GHIBLI的《平成狸合战(百变狸猫)》下半部中狸猫长老做变身表演的情节中看到。/
#11 16:32
SHINJI:绫波,你为何驾驶EVA?
REI:为了感情。
SHINJI:感情?
REI:是的,感情。
SHINJI:为了父亲?
REI:为了大家。
SHINJI:你知道吗绫波,你真的很坚强。
REI:因为我除此以外一无所有。
/真治不但不断问自己驾驶EVA的价值(即自己存在和人生的价值),还不断向其他人寻求答案。然而丽的回答显然不能解释真治心中的疑问。因为丽并不是具有代表性和普遍意义的人类,第一,丽是唯的克隆,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元渡的妻子,真治的母亲;第二,丽并不是正常的自然人。二人目的丽,在自爆之前可以说一直是为了元渡而活着,她回答说“为了大家”有三种解释:一,丽对自己的出生和过去一无所知,因而也不知道自己生存的价值,她认为驾驶EVA的全部意义就是保护大家;二,她不愿直接承认自己对碇司令的关系;三,“大家”一词实际是暗指以后的人类补完计划。/
#12 21:13 (击退第五使徒后,丽的插入栓内)
SHINJI:从现在起不要说自己一无所有,你至少还有我这个朋友。还有你走的时候不要说再见,听起来很悲哀。
REI:真治你为什么哭?真对不起,现在我不知该说什么,我该怎么办?
SHINJI:你只要笑一笑就行。
/这之后就是著名的“绫波的微笑”,然而,绫波微笑时眼前所浮现的是元渡的面容。因此,她完全是为了碇司令才露出了笑颜。这也让很多绫波FANS感到很不爽。/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